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党媒这么干 是拿今上当傻子?

1、党媒这么干  是拿今上当傻子?

新华社旗下《参考消息》国庆前“中国大地”版面赫然标题:“北京正成为世界的思想首都”,大标题上一行小字:“外媒热议人类命运共同体白皮书”。不少人吃惊不已,有网友戏称:比起平壤和大马士革,北京说自己“正在成为”,还够谦虚的。更有网友调侃,今上满眼都惊涛骇浪,有人还在这歌功颂德,这是拿今上当傻子吗?

《法广》的评论指出,《参考消息》一向借外人之口,有时甚至来点出口转内销,变着法子赞颂中共自己,设法让国人有种“外国人都这样说”的自豪和得意。这篇文章主旨在于赞颂习近平十年前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十年后开始开花结果。文章引用王毅的吹捧,习主席创造性地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世界发展指明了正确方向,为国际合作凝聚了强大共识。”既然为人类发展指明了方向,《参考消息》便以“外媒热议”来附和,一家是新加坡的《海峡时报》,另一家是俄罗斯的“俄新社”。当然,重点是“俄新社”27日的文章称:“北京已成为世界的思想首都”。评论指出,作为“思想首都”到底出了什么思想,读完文章,仍然不清晰,好像这个思想的主干,就是被许多网友嘲讽为“大撒币”的“一带一路”。但是,现在由于自身经济低迷,加之外界批评“债务陷阱”的声浪很高,如今的一带一路也正在大幅萎缩,何来世界思想首都一说。  

果不其然,文章一发,许多网友热嘲冷讽,“习大大缺席稍早的G20峰会,就是因为支持俄罗斯而深怕在国际场合遭到孤立,损伤面子,可见不傻。党媒如此大言不惭,难道真当今上是傻子,或是今上认为全国人民是傻子?”“世界有多大,梦想就有多大,撸起袖子加油干,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连思想自由都没有的地方,怎么会成为思想首都?不是有人故意在搞高级黑吧?”更有网友直言“人不知耻,天下无敌。”

2、红朝终局  进入“垃圾时间”

多年以后回眸,历史学家复盘中国红朝,按许成钢教授的诊断,红朝亡于该苏俄孵化政权的基因缺陷,其制度根本上与自由不能兼容,于是短暂的经济自由与局部开放,很快被执政安全的恐惧所摧毁。如果按陈志武教授开创的量化历史研究的思路,发现红朝的大崩溃,竟然始于为打压私营房地产业而设定的“三道红线”,标志性事件,就是恒大公司的倒下,成了导致红朝财政崩溃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有分析指出,一尊在,方向不会改,现在起到红朝终局,将成为中国历史的“垃圾时间”,

海外时评人士文建评论文章写道,中国经济正迅速陷入衰退萎缩,自1994年开始的分税制导致“财权上收,事权下放”,中共地方财政对房地产业的依赖越来越强,竭泽而渔之后,房地产行业早已是积重难返,而抢救中国房地产的时机也被一再延误,2021年9月恒大债务爆雷后,中共当局从上到下都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当时恒大资产2.3万亿,负债1.95亿,净资产还有3500亿,资产大头是沿海土地与深圳市旧城改造项目等,只要注入一点流动性,或者由一家或几家大型国企、AMC公司介入,就可稳住。同时应该迅速放开“三道红线、四限”等破坏市场正常运行的行政限制,如此危机不至于波及到整个房地产业及相关上下游行业,或至少也可大大减轻其振荡烈度。然而不但没有如此,清零、中俄“合作无上限”进一步恶化了国内外政治与市场环境,这期间北京当局仍然坚持“房住不炒”,出台了不痛不痒的“金融16条”等措施,卡私企脖子的手却一直没有松开,这是明显的经济自杀,但中南海就这么干了。

文章指出,恒大事件是外资观察中共政经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北京的每一步都作出了最坏选择。本来按照所谓“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当局还是有足够的计划手段去解决问题。但各级官员都彻底躺平,无市场,无计划,连做做样子的安民措施都没有。红朝应该有人知道其后果,至少当时负责经济工作的刘鹤懂一点点市场规律,但就是完全无人负责,麻木得如红楼梦里说的,推倒了油瓶儿不扶。为什么?因为自2013年开始以反腐为名的内部大肃反之后,2018年修宪,标志着中共政权从集体产权,完全沦为了一尊私有产权,让其他小股东都成了打工仔,于是全部躺平,眼睁睁看着中国的房地产业全面沦陷。

文章分析,许家印入狱既是在找替罪羊,让许为当局摧毁房地产业的乱管控行为背锅,一些愚众也总是喜欢看到富人名人倒霉,地方诸侯还可借此撇清自己与私企勾兑的嫌疑。皇权之下,官员既须为今上的颟顸行为后果担责分忧,还要避免被猜疑。于是许家印必须入狱。但是,恒大只是率先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的私企罢了,曾被写入宪法的市场经济在中共国红朝结束了。接下来是新一轮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虽然可能会鉴于当前经济严重滑坡的现实,并接受1950年代手段过于暴烈、“步子迈得太快”带来的教训,进程上与手段上可能会略为缓和,但结局终将一样。文章最后写道,只要一尊在,方向不会改。现在起到红朝终局,是中国历史的“垃圾时间”,沉闷无聊猥琐,还夹杂血腥与惨烈,个别有机会逃生的抓紧。上一次大门于1952年底关闭,一关就是三十年。

