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共已经碰壁!四大鸿沟难以逾越

1、中共已经碰壁!四大鸿沟难以逾越

    作为一度势不可挡的经济强国,眼下的中共国已经碰壁,四面楚歌。美媒《国会山》的文章指出,北京眼下正面临四个关键的结构性挑战,迫在眉睫的债务危机、人口结构下降、市场一蹶不振,以及粮食和能源安全脆弱,这些不仅是挑战,而且是中共无法逾越的巨大障碍。

  文章写道,几十年来,中共国势不可挡地崛起为超级大国一直是国际事务中的一种说法,然而,如今的北京正面临四个关键的结构性挑战。文章分析,中国经济的崛起其根源可以追溯到1978年,当时北京首次向外国企业敞开大门,中共开始确立自己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随之而来的是40多年来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9%。但高速的城市化导致基础设施建设不可能持续的繁荣,随着为这些项目提供资金的债务不断增加,也成为目前危及中国经济稳定的四大破坏性力量中的第一个。根据荣鼎咨询集团的数据,中共地方政府承担很大一部分债务,到2022年达到12.8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年经济产出的76%,而地方政府拥有的现金储备只占支付债务所需的一小部分,仅仅20%。习近平正面临两难境地,不提供援助可能会导致经济动荡,但干预可能会在不经意间催生更多轻率的支出,从而进一步加剧问题。

  文章写道,与此同时,中国正进入人口骤降时期,它的崛起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庞大的蓝领劳动力,但独生子女政策最终导致了劳动力短缺,预计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将下降到7亿左右。随着劳动年龄人口的减少,中国作为低成本制造业中心的角色正在被迫转变。此外,一度庞大的消费市场也将随之逐渐萎缩。作为制造业大国面临的第三个挑战是,低成本竞争对手以及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崛起。新冠疫情爆发后,跨国公司将制造业务从中国转移到本国或其他国家,加剧了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产业政策变化,这些变化已经导致中国经济结构性转变和失业率不断上升。中共向知识密集型经济转型的努力也造成大学毕业生相对于现有的“知识型”工作机会的供过于求,导致青年失业率达到创纪录的21%,以至于北京在今年早些时候不得不停止发布相关数据。

  文章指出,最后一个挑战,中国对粮食进口的依赖日益增加,加之对供应一旦中断的脆弱性,构成了额外的重大挑战。2000年,中国实现94%的粮食自给率,如今,这一比例已降至60%。有限的耕地、水资源匮乏以及气候变化引发的风险进一步威胁着粮食安全。此外,中国严重依赖从遥远地区进口石油,这让其格外脆弱。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的石油供应依赖于安全的海上通道,特别是马六甲海峡。在与美国的冲突中,这些航线的中断将会使中共军队无法维持有效的战争。文章最后写道,尽管中共当局将继续巩固其实力和影响力,但是,北京正面临难以克服的挑战,这些挑战将阻碍其实现全球霸权的野心,而且这些挑战是不可逾越的障碍,中共国已经碰壁了!

2、又一家 全球民调巨头盖洛普宣布退出中国

  全球著名以民调为基础的绩效管理咨询公司盖洛普(Gallup)在中国经济萎靡不振和国安压力加剧的双重压力下即决定关闭在中国的业务,撤出中国,这是告别中国的外国知名企业中最新的一例。

  英国《金融时报》11月4日报道,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盖洛普咨询集团公司1993年进军中国市场,分别在北京、上海和深圳设立办公室,雇员约为几十人。这些人以顾问身份协助中国公司进行机构改革调整并优化这些公司的市场格局。作为最知名的民调公司之一,盖洛普在华也有一个主管教育和训练的分支,但是在中国进行民调却格外困难,因为中共当局对外国人或外国实体在华进行民调有着严格的管理规定。报道引述三名消息人士的话说,盖洛普本周通知其客户,公司正在撤离中国。盖洛普向客户表示,部分正在进行的项目将移至境外进行,另一些项目将被取消。盖洛普在一份致客户的通知中写道,很遗憾,盖洛普作出了关闭其在华业务的决定。而且,盖洛普此次决定从中国全面撤离,关闭在中国的全部三个办公室。

