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Open AI投了一个“小公司”,只有16个员工

一家初创公司突然火起来,要么是创始人本身的名气和经历,要么就是被更大的企业投资。

Mem属于后者。

Mem公司成立于2019年,总部位于美国洛斯阿尔托斯山,是一款重塑用户信息搜集和整合的工具,由华裔工程师丹尼斯·徐(Dennis Xu)和Kevin Moody共同创办,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具有AI能力的工作台,主打快速记录与内容搜索,允许用户附加主题标签,标记其他用户,并为笔记添加循环提醒信息。

更像是基于个人数据的Google搜索引擎。

丹尼斯和凯文是斯坦福计算机系的本科同学,毕业后凯文去了Google,而丹尼斯则去了Yelp。

2018年的某一天,两个人来到一家餐馆点餐,凯文有印象来过这家餐馆,但他忘记当初点了什么菜,于是萌生了做一款办公笔记软件的想法。

去年11月,Mem拿到了OpenAI领投的最新一轮2350万美金的融资,总融资额达到了2900万美金,估值则是高达1.1亿美金,而这家公司仅仅只有16位员工。

成立至今,Mem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背后的投资机构有OpenAI、Dreamers.vc、Shrug Capital、a16z、Unusual Ventures等。a16z的合伙人David Ulevitch将Mem比作《钢铁侠》中的贾维斯,一个无所不能的AI管家,并认为这将有潜力成为未来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之一。

Open AI投了一个“小公司”,只有16个员工

Mem究竟有着什么样的魅力,有潜力成为下一个伟大的公司吗?

吃炸鸡时冒出的创业灵感

故事开始于2014年夏天。

凯文和丹尼斯是斯坦福计算机系的大学生,他们来到旧金山一家餐厅,准备吃炸鸡。凯文以前来过这家餐厅,但忘了当初点过什么菜,他不由得想:“如果我有个笔记能自动提醒我当初点的菜,这该多有用啊。”

这件事让他们开始探讨信息流——人们在生活中创造了大量的信息,却没能有效地使用,只是放在Facebook或Google里储存着。他们梦想着ME API的可能性,假如把“我”的所有信息都整合起来做成一个知识图谱,就能随时随地快速便捷地使用这些信息。

这是一个好主意,但他们没有立刻去实践,而是去职场里积累经验,凯文在Google工作,而丹尼斯则去了Yelp。两人还合作开发了很多计算机产品,比如一个“去上课”的应用程序,用共享的方式来激励学生上课。

在工作中,他们发现人们还在用数十种不同的工作方式组合成信息流,团队之间的信息同步基本依靠开会和当面交流,如果有人离开了团队,这些历史知识肯定会消失。

根据Gartner的数据,即使专业人士也要花费50%的工作时间搜索信息,平均需要18分钟才能找到文件。更有数据统计,文档混乱每年使企业每位员工损失3900美元的生产力损失。

Open AI投了一个“小公司”,只有16个员工

Kevin Moody(左)和丹尼斯·徐(Dennis Xu)

2019年,凯文和丹尼斯决定将最初的灵光付诸实践,创立了Mem。

最初他们想创造一个伟大的工具,但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有一次,他们开玩笑地称它为“NSFW”,代表“笔记和搜索工作”,后来又改名为Supernote。经过几次改名,他们最终选择了“Mem”这个名字。

名字取自1945年科学家Vannevar Bush想象的可以存储人类所有记忆的机器——“Memex”。

Mem究竟能做什么

2019年夏天,凯文和丹尼斯开始与投资人会面,推销他们的新应用程序。但他们很快遇到了一个问题:他们所有的模型和描述都让人觉得他们在构建一个笔记应用程序。

Mem的确拥有作为笔记的功能,用户可以在平台上添加自己的笔记,电子邮件、日历事件、航空公司确认、会议记录、忽然冒出的想法——不一样的地方是,Mem会通过AI自动整合和理解这一切,并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将所有信息反馈给用户。换句话说,它会成为用户的个人数据管家和搜索引擎。

Open AI投了一个“小公司”,只有16个员工

但前提是,Mem需要大量的用户数据来训练AI。为了收集数据,团队一方面将应用程序设计得快速便捷,让用户可以快速打开和输入。在正式推出Mem移动应用程序之前,他们为用户构建了一种通过短信或WhatsApp向Mem发送笔记的方式。这也是Mem最受欢迎的功能之一。

另一方面,Mem开始与其他互联网平台达成数据合作,无需用户主动输入笔记,就能拥有更为丰富的个人信息来源。

Mem先和Google合作,让用户连接到他们的Gmail,并允许Mem自动同步所有电子邮件的数据。丹尼斯说,目标是“将所有非结构化信息转化为真正易于使用的东西。”此外,Mem还与OpenAI合作,摄取大量用户数据,并在没有任何用户输入的情况下寻找连接。

