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翻盘的可能性 为何死不认账 接下来的重要节点

新闻 Alex 2周前 (11-16) 38次浏览

川普翻盘的可能性 为何死不认账 接下来的重要节点

刘裘蒂:从美国法律和目前选举数据的角度来看,拜登明年1月将正式就任美国总统,这是远超过99%可能性的情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 刘裘蒂

2017年1月特朗普就职前后,微信圈里海内外华人最常转发的文章经常称颂美国的民主机制支持政权的和平转移。而四年后,微信华人圈充满了对于美国大选公平性的质疑,甚至有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华人不假思索地大量转发特朗普对于民主党“偷了2020大选”的宣言,也使人怀疑:民主党和自由派的媒体是否联手掩盖共和党人对于选举舞弊的指控?善于逆风翻盘的特朗普会不会力挽狂澜重掌白宫?美国目前的选后“僵局”还会持续多久?特朗普在离任前是否将彻底糟蹋美国的民主机制?

在拜登宣布胜利一星期之后,特朗普仍然拒绝承认拜登为总统当选人,并且坚持如果没有广泛的选举舞弊,他本该赢得大选。11月14日他的支持者出现在华盛顿特区,游行示威,抗议2020年大选的结果,包括“使美国再度伟大百万大游行”、“制止选举偷窃”集会和“支持特朗普的女性”活动。

特朗普政府拒绝依照惯例与拜登的交接小组团队进行对接,而许多共和党民选议员和“川粉”仍然沉浸在“特朗普主义”所制造的“另类现实”中。但我相信美东时间2021年1月20日中午12:00,拜登将会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正式进入“后特朗普时代”。这不是我个人的意志,或是“神算”。从美国法律和目前选举数据的角度来看,这是远超过99%可能性的情况。

“往墙上甩意大利面”的法律诉讼

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全美各地发起的选举诉讼,被形容为“往墙上甩意大利面”,意思是毫无系统或战略,而是随意乱发,看看哪个有黏着力会挂在墙上。这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他在选举前数月就已经说了不下数十次,如果他选情落后就要上法院告去,现在的剧本完全在预料之中。

选举后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密歇根、亚利桑那和内华达等州掀起五花八门的法律诉讼。选举腐败的谣言满天飞,许多被特朗普的儿子转发。套句俗话说,选举诉讼和谣言都是“族繁不及备载”。

为了逆转选举结果,特朗普和法律团队必须证明选举出现系统性欺诈行为,而且非法选票以成千上万计。共和党政治顾问、前小布什总统任内副参谋长卡尔•罗夫在《华尔街日报》的意见栏目发文表示,虽然特朗普有权就欺诈和透明度问题向法院起诉,但他不太可能从拜登手里拿走任何一个州,最终不足以改变大选结果。

在过去半个世纪中,美国全州范围内的选举只有三次重新计票改变了选举的结果,但这些选举的差距都只有数百张票。截至美东时间11月11日(罗夫发文之日)为止,拜登在威斯康星州以20540票、宾夕法尼亚州以49064票、密歇根州以146123票、亚利桑那州以12614票、内华达州以36870票、佐治亚州以14108票领先。

俄亥俄州的波特•赖特律师事务所在11月13日突然退出几天前它才为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提起的联邦诉讼,理由是律所的一些律师担心诉讼被利用来削弱选举程序的完整性,连带威胁到律所的信誉。

同一天,特朗普竞选活动的律师在亚利桑那州宣布放弃因马克笔的谣言而发起的诉讼。这个诉讼声称,马里科帕县的选民使用马克笔标记支持的候选人,使支持特朗普的某些选票无效。其实马里科帕县的选举官员早就声明,使用马克笔并未影响选票的效力。在法官逼问下,特朗普的律师总算承认,这场官司并不涉及足够影响大选结果的票数,而且没有选举舞弊的迹象。

特朗普支持者和某些共和党人也在社交媒体炒作帖子,指控密歇根州使用的计票软件出现故障,导致数千张特朗普的选票被误算成拜登的得票,并怀疑同样的软件用于许多其他选区。其实密歇根州州务卿本森很早就发出官方声明解释,最初的错误是人为错误,而不是软件错误,而且很快就发现并纠正。

