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跨越“里程碑” 全球重大风险来临

去年秋天,中国跨越了一道重要的里程碑:其与发展中国家的贸易额自40多年前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首次超过与美国、欧洲和日本的贸易额之和。随着贸易、技术、安全和其他棘手问题引发的紧张局势加剧,中国和西方正朝着不同的方向行进,中国跨越这一里程碑就是迄今最明显的迹象之一。

在数十年间,美国等西方国家曾寻求让中国在这些最富裕国家所引领的单一全球经济中充当合作伙伴和消费者。如今,贸易和投资流正围绕两个相互竞争的权力中心形成新格局。

在日益割裂的世界经济中,华盛顿方面持续以投资限制和出口禁令向中国施压,中国则为本国经济的一些大的组成部分调整方向,从西方转向发展中世界。

对美国和欧洲来说,好处包括减少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以及给美国人和欧洲人带来更多就业机会,这些就业机会原本可能会流向中国。但也存在重大风险,比如可能拖累全球经济增长,许多经济学家都担心,对西方和中国来说都将得不偿失。

但相关战略在双方为之投入更多资源的同时越来越难动摇。

中国工厂正在用本国或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化学品、零部件和机床取代西方的相应产品。2019年,中国与东南亚的贸易额超过了与美国的贸易额。如今,中国与俄罗斯的贸易额超过了与德国的贸易额,很快,与巴西的贸易额也将如此。

中国跨越“里程碑” 全球重大风险来临

左图为上海一个港口的集装箱;右图为加州里士满港的新车。图片来源:CFOTO/DDP/ZUMA PRESS; CARLOS BARRIA/REUTERS

中国跨越“里程碑” 全球重大风险来临

中国的对外投资现在主要流向印尼或中东等资源丰富的地方,而不是美国。

包括苹果公司(Apple)、Stellantis和惠普(HP)在内的西方大公司正寻求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

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等金融公司已开始限制或隔离其在中国的活动。

代表在华美国公司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 China Business Council)的调查显示,逾三分之一的美国公司表示,在过去一年中减少或暂停了计划中的在华投资。这一比例创下历史新高,远高于去年的22%。

“世界正在分裂成彼此竞争的领域,”总部位于纽约的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高级顾问Noah Barkin说。“有一种势头……在一定程度上是自我推动的。这种势头存在着随时间推移而加速的风险,对政府而言变得更难以管理。”

中国跨越“里程碑” 全球重大风险来临

图为印尼的一个镍加工厂。中国已向印尼的镍工厂投资,为中国的电动汽车行业供货。图片来源:ULET IFANSASTI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增长缓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 10月份表示,中国与西方之间的割裂正拖累今年世界经济的复苏。IMF的研究认为,分别以美国和中国为首的阵营之间更严重的分裂可能使全球经济产出损失高达7%,价值数万亿美元。

这一经济割裂会阻碍企业进入一些能推动利润增长的重要市场,并使技术和资本更难共享,从而抑制经济增长。

大公司在这方面承受的代价已经在加大,尤其是在德国等欧洲国家;过去几十年中,德国的公司通过向中国出售汽车和高端机械而蓬勃发展。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随着中国品牌的扩张,大众(Volkswagen)和丰田(Toyota)等德国和日本汽车制造商目前在中国汽车市场的占有率约30%,低于三年前的近50%。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以北京方面为中心的经济势力范围可能无法提供足够的增长,难以使中国在面临出生率下降和债务过多的情况下免于陷入长期停滞。中国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接触西方的高消费人群和技术。

在2018年年中时,美国从中国的进口占到美国全部进口的22%之多。根据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的数据,在截至今年8月的12个月里,这一占比已降至14%,尽管按美元计算的双边贸易额呈现增长。

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的数据,一些西方资金正在回流美国,或流向墨西哥和印度等地,这些地方去年吸引到的对新工厂和办事处的投资是中国的四倍。

芬兰电动汽车快速充电装置制造商Kempower的首席执行官Tomi Ristimaki表示,该公司计划五年内在美国投资4,000万美元。

他希望美国能像欧洲一样成为该公司的重要市场,并表示没有计划进入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他说,“政治氛围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不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中国。”

中国跨越“里程碑” 全球重大风险来临

2021年,永恒力在上海的生产线。图片来源:DING TING/XINHUA/ZUMA PRESS

永恒力(Jungheinrich)是一家总部位于德国汉堡的叉车制造商,年收入近50亿欧元(约合53亿美元),该公司在2020年公布的战略规划中将中国放在首位,计划扩大在华业务。永恒力首席执行官Lars Brzoska表示,最近决定让美国市场取代中国市场的位置,成为该公司优先发展的市场。

Brzoska称,永恒力还没有决定是否搬出中国,尤其是在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之际。该公司在中国有两家工厂和近千名员工。

“每个人都在考虑中国潜在入侵台湾的因素,”Brzoska表示。“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对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大问题。倘若我们有其他立足点,也许会更好。 ”

