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金与正其人:爱好粗野粗鄙语言、为人残忍且危险

在当今世界专制独裁政权中,北朝鲜的金家王朝不仅以其连续第三代掌权、近20年来频频发出核威胁而著称,更以过去10年来金正恩、金与正兄妹俩分工协作、一唱一和,共同统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即北朝鲜而令世人瞩目。

在美国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研究员、著名北朝鲜问题专家李晟允博士(Dr. Sung Yoon Lee)看来,在金正恩/金与正兄妹联合独裁政权中,动辄以极其下流肮脏的语言对外发出威胁恐吓的妹妹金与正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李晟允为此出版了一本专著,标题是:《妹妹 – 北朝鲜的金与正 世界上最危险的女人》。

李博士日前接受美国之音的电视采访。以下是采访摘要。

北朝鲜女性地位是否正在上升

记者:由于朝鲜的历史,由于北朝鲜过去70多年里的闭关锁国,北朝鲜在国际间有所谓的“隐士王国”之称,其意思是指它是一个外界很少了解、难以了解、甚至难以一窥其真面目的国家。

然而,在过去的10年里,在过去的1年里,在独裁者金正恩统治下的当今北朝鲜,人们不仅看到其非同寻常的妹妹,而且也看到其非同寻常的女儿。一个是那个国家的共同统治者,另一个是要让全国夸赞的对象。

鉴于朝鲜文化有悠长的、强大的父权制传统,这种现象是否意味着一种新的朝鲜文化或东亚文化的降临?

李晟允:当金日成1994 年去世时,他的儿子金正日继承了权力并登上了王位。当金正日于 2011 年底去世时,金正恩就上台了。 你知道,金正恩周围出现了一些引人注目的女性,比如他的妹妹金与正,比如他的还是一个小孩子的女儿,还比如他的妻子李雪主,她经常陪伴丈夫出席公共活动。

金与正其人:爱好粗野粗鄙语言、为人残忍且危险

资料照: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他的妹妹金与正

北朝鲜的外长也是一个女性,叫崔善姬。女的当外长在那里是不寻常的。此外,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女子,玄松月,是朝鲜军队的上校,一个训练有素的歌手,据报道是金正恩的前女友。因此,我们看到北朝鲜有一大批引人注目的女子。这是应当注意的。

但想我现在可以尝试回答你的问题——这些女性是否表明北朝鲜正在发生真正的根本性的变革、女权主义,或北朝鲜妇女正在获得更多的平等? 我想不是。 我认为现在说这话还为时过早。你知道,这些例子所反映的是现任最高领导人的个人偏好。他信任他的妹妹,想必他也爱他的妻子。看得出来,他对自己很可爱的女儿有深厚的感情。

但这意味着什么呢? 这是否意味着金正恩因为是一个注重家庭的人,所以现在就不是一个独裁者了?这是否意味着他不会进一步追求扩大自己的核武库,因为他现在在女性的包围下形象更加柔和了?我不这么认为。

外界缘何只是看到金正恩的一个女儿

记者:金正恩在不到三十岁时候上台,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外界不知道他的婚姻状况。然后,他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妻子。但外界随后长时间不知道他夫妻是否有孩子。然后,出现了传闻说他们有三个孩子,其中一个是男孩。但截至目前,外界只是看到他的一个女儿。为什么?

李晟允:情况是这样的,我们真地不知道金正恩是有两个还是三个孩子。据韩国情报部门国家情报院称,金正恩的长子可能是个男孩。这是基于情报。也就是说,几年前有一批玩具枪运往金正恩官邸。因此,那些玩具是给一个男孩而不是女孩的。但你知道,这都只是些蛛丝马迹,并不是明确地显示金正恩有个儿子。

好吧,我们已经知道了他有一个女儿,因为自 2022 年 11 月以来,他曾在很多场合展示过那女儿。为什么我们看不到那个男孩呢? 一些脱北者认为,这个儿子的相貌可能不像金正恩的正妻李雪主,而可能更像金正恩的前女友玄松月。这是一个有趣的猜测,我想它肯定属于合理猜测的范围。但也许那个男孩再长大一些会亮相。谁知道呢。

金家统治者为何对家人身世如此讳莫如深

记者:作为北朝鲜独裁政权的共同统治者,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对北朝鲜人民、对国际社会来说可谓横空出世。金与正的名字一直不见官方提起或宣布,直到2014年3月。金家王朝为什么要这样神秘?

