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魏京生:从林彪的政变说起

魏京生评论文章:每年的九月份,总有纪念或者谈论林彪事件的文章。今年谈论政变的文章很多,谈论林彪事件的却很少,这是什么原因呢?

有的朋友说,多年前的事情了,没有现实意义,所以大家也就想不起来了。我觉得这是一种误解,现在谈论政变正好有现实意义。经历过林彪事件的人们还都健在,那么深刻的印象不可能想不起来。所谓的想不起来,可能有两种情况造成的。下面略作分析,抛砖引玉。

一种情况,是中共对事件的定性,误导了大多数人。由于消息封锁情况不明,人们被迫接受了中共定下的调子,把林彪事件认定为投敌叛国。因为情况不明,一般老百姓也无法提出相反的证据。所以说是被迫接受。

事情过去了五十多年,情况也慢慢地泄露出来一些。回过头来再看,事情的性质就有了根本性的变化。首先被推翻的是“投敌叛国”的帽子,林彪起飞的目的地是广州而不是苏联。在将要到达苏联的时候折返回来之后,在蒙古坠毁。这都证明投敌叛国之说不能成立。

当时拿给全国人民做批判之用的那份“571工程纪要”,是政变的政治纲领。按照当时中国共产党的极左理论,当然可以说是反革命的理论。但是按照之后几十年中共的改革开放的实践,那不正好是改革开放的理论吗?可以说,毛泽东之后的中国共产党能够扭转失败的局面,维持到今天,不正是借鉴了林彪“反革命集团”的理论吗?不以成败论英雄,反抗暴政失败的政变仍然是英雄。

从中国共产党的角度来看,当然不承认他们的政变是英雄。无论谁当权,都不希望被政变推翻。可是社会在变化之中,当权者跟不上变化就得适当地更换。专制的体制不容忍合法的更换,政变是唯一的出路。否则整个国家都要勇往直前地奔向崩溃。政变是避免崩溃的一种选择。有一种理论说:暴力革命产生的新政权也必然是暴政。居然有人相信这种没有逻辑的理论。当美国人对我阐述这种理论的时候,我反问他们:忘记了你们自己国家的历史了吗?

有中国的朋友说,和平演变是最好的选择。民主政治就是人们发明的和平演变制度,在没有这种制度之前,还是需要某种程度的暴力或者压力造成演变。即使天下大乱,也比一潭死水要好。因为一潭死水不可能永远维持,迟早还是要变。既然已经有了变化的需要,迟变不如早变,长痛不如短痛,磨磨唧唧不过是延长了社会的痛苦,改变不了结果。

历史上的长期战乱,正是因为革命不成功,反革命拉锯造成的。一颗坏牙,暴力一点儿快速拔掉,这就是短痛。相反如果拔不掉,痛苦延长,就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和平理性非暴力,那是民主制度下讲道理的政治。和不讲道理的暴政讲道理,是选错了对象。暴力革命也有不同的形式。政变是代价最小的暴力革命。

暴力革命就没有合法性吗?有些学者认为,只有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政府才有合法性。这是一种偏见。无论是暴力革命,还是选举产生的政府,只要符合社会发展的潮流,符合大多数人的愿望,就是合法性的来源。即使选举出来的政府,如果违背了潮流和人民的愿望,人民也有权推翻它。

从这个理论看当年的林彪政变,如果他成功了,他就是代表人民愿望的合法政府。它虽然失败了,但是也证明了那个不符合人民愿望的毛泽东的暴政,不是合法的政权。这也就是林彪政变能够造成巨大震动的原因,也是它推动了中国社会进步的意义之所在。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魏京生:从林彪的政变说起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