跳至正文

关键时刻 刘源撰文喊话习近平

1、关键时刻 刘源撰文喊话习近平

11月24日是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冥诞125周年。11月1日,“毛泽东思想研究”网站和杂志刊登了署名作者为刘源纪念刘少奇冥诞的文章:《确立和坚持民主集中制 加强组织与制度建设》,喊话习近平停止专制独裁。刘源是刘少奇的儿子,前中共总装备部政委,上将,也是习近平曾经关系密切的朋友。

分析认为,该杂志背后有一大批中共退休和现任高官支持,而刘源的文章能在杂志上发表,透露的就是编辑部和其背后高官们对这篇文章的认可。文章一些表述颇有曲笔劝谏中南海最高层的意味,不满的意思非常明显。而刘源的身后,也站着一大批的红二代太子党。

文章提到,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向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提出书面报告并发表讲话,“强调民主集中制”是中共和国家的根本制度,是在党章和宪法中明白规定的,是在工作中必须遵守的。在剖析违反民主集中制带来的种种危害时,刘少奇认为近年来国内政治、经济出现的许多问题“最主要的就是我们在党的生活、国家生活和群众组织生活中违反了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明显是语带双关。

文章称,刘少奇在报告、演讲和文稿中,“反复阐述党内要少数服从多数、个人服从组织……党的领导是集体领导,不是个人领导。明确反对个人专制主义……”。

行文中,又称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总结了正反两方面的经验,通过了《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原则》,把“坚持集体领导,反对个人专断”作为一个大问题凸显出来,把“不允许搞‘一言堂’、家长制”作为党规党法肯定下来。

文章又称,历史经验表明,中共八大提出的路线长期遭到严重破坏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建立起高度民主的政治制度”,“‘一言堂’听不得不同意见,领导脱离群众;但独断,肯定犯错,‘家长制’排斥了集体智慧,个人脱离组织”,“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一定要维护党的领袖人物的威信,同时保证他们的活动处于党和人民的监督之下”。

在文章的最后,刘源提到了习近平在纪念刘少奇冥诞120周年座谈会上,引述刘少奇的话“人民的利益,即是党的利益……”。

中国人自古惯用春秋笔法,在当下习近平高度集权、独断专行、没有任何人可以监督、引得天怒人怨的大背景下,这篇文章无法不让人对号入座。那就是现在国内政治经济出了大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习的“一言堂”,在于他排斥了其他中共领导人。而刘源等“红二代”对于这样的习很是不满,他们背后的很多离退休的中共高官很是不满。这表明习业已失去很多“红二代”和党内高官的支持,而这股力量习如果忽视,会出现怎样的后果呢?

现在的习身边都是唯唯诺诺和明哲保身之辈,加上习掌控武警军队,中共内部反习力量通过党内大会对习发难似乎并不容易。但历史总会在不经意间发生改变,业已失去民心、军心、党心,甚至是“红二代”支持的习政权,究竟会以什么方式离场呢?

2、李强讲话不顶用 习让进博会掉入塔西佗陷阱

进博会是中共和美国对抗的产物,政治宣示的意义本来就大于其经济意义。现在中国经济陷入衰退,为阻止外企撤资和搬离潮,中共总理李强在进博会开幕式上高调喊话,放宽“市场准入”,并承诺要积极扩大进口,但参展的欧企台企大幅减少;中共外汇管理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外国投资首次出现赤字,外资外商在大撤退。

外界分析,外商在中国赚不到钱就不会来,并且中共当局已掉入“塔西佗陷阱”,不可信任。

李强在进博会发表主旨演讲称,“市场是当今世界的稀缺资源”,宣称中国市场需求潜力强大。近5年来,中国的货物进口成长激增、利用外资稳居全球前列等 。

李强还喊话称,中共将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则,包括全面取消制造业领域外资准入限制等。

中国欧盟商会表示,进博会的政治成分居多,其政治宣传意图强过开放市场的措施,欧洲企业对中国的商业信心正在逐渐消失。

目前,中国的外资正大规模外流。11月3日,据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的第三季度国际收支统计,外资第三季度直接投资总额为“负118亿美元”,这是1998年建立统计以来首次出现负值。

有中国问题专家表示,“今年以来,外资、外商撤退,中共就非常紧张。其实这几年它一直都喊稳外资、稳外贸,要外资稳规模、调结构。”