李晟允:金正恩有额外的动机要为他的个人身世保密。例如,他的个人身世甚至家人的出生年份都秘而不宣,是因为金正恩的母亲出生在日本大阪。这意味着在1910 年至 1945 年间日本殖民统治期间的某个时候,她的父母从朝鲜半岛移居到日本。

事实上,他的母亲高容姬的父亲在一家纺织厂工作,为日本人和帝国军队生产衣服和制服。然后,在高容姬将近20岁的时候,她家又迁回北朝鲜。高容姬是个训练有素的舞蹈演员,被当时的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看上了。

这都是一些有碍大局的事实,因此必须严加保密,不可外泄,因为在险恶的北朝鲜政治阶级制度下,从日本迁居回来的人以及他们的子子孙孙被划为最低阶层。北朝鲜的政治社会阶级分为三个,即上面的忠诚阶级,所谓的中间阶级,这是摇摆不定的阶级。这个阶级的人必须受监视。也许他们没事,但需要监视他们。然后就是被鄙视的、最低的敌对阶级。被贴上敌对阶级成员标签的都是什么人呢?是贵族、前地主、基督徒、任何信奉宗教的人,还有那些背叛国家并叛逃到韩国或者其他地方的人的家庭成员,还有来从日本回来的人。

假如你是金正恩或金正日,就还有一个更令人担忧的事实必须秘而不宣,严格保密。 金正日有一个姐姐,就是金正恩的姑妈。从大约从 1996 年到 2000 年,在金正恩住在瑞士时,她在那里照顾金家的孩子。所以,他们的姑妈与丈夫以及他们自己的孩子跟金正恩他们一起在瑞士。他的姑妈一家在1998年叛逃。叛逃到哪里去了呢?原来是跑到了美国。金正恩2021年1月在执政党的一次重要大会上说,美国是北朝鲜的主要敌人。你家要是有一个家庭成员叛逃了,全家人就要受到惩罚。有时候会被送进拘留营或政治犯集中营,或者干脆被杀掉。

你知道,你要是有个姑妈叛逃到美国;你的母亲来自日本,出生在日本;还有,你的爷爷金日成在儿时也上教堂,曾经在教堂演奏过风琴;金日成的母亲是教堂的女执事;父亲就读于美国传教士创办的一所基督教学校。假如你是这样的人的后代,也基督徒的后代,你就要被划成敌对阶级分子。这是十足的讽刺。你知道,金正恩根本就不应当获得最高领导者的称号,因为所有的坏标记他都有,祖父是基督徒,母亲在日本出生,姑妈背叛了国家,等等等等。说起来这是悲剧又喜剧的讽刺。

金与正与她的粗鄙粗野的语言

在很多北朝鲜观察者看来,金与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女子,也是一个非常奇怪的顶级官员,因为她经常发表贬损人的、威胁性的恶意谩骂。对不是专家的观察者来说,可以用什么例子来展示典型的、独具特色的金与正呢?

李晟允:你知道,她可能从2012年开始,但肯定是从2014年开始,就在一个非常有权力的机构宣传鼓动部工作。当时我不明白, 但从2014年初开始,北朝鲜发表的声明措辞变得非常刻薄、贬损、极端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恐同。让我举几个例子吧。这些例子都是直接引语,所以,我无意冒犯任何人。

在2014、2015年,韩国总统是一位女性,朴槿惠,她是儒家文明中第一位女性民选领导人,在台湾的蔡英文之前。北朝鲜经常抨击她,说她是“肮脏的老妓女”。北朝鲜2015年5月发表的一个措辞龌龊的声明攻击朴槿惠,也顺带提到了美国总统奥巴马。该声明说她是“取悦奥巴马的老妓女”。大约在同一个时段,北朝鲜还说奥巴马总统是“邪恶的黑猴子,应当滚回他在非洲的自然栖息地,靠旅游者投给它的面包屑活着”。

同样在 2014 年,我们看到联合国发布了有关北朝鲜的重要人权报告。那份报告首席起草者是迈克尔·科比,是一位退休的非常有名的澳大利亚法官,并且是公开的同性恋者。北朝鲜称科比法官是“一个有着 40 年令人厌恶的同性恋生涯的好色之徒”。

虽然卑劣的语言并不新鲜,但这些针对个人的极端种族主义、侮辱性、性别歧视、暴力、恐同的语言却是新鲜事。现在我明白了,我认定金与正会签署批准所有这些声明发表。

金与正其人:爱好粗野粗鄙语言、为人残忍且危险

金与正2018年2月9日在韩国。(美联社照片)

金与正其人究竟有多么危险

记者:有人抱有一种印象,这就是,金与正截至目前只是狂吠,但没咬人。这印象是真实的,半真实的,虚假的,还是虚假得危险?