未经证实的“幽灵选民”的指控也在社交媒体泛滥,指控的数据涉及成千上万的选票。但密歇根州当局称谣言为“错误信息”,并指出死者并未被计入选票。比如有某名男子的姓名和地址和已故父亲相同,因而儿子的选票被错误地算成父亲的投票,但这个错误已经纠正。

佐治亚州鉴于0.29%的得票差距而自动进行重新计票,对该州的500多万张选票进行全面手工重新计票。佐治亚州州务卿共和党人布拉德•拉芬斯佩格表示,州法律要求他在11月20日之前验证选举结果,但他不相信重新计票会改变佐治亚州的投票结果:“我对电子投票机的准确性充满信心,我相信结果是准确的。”

美国国土安全部的选举基础设施政府协调委员会和许多州的选举官员在11月12日发表联合声明指出,“11月3日的选举是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选举……没有证据表明任何投票机制删除、丢失或变更了选票,或以任何方式损害选举过程。”

声明也说:“虽然我们知道有很多毫无根据的主张和关于选举过程的错误信息,但我们可以向你保证,我们对选举的安全性和完整性具有最大的信心,你也应该有这样的信心。如果你有任何疑问,请向当地管理选举过程的选举官员求证。”

不管特朗普如何捏造“另类现实”,美国大选不可能因为他和“川粉”的意志力而翻盘,原因是美国的选举制度本质上是一个以各州为分散中心的制度。美国大选的投票和计票机制由各州根据州宪法或立法规定,已经经过长时期检验,还有两党和媒体的重重监督,背后也有相对独立的法院对争议把关,很难形成一方势力大规模舞弊。

特朗普为何死不认账

过去四年来,几乎每天美国自由派媒体都充当特朗普的心理分析医生。对于特朗普不承认大选结果,当然也少不了对他动机的分析。除了特朗普输不起、一意孤行的心理特质之外,有评论者也认为这个事态容许特朗普继续霸屏,可以保持自己的新闻热度,满足特朗普自我感觉特别良好的心理需要。

大选前媒体已经有共识,特朗普一旦离任将失去总统的豁免权,他和家族成员面对多宗刑事和民事法律诉讼,因此连任变成保护他和家人的“生死保卫战”。目前已有许多评论员揣测特朗普在任期结束前将辞职,由副总统彭斯接任并特赦特朗普和家族成员。

大选结果显示,即使在过山车的四年后,尽管美国有全球最高的新冠确诊和死亡人数,但至少有7200多万美国人仍然支持特朗普。特朗普认为这是他2024重返执政的政治基础,也是未来四年他继续控制共和党或另组新党的杆杠。

也就是说,特朗普的团队其实没有真正的法律策略,不断在各州法院受挫之后,这些动作其实变成他的公关策略。借着掌握舆论“另类现实”,质疑拜登政府的合法性,借着散播假新闻的力度,可以制造一个悬挂在拜登政府头上的乌云,巩固特朗普在追随者心目中的斗士形象,从而为未来的话语权铺路。特朗普还可以从商业交易和著作中获得丰厚的经济报酬,并为2024年大选布局。

为何共和党民选政客仍然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再有本事,如果不是大多数的共和党领导人选择沉默或团结在他背后,一个人也很难完全顶住目前倾向拜登的情势。自由派媒体向来认为,过去四年特朗普“绑架”了共和党,激化了共和党的核心立场和基本盘。特朗普拒绝承认败选,除了极少数人,很多共和党领袖基本上为特朗普摇旗呐喊,一反美国选举政治传统中,输者向胜者道贺并协助政权交接的“运动员精神”。

即使私下承认特朗普的选情大势已去的共和党领袖,也持续借着“特朗普主义”凝聚民心。有些是因为本次选举中连任的国会议员靠着特朗普的基本盘而获胜。尽管多数共和党人没有重复他的主张,但他们也拒绝承认拜登的明显胜利,担心这样做会激怒总统及其忠实的支持者基础。

更重要的原因是,目前参议院选举计票结果,共和党控制50席位,民主党46席位,其他有自由派倾向的党派持有两个席位(预计将支持民主党立场)。因此参议院的控制权要等到明年1月5日佐治亚州第二轮参议员选举才能决定,即使民主党拿下这两个席位,届时参议院将会是50-50两党平手,由副总统贺锦丽一票打破平局。