“特别是今年中国经济风雨飘摇,这时候中共更要企图把外资、外商当成一个救命稻草来做。”他说,“因为外资、外贸这一垮,整个中国经济的一大动力就完蛋了。”

分析认为,李强只是做个姿态,是起不到什么效果的。中共法律没有公正可言,一般人在自己权益受到损失时很难寻求到可靠稳定的救济渠道。

中共被认为已陷入习曾提到的“塔西佗陷阱”。2014年习近平到河南考察时,将塔西佗陷阱解释为“当公权力失去公信力时,无论发表什么言论、无论做什么事,社会都会给以负面评价”。

美国三一学院经济学教授文冠中说,在政治领袖决定一切的中国,李强的呼吁,不可能让国际上的大企业放心。

3、乌克兰即将进行加入欧盟谈判

乌克兰的卫国战争终于给自己国家迎来了欧洲社会的信任,据英国《金融时报》11月7日报道,欧盟委员会将建议成员国与乌克兰展开加入欧盟的谈判,此举被视为基辅加入欧盟获得其27个成员国支持的关键,但欧盟委员会对何时正式开始谈判提出了限制性条件。

2022年2月俄罗斯全面入侵乌克兰后,乌克兰将加入欧盟和北约作为该国关键的地缘政治目标,并正在实施一项改革计划,以符合布鲁塞尔的标准,同时与莫斯科的侵略作斗争。

布鲁塞尔去年授予乌克兰欧盟候选成员国地位,欧盟27国领导人将根据欧盟委员会对基辅在完成七项重要改革方面所取得进展的评估,在今年12月的峰会上投票决定是否同意开始与乌克兰的入盟谈判。

根据一份尚未公布的草案,欧盟委员会的报告将这样写道,“委员会认为,乌克兰已经充分达到了标准……只要乌克兰继续努力改革,并满足七个步骤中的其余要求”。

欧盟委员会发言人称,该报告将于周三欧盟委员会专员集体会议后发布。

自由欧洲电台首先报道了报告的详细内容,该报告必须得到所有27位欧盟专员的同意,而且在公布之前可能会有变动。一位欧盟外交官在谈到乌方对报告内容的看法时说:“他们可能会感到失望。我们必须给予应有的肯定”。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启动了欧盟扩大的讨论,布鲁塞尔转而将扩大欧盟视为面对俄罗斯地区侵略的地缘政治需要。6个西巴尔干国家也希望成为欧盟成员国,尽管它们所处的准备阶段各不相同,而摩尔多瓦和格鲁吉亚也利用俄乌战争推动了两国加入欧盟的进程。

4、万亿美元债务没着落  “一带一路”要黄

一开始,北京向世人表示,“一带一路”是中国和沿线国家的友好合作之路,但现在烂尾的消息却不断传来。最新数据显示,发展中国家从中国获得的贷款总金额不会低于1.1万亿美元。中国20多年来发放的数以万计的贷款中有一半以上已经到期,而许多借贷国此时却遭遇财务困难,面临巨大的还债压力。

发布这些数据的是美国维吉尼亚州著名的威廉&玛丽大学研究实验室AidData。该实验室收集了中国在二十多年中向165个国家的2.1万个项目提供的1.1万亿至1.5万亿美元之间的贷款。

威廉玛丽大学的报告指出,在接受中国贷款的发展中国家中,目前遭遇财政困难的国家占比高达近80%。

多年来,中共向许多贫穷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贷款,这种做法在习近平任内被纳入了“一带一路倡议”。这个向发展中国家输出中国过剩产能的庞大项目已推行十年。

但是,中共的做法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他们称北京这种不顾举债方还债能力的放贷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使一些发展中国家陷入了债务陷阱。

斯里兰卡是中共债务陷阱受害者中的一个典型例子。该国政府因无法偿还中共的巨额债务而破产,并将其港口出租给中共进行抵债。赞比亚、塞俄比亚、加纳等非洲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拖欠了大量中共债务而无力偿还,目前只能够等待债务减免。

AidData的数据显示,目前有55%的国家正处于还债期。而就在这个时候,全球金融行业情况恶化,利率升高,很多国家的货币贬值,经济增长放缓,出现了许多新的困难。

有网友说,大量债务要打水漂,看来“一带一路”真要黄了。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关键时刻 刘源撰文喊话习近平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