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有些人活着,他咋还不死?”悼李克强的一首诗

今天,我将用一首小诗开篇,诗作者叫“一个无名的蝼蚁”,他在这首题为《此刻,我需要一碗酒》的诗中这样写道:

有些人活着,

他咋还不死?

有些人死了,

他咋走的这么早?!

我打完最后一颗螺丝,

老板说,下班了

愿意留下的,我们一起

喝点酒,送送那个人

我停下出租车,顾客却没下

他看了我一眼

眼里分明有泪花

我问他兄弟怎么啦

他点开了手里的新闻

我们俩 沉默了许久,

我说车费我不收了兄弟

你要不忙,我请你

喝点酒,一起送送他

深秋了,天冷啦

黑龙江的大地快下雪啦

今年的大白菜收成不错

价格也没啥变化

我记得有个人,说过

全国有好几亿的人

月收入在一千之下

我就是其中一个,而且

我不敢有病,不敢老去,

不敢,把手里的农活停下

但今天特殊,我啥也不想干

就想回家,一个人喝点酒

送送他。

本周,在中共以各种高压手段试图阻止民众悼念前总理李克强的背景下,民间仍然爆发了数十年来罕见规模的对一个政治人物的自发悼念行动,李克强家乡或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的民众用花海“任性”地反抗着官方意志,表达对前总理的哀思,这不禁令许多人发问,为什么一位在任上没有特殊表现的标准体制内官僚死后会得到如此规模的民间自发悼念?当然,只需看看网友的热议,就不难找到答案。正如网友@江南樵夫所说:有史以来人们第一次顶着禁止悼念的压力,去纪念一个十年任期都碌碌无为一事无成的政治人物。不是念这个人有多好,而是恨这个世道有多坏。

网友@化工961发帖说:同行衬托之下,他更像个人。

网友@邱岳首发帖说:在满朝文武跪舔颂圣的极权时代,只要不媚上,凭常识为底层说几句良心话,就能赢得民众心底的崇敬和敬上的鲜花。这花海,是对定于一尊的无声反对,是对痞子治国的强烈抗议。

网友@Kathy Hu 发帖说:一个生不逢时的书生,一个无法作为的士大夫,他的背后是一个破碎的时代和无数个用尽全力却依然节节败退的失意者。被悼念的人不再是一个名字,而是某种寄托,人们也在哀悼他们自己,这是一种朴素的情感,无需用意识形态或宏大命题去定义是非对错——你总得允许无能为力的人们,有悲戚的自由和情绪的出口。

网友@lwxwblh发帖说:他是一面镜子,人们透过镜子看到的是那个谨小慎微但又试图坚持自己的自己。昔年入阁,切切朝堂。今看摇落,凄怆江潭。他犹如此,人何以堪!

网友@昆侖发帖说:李克强陨落改革派消亡,中国第三次跌倒在国家命运的三岔路口:李克强的辞世,标志着后文革时代,中国政治精英尝试改良中国道路的失败,也代表着中国知识精英,渴望经济发展能引领政治变革冀望的幻灭。李克强能力虽然不强,但他是中共党内胡赵改革派的余脉,也是中共党内平民派的精神共主,在长达10年,与中共陈云邓力群代表的顽固派,以及习近平代表的红色血统二代进行的博弈中,一败涂地。这场斗争博弈的失败,直接导致了中国改革开放路线的扭曲与倒退,使得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国策的偏离及变形,在意识形态上原教旨马克思主义卷土重来,而这次失败,是中国第三次跌倒在国家发展道路的十字路口。

第一次,中国错过了帝制向宪政的和平过渡。1906年爱新觉罗家族宣布预备立宪,仿效英日,推动中国走向宪制国家,1908年颁发宪法大纲,计划用十年时间完成宪政改革,1911年废军机处设立内阁与内阁总理,如果按照宪法大纲的路线图,中国有实现早期宪政国家的可能性,但是当时的反对派以内阁皇族过半为由,拒绝了预备立宪,直接走向了暴力革命,一年后,辛亥革命爆发,又一年,清朝覆亡,又三年,袁世凯称帝…

第二次,1946年毛泽东发表《论联合政府》,向海内外华人描绘了共和民主,多党联合共治的新中国设想,瞬间将散落在全世界的优秀中华儿女吸纳到中国,聚集到延安,1949年出台《共同纲领》,民主联合政府模型初具,中国文化政治精英意气风发,满怀希望,冀望着一个全新的民主中国,从世界东方屹立而起。仅3年,三反五反,又一年,新中国宪法颁布,人民民主专政横空出世,又三年,反右开始,知识精英一网打尽不留种子,中国知识分子脊梁,被完整的踩断踏扁。中国第二次跌倒在历史的选择题上,这次的逆转,直接粉碎了中国政治伦理和文化尊严,中国人彻底被文化改造,沦为专制奴隶…

第三次,1980年的改革开放,向西方打开胸怀,是人民民主专政道路即将崩溃之际的救赎,也是中国平民精英如赵紫阳等借机试图走改良道路的尝试,最终被89的履带碾碎在广场之上,但精神余脉继续传承,温家宝呼吁普世价值,李克强简政放权,都是平民改革派希望推进有限平权,打破资源高度垄断的努力与尝试。

伴随着李克强的骤然离世,本是散沙的改革派,正式宣告消亡,中国又一次迷失在国家命运的三岔路口,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压抑型社会,已向我们走来…

“有些人活着,他咋还不死?”悼李克强的一首诗

2023年10月28日,星期六,中国中部安徽省合肥市,已故中国总理李克强童年生活过的居民楼外,居民们从摆放的鲜花旁走过。中国前二把手李克强的突然去世震惊了中国的许多人,人们纷纷向这位承诺进行市场化改革但在政治上被边缘化的前官员致敬。(Chinatopix via AP) AP

最后,就用李克强夫人程虹女士翻译的一首英文诗《我没有离去》(作者:美国诗人Clare Harner)结束本期节目:

不要在我的墓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

我没有离去。

我是扬起的万里清风,

我是白雪晶莹的光芒,

我是阳光下成熟的麦穗,

我是温柔的春雨纷纷扬扬,

我是夜幕中闪烁的星光,

当你在晨曦中醒来时

我是盘旋的鸟飞舞直上。

不要在我的墓前哭泣,

我不在那里,

我没有离去。

( 注:本文来自法广“微言微语”栏目,原标题为《不要在我的墓前哭泣,我不在那里,我没有离去》。)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有些人活着,他咋还不死?”悼李克强的一首诗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