由于佐治亚州的第二轮选举关系到共和党是否能够掌握参议院的多数,特朗普的基本盘将是这场激战的主要战力,如果这个时候放软身段,就会使选民转而崩溃。南达科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图恩对媒体表示:“我们需要他的选民……我们希望他在佐治亚州提供帮助。”

另外特朗普目前借着诉讼而大肆募款,有一部分会用来偿还选举积累的债务。根据特朗普的“官方选举诉讼基金”捐款页上的信息,捐款的60%将用于“偿还大选债务”。

特朗普也动员“国家机器”来支持他的“选举被盗论”。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11月19日表示,他预计“将顺利过渡至第二届特朗普政府”。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授权联邦检察官一反司法独立的惯例,对违规投票的“实质性”指控进行调查,司法部选举犯罪处处长因此辞职抗议。

16名负责调查选举犯罪的联邦检察官在11月13日联署致函巴尔,表示没有证据表明选民欺诈或其他违规行为可能对选举结果产生重大影响,司法部的介入引发参与党派斗争的担忧,因而他们敦促巴尔撤回这项不寻常也不必要的授权。

特朗普关于自由派媒体和民主党的阴谋论没有支点

特朗普指控自由派媒体与民主党人合伙偷了他的选举胜利,这并没有事实支持。事实上,过去四年一直明摆着支持特朗普的保守媒体《福克斯新闻》的新闻部门最早预测拜登赢了亚利桑那州,比CNN和CNBC都早了好几天,引来特朗普的严重抗议,甚至威胁将抛弃福克斯,把他的听众带到规模较小的保守派媒体如Newsmax。

默多克家族控制的多家保守派媒体一直为“特朗普革命”如虎添翼,甚至选后被暴露内部文件,这些文件要求新闻报道时,即使选举人票数达到当选的门槛,也不要称呼拜登为“总统当选人”。但在11月6日后,这些媒体协作性地改变了腔调。即使在选前刊出对拜登的儿子亨特丑闻爆料的《纽约邮报》,也用头版预示了拜登的胜选。《纽约邮报》的官方社论甚至向特朗普喊话:“特朗普总统,如果您停止‘选举被盗’的说辞,您的政治遗产将很稳固。”

《华尔街日报》在11月6日题为“总统的终局”的社论中指出:“特朗普有权在法庭上挑战选举结果,但他需要证据证明选举舞弊。”

《福克斯新闻》则采取了模棱两可的策略:新闻部宣布拜登胜利,但政论节目的拥川派主播,如汉尼提、卡尔森和英格拉哈姆,虽然不站出来说特朗普是大规模选举舞弊的受害者,但同时借着给阴谋论者大量的播放时间,暗示怀疑选举的公平性是合理的。

接下来的时间节点

主要争议州认证选票结果的截止日期分别是:佐治亚州11月20日,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11月23日,亚利桑那州11月30日,威斯康星州和内华达州12月1日。

不论是否有延误,所有州必须在12月8日前完成选举结果认证。各州选举人团将在12月14日分别举行会议并投票选举总统,并在12月23日前将选举人投票结果交付给指定的联邦和州内官员。

2021年1月3日新国会就任。乔治亚州将在1月5日进行两个参议员席位的第二轮选举,1月6日国会联席会议正式计算选举人票并宣布总统选举结果。1月20日是总统就职日。

特朗普法律团队考虑的一项策略是试图获得法院命令,以延缓关键州认证投票的结果,这可能使共和党控制的州立法机关任命倾向特朗普的选举人,从而使他们把选举人票投给特朗普。但这个招数必须要有法院配合,同意剥夺该州人民的意志。在美国相对司法独立的体制下,很难想象这个可能性。

宾夕法尼亚、密歇根、亚利桑那和佐治亚等主要州的共和党多数派立法机构领导人,通过其办公室告诉《纽约时报》,他们认为自己在任命选举人的过程中没有任何作用。

目前看来,在12月14日选举人团投票之前,即使特朗普自己明白选举结果不可逆转,他都可能在表面上继续诉讼的努力。而且,即使他允许所属部门与拜登政府交接,也可能拒绝公开承认败选。