  报道指出,美国的咨询公司现在在中国做生意越来越难,因为除了经济低迷,国安机构对咨询公司的审查和监控也越来越严厉。作为一家民调公司,盖洛普更由于其在全球各地所作的民调结果近年来显示中共给人观感不佳而成为北京的眼中钉。盖洛普今年三月对美国人所作的一项民调显示,对华持有好感的美国人已经下滑到15%的历史新低后,官媒《环球时报》就抨击盖洛普的民调“是遏制中共和维持美国霸主地位的工具”。

       此外,在盖洛普撤离中国之际,其他跨国咨询公司也采取措施,缩小在华的运作规模。聚焦科技咨询的弗雷斯特市场咨询已经裁撤掉绝大部分当地的分析人员,而美国格理集团本来计划今年扩大在中国的运营,但是从今年夏天起却开始裁员。

3、重返中国?尝过苦头的澳洲人说不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11月4日抵达上海开始访华,他在社交网络X发帖说,“很高兴来到上海,这是自2016年以来澳大利亚总理首次访华。”北京方面显示出罕见的热情,阿尔巴尼斯下车伊始,就在上海与中共总理李强见面。然而,尽管北京试图让澳洲贸易商重返中国市场,但两国贸易关係已经难以回到从前。

  《华尔街日报》报道,今年1月当中国重新开放澳洲炼钢用煤炭进口时,发现多数澳洲运煤船没有回来。2020年时任澳洲总理莫里森呼吁对新冠起源展开独立调查触怒中共,此后澳洲煤被北京拒于门外,澳洲出口商不得不开拓新市场,许多已经成功转向印度。如今,中国占澳洲整体出口37%,较2021年的45%高点大幅下滑。尽管部分原因在于中国经济疲软,不过经济学家更多的认为,这反映澳洲出口商不愿再对一个动辄使用经济胁迫的国家大力下注。

  澳洲投资管理公司 AMP Capital 首席经济学家奥利佛说,澳洲生产商越来越担心再一次多度依赖中国。澳洲棉农最近出货越南的数量与中国相当,2020年实施禁令前,中国是澳洲棉华的最大市场。过去一年,澳洲销往中国的红酒总额不到500万美元,较最高点的7.7亿美元相去甚远。澳洲葡萄及葡萄酒业公会执行长麦克莱恩坦言,将有一些企业返回中国,但也有一些公司并不急着回到中国。一些出口商在扩大与日本贸易,特别是高价红酒上取得一些进展,而东南亚业绩也快速成长。报道指出,对一些制造商而言,中国业务的惨痛教训更能让业者反省。南澳克莱尔谷格罗塞特酒庄创办人格罗塞特坦言,“这确实相当残酷,但某方面来说,或许现在回头看,是对我们未来有帮助的一件事”。

4、华为余承东和何小鹏隔空互怼

  近日,华为高管余承东与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隔空互怼,引发广泛关注。在双方的口水战中,余承东嘲讽何小鹏“无知”,而何小鹏指华为电动车“问界”的AEB技术“造假”。

据报道,11月3日晚,华为常务董事余承东在朋友圈针对AEB技术发文称,“一些人根本就没有搞懂AEB是何物!跟有人说智能驾驶就是扯淡!连AEB是什么,居然有车企的一把手还根本没有搞懂!要么让手下忽悠了,要么是对汽车行业的发展缺乏最基本的认知。”余承东此番“开炮”,被外界认为在回应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此前的言论。

就在两天前,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公开场合提到了上述技术,何小鹏的言论也颇有针对性。在被媒体问及华为问界新M7的大定用户很多人都愿意为AEB主动安全系统买单时,何小鹏称,第一,大部分人可能从来没有碰过AEB。第二,友商讲了AEB,我认为99%是假的,就是造假。我们的人也去问了,友商的AEB根本不能开,路上误刹车的情况太多了。结合上下文语境,何小鹏所谓的“友商”指的是华为问界。问界是华为与赛力斯共同推出的新能源汽车品牌。何小鹏还称,“我觉得把客户当小白鼠是不对的。有一些企业敢于这样做,但也会有反噬。”

  目前,华为以AEB技术作为主要的宣传噱头。在9月新款“问界M7”上市发布会上,余承东称,新M7搭载了业内首发的全向防碰撞系统。实际上,AEB并非新生事物,欧洲早于2015年11月便强制新生产的重型商用车安装AEB系统。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中共已经碰壁!四大鸿沟难以逾越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