2021年,Mem推出了Mem BETA免费版,这款应用程序可以创建、搜索和使用无限的mem(笔记)、收藏和模板,并同步用户的电子邮件、联系人和日历。2022年4月Mem又推出了付费版的三款产品,分别是Mem X(8美元/月)、Mem X Teams(15美元/月)和 Mem X 企业版(定制价格)。

Open AI投了一个“小公司”,只有16个员工

Mem的个人用户有研究人员、投资者、作家编剧、知识工作者等,根据MemX的用户反馈,很多人都提到“界面精简且易于使用”,但编辑David Pierce认为距离用户的“第二大脑”还有一段距离。Mem合作的企业用户有Yelp、Uber、Insider、Netflix、airbnb、wix等知名公司。

Open AI投了一个“小公司”,只有16个员工

Mem的重头戏在于AI Writer的部分,是基于用户个人信息数据的AI写作助理。比如,当用户在写作中提到某个日程安排或者某条视频内容时,Mem会自动将这些信息同步到文档中。同时AI Writer还具备GPT-3的所有能力,可以将各种网上的信息进行自动搜集和补全。

从技术角度分析,Mem能够做成这件事的根本在于Transformer这种模型的诞生。2017年,Google Brain和多伦多大学共同发布了题为《Attention Is All You Need》的炉温,这篇论文宣告了Transformer这一通用大一统模型的诞生,代表着AI发展新的范式转移开始出现。

这一模型基于Attention,而不再需要RNN和CNN,整个模型可以并行化计算,从而减少训练时间。而在功能应用上最重要的改变就是AI可以被训练理解整个文档,而不是拆开一部分一点点来理解。

这也是Mem诞生的技术逻辑,有了让AI来理解和整理所有用户个人信息的想法,而在此之前,所有的笔记类应用都只是一个单纯的记录工具,需要用户自己来做整理和归类,而这恰恰就是最耗费时间的地方。

Mem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竞争正在变得激烈

虽说Mem构建“个人知识AI管家”的想法很有野心,但这个模式并不新鲜。

随着生成式 AI 变得越来越强大且成本更低,每个互联网平台都可以找到一种方法来整合用户信息。比如美国SaaS公司Dropbox收购了Command E来支持跨平台的文档搜索,美国搜索引擎公司Neeva正在网络搜索旁边构建个人搜索,而美国笔记公司Evernote的Chrome扩展程序允许用户通过谷歌搜索笔记。谷歌甚至试图自己构建一个“个人谷歌”。

而在笔记应用市场中,创业公司也在不断推陈出新、争夺用户。

比如主打模块化笔记的美国公司Notion,已经完成了四轮融资,投资机构有Coatue Management、红杉中国、Base10 Partners、Index Ventures、Capital Ventures等,2021年C轮融资完成后,公司估值超100亿美元。主打双链接笔记的美国初创公司Roam Research,在2020年获得900万美元的天使轮,投后估值 2 亿美元。成立于2014年的美国的文档协作平台Coda已经完成了D轮融资,目前公司估值14亿美元。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凯文和丹尼斯认为,Mem的优势在于,能将企业专有的数据与最先进的生成性语言模型结合起来,做到定制化的、实质性的输出。

换言之,Mem能够将来自个人、团队和组织层面的知识结合在一起,显著提高全局绩效。

2021年4月Mem拿到了a16z领投的560万美金的种子轮融资。2022年时,Mem的员工扩张到16名,并获得了OpenAI领投的2350万美元A轮投资。除了资金之外,Mem还可以获得最新版OpenAI 系统的访问权限和Microsoft提供的 Azure 资源。

OpenAI在2021年成立了针对AI领域创业公司的基金——OpenAI Startup Fund,由该基金投资的公司可以得到OpenAI最新功能的优先使用权和Azure服务器资源,同时OpenAI也很显然是这一波AI浪潮的引领者,有了这样双重的加持,可以帮助Mem更快实现自己想要的AI赋能生产力的目标。

凯文和丹尼斯表示,在OpenAI启动基金的支持下,Mem将进一步完善人工智能驱动的体验。这是OpenAI最看中的因素之一,管理OpenAI启动基金的OpenAI首席运营官Brad Lightcap曾说:Mem的愿景与OpenAI启动基金的目标完全一致,即加速公司使用AI来提高生产力,更广泛地说,提高人类潜力。

Open AI投了一个“小公司”,只有16个员工

Brad Lightcap

总的来说,Mem核心目标和雄心是很清晰的——AI时代的基础设施,以及AGI通用人工智能。虽然AI所发挥的功能还在测试阶段,但从长远看,Mem把宝押在AI上,未来应用的场景和发展空间无疑是无限的。

这也是科技领域的投资人喜欢看的故事。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Open AI投了一个“小公司”,只有16个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