“特朗普主义”对美国民主机制的影响

路透社/益普索从11月7日下午到11月10日进行的全国舆论调查发现,有79%的美国成年人(包括60%的共和党人和几乎所有的民主党人)认为拜登赢得了白宫,另有13%的人表示选举尚未决定,3%的人表示特朗普获胜,5%的人表示不知道。

这份民调也显示,有70%的美国人,包括83%的民主党人和59%的共和党人,相信他们的地方选举官员“诚实地完成工作”。调查还发现,有72%的人认为选举的失败者必须承认失败,而60%的人认为当特朗普的任期于1月结束时,权力将会和平过渡。

2000年的小布什和戈尔竞选总统,经过五周才知道总统大选的结果。在选举结果未定的期间,重新计票和法院判决增加了市场的波动性,从11月7日大选日到最高法院于12月12日任命布什为获胜者之前,标准普尔500指数跌了8.5%。

今年自选举日之后,到11月7日主流媒体预测拜登获胜之前,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了4.16%,之后特朗普竞选团队全面发动诉讼机器,但到11月13日为止,标准普尔500指数(部分受到瑞辉疫苗新闻的影响)比选举日上升了6.41%。为什么美国股市并没有出现像2000年的状况?难道股市不担心持续的大选结果悬而未决?

事实上,拜登当选使股市松了一口气,虽然长期以来,股市一直有一种迷信,认为特朗普和共和党对经济比较有利,但由于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逐渐腐蚀了这个假设,现在许多投资者转向希望拜登执政能够使美国重归稳定。

目前的选举结果显示,民主党虽然将继续控制众议院,但席位未增反减,这个结果将抑制民主党推进大胆新议程的能量,民主党内部的不同势力也将出现分化。

而且,共和党只要在佐治亚州的第二轮选举中拿下一个席位便可以继续控制参议院。股市通常偏爱分裂的政府,因为民主党人将很难通过拜登的增税、医疗保健、平价住房、绿色能源、扩大教育或刑事司法改革等计划,从而减少了监管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的几率。如果明年1月民主党拿下佐治亚州的两个席位,股市可能会有负面反应。

奥巴马在接受美国CBS电视网采访时,批评特朗普命令政府单位拒绝与拜登团队对接:“这不仅损害了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的合法性,而且总体上损害了民主政治的合法性。这是一条危险的道路。”

2016年选举夜,奥巴马熬夜待到凌晨2点30分,以向特朗普表示祝贺。但他担心现在特朗普的选民只听耸人听闻的广播,看福克斯新闻,读特朗普的推文,把特朗普的指控当成事实。数以百万计的人认为:“哦,是的,选举一定有舞弊,因为总统是这样说的。”

拜登11月6日在特拉华州的“胜前”演说中敦促团结,结束近年来美国政治的“党派战争”:“我们的政治目的不是发动全面不屈不挠的战争,而是解决问题。我们可能是对手,但我们不是敌人。我们是美国人。”

凭借在亚利桑那州和乔治亚州的胜利,拜登与特朗普四年前获得的306张选举人票旗鼓相当,当时特朗普宣称自己获得了“压倒性胜利”。

截至美东时间11月14日中午为止,拜登已经得到历史上最高的普选票数(78,550,426),比特朗普的得票(73,024,109)多出
5,526,317票,随着民主党大州纽约州(目前仅完成75%计票)和加州(完成98%计票)计票结束,拜登的获胜票数距离应该更大。2016年大选,希拉里•克林顿比特朗普多拿了2,868,686张普选选票。

尽管今年特朗普拿下了历史上第二高的票数,超过他自己2016年的成绩,但就得票的结果而言,拜登当选的合法性毫无悬念。民主党内部的斗争将争取借着拜登政府来推展不同的立场。在夏天“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运动后,某些民主党人主张取消警察的经费,有观点认为这导致民主党在众议院竞选中失去席位。如果拜登政府过度顺应民主党内激进势力的主张,四年后将会给“特朗普主义”更为华丽的舞台。

但在拜登政府就任前,特朗普最后的闹腾将会决定许多人对他离场的印象:即使不少美国人支持他的政策,但大多数美国人,借着百年一遇的疫情下创下历史上最高的投票率,表明了他们相信——和平转移政权是美国民主政治的标杆,制度反映的民意比强人的个人意志重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川普翻盘的可能性 为何死不认账 接下来的重要节点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川普翻盘的可能性 为何死不认账 接下来的重要节点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