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强势美元 全球金融灾难的开端?

  美元强势反弹,威胁到全球央行在保护脆弱经济成长的同时压低通膨的艰难任务,自今年7月中旬到这波高点,美元升幅超过6%。随著投资人愈来愈相信美国经济的韧性,加上美联储(Fed)可能在更长的时间内维持较高的借贷成本,美国公债殖利率近期飙升至16年高点,带动美元走强。

  7月13日美元指数是99.77,为近期低点,10月10日美元指数已来到106.06。

  任何重大的货币走势,都会产生赢家和输家。强势美元在美国国内受到一定的欢迎,且在很大程度上对消费者有利,因为他可以透过控制进口价格来抑制通膨,并使出国旅游变得更加便宜。然而,对于世界上其他地区而言,强势美元来袭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受欢迎。许多国家目前的利率正处于近年,甚至是数十年来最高水位,这增加了金融压力的风险。利率上升、美元走强再加上油价上涨,导致全球经济成长放缓,金融脆弱性加剧。

  美元强势 全球进口商品价格走扬

  包括苹果(Apple)在内,这些拥有大量海外业务的美企也将受到衝击,因为他们的海外收入换算成美元后的价值将下降,且这些商品对于外国人来说将变得更贵。荷兰国际集团(ING)外汇策略主管特纳(Chris Turner)表示,“强势美元已经过时了”,不再受欢迎,因此这又开始成为一个问题。

  美元依然是至今全球贸易、金融中使用最广泛的货币,这也代表著货币波动会影响的范围将不仅限于美国本土。石油、小麦等大宗商品通常会以美元计价,全球各地的政府、公司和家庭已经借了价值数兆的美元,当美元升值,其他人购买进口商品或偿债的成本就会变得更高。

  国际货币基金(IMF)前首席经济学家奥伯斯费德(Maurice Obstfeld)表示,市场一直试图在与美元疲软相关的乐观情景中定价,但他们仍对现实情况不那麽乐观而感到惊讶。奥伯斯费德称,强势美元将对新兴市场产生负面影响,同时也会对全球贸易产生负面影响。

  中南美、东欧货币受重创

  目前的情况来看,整体损失影响的范围还没有去年那麽广泛,去年美元飙升使得新兴市场资产出现历史性抛售,并导致斯里兰卡、加纳等国家陷入全面经济危机。近几个月以来,中南美洲、东欧的货币受到重创,大多数新兴市场货币贬幅在2%至32%之间不等,巴西、波兰和匈牙利央行在2021年收紧货币政策后,现在已开始降息,但随著美元走强,这些国家正面临著暂停或放缓降息计划的压力,以防止国内货币进一步承受压力。

  新兴市场普遍都能感受到美元走强,奥伯斯费德在去年合著的论文中指出,美元大幅升值的衝击将如何导致发展中经济体长年来的经济表现不佳,从消费、生产、投资到政府支出都和当地货币一起面临压力。奥伯斯费德表示,这是双重的打击,让各国正在远离自己的经济成长和通膨目标。

强势美元  全球金融灾难的开端?

  美元指数每上涨1% 标普500企业获利减0.5%

  去年美元飙升时,华尔街分析师就曾公开警告,随著美元持续走高,正引发人们对企业获利的担忧,并点出,美元这种类似的走势在过去曾导致金融或经济危机。华尔街空头、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策略长威尔森(Michael Wilson)计算指出,ICE美元指数每上涨1%,就会对标普500指数企业获利产生0.5%的损失。

  大摩报告称,虽然很难准确地预测金融或经济危机事件发生,但在美元走强下,形成危机的条件已经具备。并提到,2008年金融海啸、2012年主权债务危机以及2000年网络泡沫破裂等事件。

  Fed决定在更长一段时间内维持高利率,以及相对强劲的美国经济成长,将名目殖利率推至2007年以来的高点,加上通膨放缓,实质殖利率狂飙。过去这个月美债殖利率的走势对整个市场造成了严重破坏,导致股市重挫、美元升值,在美元得到提振的这段期间,标普500指数则相较7月高点跌近8%。

  中国、瑞士及韩国 抛美元护汇

  一些央行则正在利用外汇存底来协助支撑国内货币,其他人则放话将采取行动应对汇率波动。包括瑞士和韩国都出售了外汇存底,以支撑本土货币瑞士法郎和韩圜。分析师认为,中国正在透过让国有银行出售美元,来协助支撑人民币。

  美联储自1980年代最激进的升息行动走向尾声,投资人普遍预计,美元将在今年剩馀时间走弱。今年上半年,英镑、欧元等受到重创的货币正从2022年的惨烈下跌中反弹。不过由于欧元区经济停滞不前,以及意大利等南欧脆弱经济体债务担忧重新出现,曾经在夏季突破1欧元兑1.10美元的汇率,现在回落至1.05美元左右。

  百达资产管理(Pictet Asset Management)策略长鲍里尼(Luca Paolini)表示,到2024年,美国经济成长可能会与其他地区呈一致的步调,美元最近一波反弹,可能会成为明年大幅走低之前“最后一次欢呼”。

  以巴衝突 助涨美元

  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玛斯(Hamas)10月7日突袭以色列,也增添了新的地缘政治风险,市场密切关注中东局势的同时,促使投资人转向避险资产。分析师表示,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将导致黄金、美元等资产出现买盘,并可能提振近期遭大量抛售的美债需求。

  Spartan Capital Securities首席市场经济学家卡迪洛(Peter Cardillo)指出,这正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人们为何在投资组合中需要黄金,他是对抗国际动盪的完美防备。卡迪洛随后补充,每当国际出现动盪,美元就会走强。

  近几周,市场一直在对美国利率将维持在高水位更长的时间做出反应,债殖利率飙升,而美元持续走高,与此同时,股市在Q3大幅下跌,直到10月才稍稍止稳。

  Oanda资深市场分析师莫亚(Edward Moya)表示,以色列和哈玛斯宣战后,华尔街似乎面临新的地缘政治风险。Annex财富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杰克布森(Brian Jacobsen)在谈到以色列局势时则称,这是否会是一个重大的市场时刻,将取决于以巴衝突持续的时间,以及其他国家是否被捲入其中。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强势美元 全球金融灾难的开端?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