李晟允:我想我可能会说,这大概甚至是危险的误导。不错,这印象是虚假的。她是一个年轻的、或说相对年轻的、上镜的女人,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士。所以人们就以为她说了些刻薄的话,但那些话没有咬人的力道。不是的。自从2020年 3 月以来,她已发布了 40 多份正式书面声明。她经常说,她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权力来自于她的兄弟、党和国家的主席同志金正恩。

2020 年 6 月 4 日上午 6 点 15 分左右,金与正发表声明,要求韩国通过一项新法律,把向朝鲜发送传单和任何具有最低货币价值的物品的行为定为刑事犯罪。那些人发送的都什么样的东西呢? 你知道,许多在韩国的脱北者成为人权活动家,他们发送飞入北朝鲜的气球向那边传送各种各样的东西,如小额钞票、肥皂、袜子、《圣经》、牙刷、牙膏,都是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但在北朝鲜严重稀缺。北朝鲜政权不喜欢这种事。于是,金与正就对韩国说:通过一条新法律,把这些犯罪分子投入监狱。

令人惊讶的是,4小时后,管理朝韩关系的韩国统一部首席发言人就召开临时新闻发布会并发表声明称:是的,我们将办这件事。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青瓦台也就是韩国总统府、甚至国防部等政府机构都纷纷附和,声言向北朝鲜发送传单是坏事,不会是好事,我们要制定一条法律,将这种活动定为犯罪。

我们知道,接受和传递信息的权利是一项普遍人权。这是 20 世纪 40 年代起草的《世界人权宣言》第 19 条。 那一条写得非常巧妙,说分享和传播信息是一项基本的、普遍的人权,不受国界和媒介形式的限制。因此,对韩国这样的一个民主国家来说,把那些向朝鲜发送传单和基本信息的人关进监狱,这是令人惊讶的。这是北朝鲜独裁者首次成功地将对其人民的残酷信息审查制度越过边界延伸到韩国。

金正恩与金与正兄妹都在西方受过教育,结果…

记者:金正恩和金与正都还年轻,也都残忍,就像他们的父亲和祖父一样,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虐杀人,处决人,其中包括他们的家人,如他们同父异母的兄弟或他们的姑父。考虑到他们的部分教育都是在瑞士接受的,他们是如何变成了今天这样的人的呢?

李晟允:这就要说是政权的本质了。他们继承了这种残酷的、绝对的权力。我认为在欧洲留学的经历并不是任何未来政策或一个人性格的现实或准确的指标。我们有这个神话,这就是,当金正恩上台时,很多人、很多北朝鲜问题专家认为,金正恩会像邓小平一样,因为他在欧洲生活过。

邓小平在法国生活过,年轻时在那里学习了大约四年。金正恩年轻时在瑞士生活了四年。但每有一个邓小平,就有一个波尔布特。波尔布特20多岁时也在法国巴黎生活和学习过,到头来他把自己的人民杀掉大约三分之一。所以说,接触欧洲的世界主义并不能表明一个领导人有改革意识。

金家政权如此残暴,缘何还能让众多韩国人着迷

记者:众所周知,大韩民国或南朝鲜是一个自由的国家,那里的人民可以自由地获取他们需要的所有信息。那么,为什么那里有那么多人那么容易被金氏政权,尤其是被金与正迷住呢?

李晟允: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我理应说话礼貌。我想说,韩国人民几十年来一直与威胁性的北朝鲜比邻而居,因此,当北朝鲜发射一两枚导弹时,大多数人并不关心,而且那也不会是重要的新闻。在北朝鲜发出一次威胁时,大多数人都会说:哎呀,他们只是疯了,他们只是诈唬,不会真咬人。大多数韩国人只是这么说说,然后继续过他们非常忙碌、富有成效的日常生活。

在韩国的教育体系中,他们不会在中学或高中教你任何有关北朝鲜的知识。所以,大多数韩国人对北朝鲜都是冷漠的、漠不关心的,而且对北朝鲜真是一无所知。他们没有动力去研究北朝鲜,因为北朝鲜不会出现在一年一度的全国高考试题中。如果是高考有北朝鲜题,学生们都会成为专家,他们会非常努力地去钻研。这局面真让人伤心。

然后,就是拒绝面对现实的问题。我的意思是,你不能生活在对北朝鲜的时时刻刻的恐惧中。作为一个社会,一个国家,时时刻刻生活在恐惧中,整天害怕他们要入侵我们,他们要杀我们,对我们开枪,那样会有战争。你不能那样生活。所以,这就来了拒绝面对现实的问题。于是,大多数韩国人会想:他们北朝鲜只是偏执而已,美国在向他们施压,所以他们的反应很疯狂;他们就像令人感到尴尬、麻烦的远房亲戚;他们想要钱,那给他们一些钱,对他们好一些,他们就会走开。

这种满不在乎的基于无知的态度和认知很容易被改造利用。在北朝鲜独裁者展示微笑、握手言欢时,人们的情绪就会摇摆。由于这种漠不关心和对北朝鲜缺乏知识,人们就愿意相信。这很有戏剧性,是很有趣的故事。这是个问题。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金与正其人:爱好粗野粗鄙语言、为人残忍且危险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