“一个巴掌拍不响”

与此同时,中国已向印尼的镍工厂投入巨资,为中国的电动汽车行业供货。科技公司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已将业务扩展到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其他中国公司则瞄准了拉美和非洲的可再生能源项目。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对中国海关数据的一份分析显示,拉美、非洲和亚洲发展中市场目前占中国贸易总额的36%,中国与美国、欧洲和日本的贸易额占比为33%。就在去年夏天,这三个发达市场在中国贸易中所占的比重还更高。

中国跨越“里程碑” 全球重大风险来临

部分原因是中国工厂正在向越南、印度和墨西哥等国转移,以避开美国关税并继续向美国客户销售。但是,中国在对发展中国家客户具有吸引力的平价智能手机、汽车和机械方面日益取得发展,这也在推动上述变化,而西方竞争对手正因此受到不利影响。

中国汽车制造商长城汽车(Great Wall Motors)去年表示,未来十年将在巴西圣保罗州斥资19亿美元生产混合动力和电动汽车。比亚迪(BYD)将在巴西投资6亿美元,并在泰国投资5亿美元;该公司是泰国最大的电动汽车销售商之一。

中国跨越“里程碑” 全球重大风险来临

中国家电制造商美的集团(Midea Group)去年在埃及和泰国开设了新工厂,并正在巴西和墨西哥建厂,以服务当地市场。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雷鸟全球管理学院(Thunderbird School of Global Management)的全球管理学教授Allen Morrison表示:“虽然看起来西方正在推动脱钩,但正如人们所说,一个巴掌拍不响。”Morrison与人合著有一本中国商业战略方面书。

回看中国,元气森林(Genki Forest)等本土品牌正越来越踊跃的与可口可乐(Coca-Cola)等西方品牌展开竞争。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新推出的一款拥有超高速数据连接能力的智能手机使用了中国制造的半导体,助力该公司与苹果公司竞争。

跟踪全球贸易活动的荷兰政府机构CPB的数据显示,随着中国公司取代西方工具和成品零部件的制造商,中国在工业生产中使用进口产品的比例已自2005年触及的峰值下降了约50%,即使同期的中国出口在增长。

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全球一体化进程之后,世界的分化在不断扩大。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开启改革开放以及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点燃了全球化的新阶段,给中国带来了投资,也为西方消费者带去了廉价的消费品。

而当西方领导人开始审视它们与中国的关系时,这种经济秩序开始瓦解,此前与中国的关系使一些美国和欧洲社区的就业市场遭到破坏。西方公司抱怨说,他们为了获得中国市场准入而不得不将技术转让给中国合作伙伴。

在最初阶段,经济脱钩还有些犹疑不决,主要集中在受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直接影响的产品贸易上,如半导体、计算机硬件和汽车零部件。

中国跨越“里程碑” 全球重大风险来临

在川普(Donald Trump)对约60%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后,拜登(Biden)又采取行动阻止中国获得高端计算机芯片,并对美国对华投资实施了新的限制。美国政府已推出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补贴来吸引制造业回流。

中国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份的四个季度中,外国对华直接投资比上年同期减少了78%。

不过,假设不会发生军事冲突,中国与西方完全脱钩的可能性不大。

中国低廉的生产成本和广阔的消费市场仍然是许多公司不能放弃的。德国化工企业巴斯夫(BASF)到2030年将在中国投资最多约105亿美元。星巴克(Starbucks)、拉夫劳伦(Ralph Lauren)和荷美尔食品(Hormel Foods)一直在中国扩大业务。

中国跨越“里程碑” 全球重大风险来临

北京一家星巴克。图片来源:TINGSHU WANG/REUTERS

中国跨越“里程碑” 全球重大风险来临

广州,一名工人在为Shein检查服装质量。图片来源:GILLES SABRIE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TikTok和快时尚巨头希音(Shein)等与中国有联系的品牌也在美国建立了庞大的业务,不过面临的政治压力可能会制约其发展。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分析显示,虽然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半导体和IT硬件等产品因关税而大幅下降,但玩具、游戏和其他不受川普时代关税影响的产品购买量却在飙升。

中国官员表示,他们仍然欢迎西方投资,包括特斯拉(Tesla)这样的企业,该公司正在上海扩大电池生产规模。华盛顿将其对华政策形容为“小院高墙”,这意味着它只希望在计算机芯片等敏感领域实施严格管控,但在其他领域则希望双边贸易和投资继续下去。

尽管如此,有证据表明,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之间的经济关系正在加速松开。9月份,在中国政府劝说与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组成的金砖国家集团邀请包括埃及和伊朗在内的更多成员加入后,习近平缺席了20国集团主要经济体会议。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Adam Slater说:“我们正处于初期到下一阶段的节点。脱钩现在确实已形成一定势头,我认为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中国跨越“里程碑” 全球重大风险来临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