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就业市场空前萎缩 高校毕业生调低薪资期待

中国经济陷入几十年未见的困境,失业率屡创新高之下,大学毕业生要找到理想的工作,要赚到理想的薪资,甚至只是想找到一份足够糊口的工作,似乎是愈来愈困难。面对这种窘境,将薪资期望下调成为很多毕业生快点找到工作的手段。

调查发现,相比去年,今年毕业的高校大学毕业生的薪资期望比去年有所下降。不过,不少中国大学的毕业生表示,几乎所有院校都强迫学生作虚假证明,所以官方的毕业生薪资和失业率等数字都“非常假”。

猎聘大数据研究院本星期发布的《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趋势与展望2023》显示,今年大学毕业生平均招聘薪资是10342元人民币,在全国最高的北京市的大学毕业生平均招聘薪资更高达13,283元人民币,相比去年的全国平均数字10,575元人民币稍微有所减少,高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2021年,当时的平均招聘薪资是9,292元人民币。报告显示由于近年不确定因素增多,宏观经济承压前行,所以毕业生的期望薪资比上述的招聘薪资稍为低一点,去年是8,133元人民币,今年则是8,033元人民币,比去年减少100元。而且随着中国经济形势继续下滑,《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趋势与展望2023》也访问了下一年毕业的大学生,调查发现有42%受访者的期望月薪是5,000至8,000元人民币,也有11.6%受访者选择3,000至5,000元人民币这一项,说明超过一半受访者坦言,明年毕业的时候期望月薪最高都难以超越8,000元人民币。

不过对于一般大学毕业生来说,以上所说的招聘薪资和期望薪资水平完全是脱离现实。今年在北京一所一流学府的统计学系毕业,因为不希望被朋友和企业认出来而选择化名“夏文”的23岁男生告诉美国之音,他觉得这些数据根本全部都是假的,而且是“非常假”。

“中国所有学校都会要求每个毕业生造一个假章,证明他已经找到工作。于是所有人都去淘宝买配合聘请他的公司的假章去盖,盖完就交给学校。另外每个毕业生也要填一个假的薪资数据,如果不填这些是拿不到毕业证的,” 夏文说。

资料照片:中国青年失业率破纪录。北京一家购物中心设立一个招聘点。(2023年6月9日)

资料照片:中国青年失业率破纪录。北京一家购物中心设立一个招聘点。(2023年6月9日)

观察人士指出,形成中国各大学府强迫毕业生“全民造假”的主因,是中国教育部早于2011年发布的《关于做好2012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通知》。通知强调,要健全专业动态调整和预警、退出机制,对就业率连续两年低于60%的专业学系调减招生计划直至停招。到了2021年,中国教育部就将统计指标由就业率改为毕业去向落实率,其实也只是换了名号而已,各院校和学系为了保命,于是只能造假。

署名“李老师不是你老师”的Twitter账户,在今年5月9日发布网友投稿的截图,表示在一个名为“东语学院2019级院群”的群组上,辅导员告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南国商学院的毕业生,必须在申报毕业信息时选择“升学”或“已签订劳动合同”,形成所谓的“纸面就业”。《北京青年报》在今年7月也推出专题报道,派出记者实际测试其中一间商家,结果发现,只须付68元人民币,就可以在三天内取得一份盖有某公司印章的毕业生就业协议书。

而且对于冷门学科毕业生来说,要找到合适的工作就更困难。山东省大学历史系毕业生王荣福说,因为所念学科的就业道路只有教师和研究这两条路可走,所以不少同学只能转做其他跟专业无关的工作。他告诉美国之音:“但这样我就没有竞争优势了,所以就算我是研究生毕业,也只可以做外送员,每个小时赚15元人民币左右,每个月就只赚三千多元人民币。”

王荣福的故事在中国不是特例。去年,27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何成,因为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于是在重庆做外卖员,并于微博以“硕士送外卖”的名字开账号,分享为了55元人民币的跑腿费,而花了3小时走8公里路等送外卖的经历,引起中国网民的广泛讨论,甚至连中国工会官方刊物《工人日报》,也特意以“硕士送外卖是基于理性和现实”为题目发评论文章,意图诱导民众相信“劳动无分贵贱”这一套。

就算不是因为无法找到跟所念专业有关的工作而要转职,一般的毕业生赚的钱也远不及官方所谓的平均招聘薪资。目前升读硕士课程的夏文表示,他的同学和同龄的朋友每月都只能赚三千至四千元人民币,其中一名朋友透过爸爸的关系去了国企的子公司担任秘书,工作是跟军队官员交涉,不过也只是赚四千多元。夏文表示:“前几年房地产兴旺的时候还有可能赚一万元,不过现在几乎没什么可能。我的朋友是北京人还好,如果是从外地来的,他们每个月光是租房就花了两千元,所以生活也不太好。”

对于夏文和他的朋友来说,能够升学或是找到工作已经算是比较幸运。中国国家统计局在今年6月公布青年失业率高达21.3%,引起各界的广泛关注,结果统计局决定此后再不公布青年失业率数据。另一方面,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数据显示,今年中国全国大专院校毕业生人数高达1,158万人,比去年增加82万人,对就业市场带来更大压力。

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将有约2,000万人退休,似乎可以让毕业生填补空缺,不过分析人士指出,目前中国经济内外交困,越来越多的企业减少职位甚至倒闭,就算有老年人退休,原有职位也可能就此消失。独立经济学者巩胜利说:“这算是有接近两个香港的总人口投入劳动市场,中国能承受得起吗?而且中国今年的出口比去年下降14.5%,经济可能一直萎缩下去。加上中国由国营企业垄断工业所需的水、电、媒和天然气,由于没有竞争,其价钱变得比美国等国家都要贵,运行成本这么高,令中国企业很难发展。”

美中贸易战导致美中关系恶化,随着外贸逐步减少投资甚至撤出,中国的经济每况愈下。于是以往需要动用大量劳动力的行业,比如机械制造、纺织、钢材炼业,以及家电制造和服装制造等行业,都无法再提供足够职位吸纳劳动力。

旅居澳洲的独立金融学者司令认为,这种情况令大学毕业生更难拿到理想的薪资,他告诉美国之音:“无论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现在都面临严重的产能下滑、增长停滞的局面,导致企业关门,没关门的也不愿雇用新的劳动力。于是工资水平只会不断下滑,令工人在劳动市场更没有谈判优势。”

另一方面,司令认为中国的职业培训学校还在使用传统职效模式,导致课程设计跟市场供求关系严重脱节,形成毕业生没有能力满足市场的就业需要,令毕业生更难找到理想的工作。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中国就业市场空前萎缩 高校毕业生调低薪资期待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