3、突然变脸!中国黄金价格暴跌

近一时期,国内金价一路飙涨,较国际金价的溢价一度达到创纪录水平,然而就在是十一前夕,中国的黄金价格创下三年来最大单日跌幅,大大缩小与国际金价的溢价。彭博社的分析指出,中共央行今年夏季实施了黄金进口限制,一直在试图通过减少用美元购买黄金的需求来支撑人民币,防止人民币的持续贬值。为了在国庆假期促进消费,北京允许更多黄金进口,让黄金价格出现巨大波动。

综合报道,在上海黄金交易所,金价暴跌3.8%,在临近收市时跌幅加速。截至28日收市,国际现货黄金收跌0.56%,报1864.48美元/盎司。根据彭博社的计算,上海金价28日收市时依然比国际金价高出约每盎司10美元。9月份,中国的黄金价格较国际金价的溢价程度一度创下纪录新高,达到每盎司120美元以上,而过去十年的平均溢价水平只有不到6美元。彭博社援引专家的分析,此次上海金价暴跌也“可能反映出,在本周末开始的国庆长假之前,流动性水平较低”。

报道指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黄金买家之一。中共央行已经连续10个月增加黄金储备,以实现储备多元化,包括应对人民币的贬值。今年迄今为止,北京已进口了约900吨黄金,为5年来的最高水平。目前,在中国3.16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总额中,黄金约占1.38%。

相对于中国国内黄金的走势,外界更加关注人民币未来的走势。彭博社稍早的报道分析,全球投资人不太相信中共官方能够成功支撑金融市场,随着经济压力加剧,预测离岸人民币将跌至历来谷底。调查显示,455名受访者估计中值显示离岸人民币今年底会贬到1美元兑7.6元,也就是说会从当前价位7.3再跌4%,创下历史新低。刚刚过去的9月,外资仍以创纪录的速度抛售中国的股票和债券并撤离中国市场。

4、又一起!美企高管遭中共当局禁止离境

据最新报道称,美国风险咨询公司克罗尔(Kroll)的一名高管被禁止离开中国,这是中共当局对外国公司员工实施出境禁令的最新例子。据知情人士透露,专门从事企业重组的香港董事总经理迈克尔-陈(Michael Chan)被禁止离境已经两个月,这一消息加剧了人们对外国公司在华开展业务面临风险的担忧。

《华尔街日报》9月29日报道,Kroll公司的业务模式与今年早些时候成为北京目标的一些外国公司类似:提供企业调查和尽职调查,以及重组和破产咨询。据熟悉内情的人士称,该公司驻香港的董事总经理、专门从事企业重组的迈克尔-陈于 7 月前往大陆,随后他通知雇主自己不能离开。知情人士透露,迈克尔·陈正在参与调查一个可以追溯到几年前的案件。该报发出有关迈克尔-陈先生情况的询问没有得到中共公安部和国家移民管理局的立即回应。

报道指出,今年以来,北京当局对外国公司采取了越来越强硬的态度。他们突袭了明思集团的办公室,盘问了美国贝恩咨询公司,美国企业对华信心已跌至几十年来的最低点。西方官员和人权组织指出,中共出境禁令的使用越来越普遍,当局利用限制旅行来促进刑事调查、恐吓持不同政见者,甚至在与外国公司和政府的纠纷中制造筹码。就在几天前,有报道说日本野村(Nomura)驻香港的一名高级投资银行家被中共当局禁止离开,而被禁止出境的人通常在试图离开中国时才知道自己被禁止出境。报道指出,越来越多地使用出境禁令进一步增加了在华外国公司的担忧。美国政府也建议美国人重新考虑前往中国的旅行,原因是中国境内存在任意执法和禁止出境的做法以及不当拘押的风险。

 5、“上了高速发现全是聪明人” 国庆堵车上热搜

又到中秋、十一长假,中共民众集中出行,全国交通出现拥堵,“高速”,“堵车”冲上微博热搜,众多网友分享自己亲身经历,吐槽“堵,堵,堵”。今年十一,尽管出境游所有复苏,但囊中羞涩的民众更多是的是选择在国内逛逛,出行人数量将创下历史新高。

综合报道,为了避开堵车,不少人选择了提前出发,甚至选择连夜出发,结果发现,大家都这么想,结果还是都堵在高速公路上。网友说,“聪明的都提前上高速了,结果上了高速发现全是聪明人”。还有网友吐槽,“真正的聪明人都是10.1才出发”,“聪明的人躺在床上看别人在路上堵 ”。不仅高速路上自驾车堵,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也不乐观。有网友感叹,“回家明明5个小时车程,硬是坐了24个小时”。“回老家时车上带的走亲戚的礼盒,到家时已经被吃光了”,“原本5个小时的路程 坐了26个小时”。还有网友发视频称,“12个小时,跑了110公里,还没出广州”,为了避开堵车,有人干脆走应急通道,有的人就把车开下高速路,在内蒙,有的车就碾压草原。

有网友发帖感叹,“放假第一天,各地高速一片红啊。多少半夜出发的在停滞的车队中看到了日出?我们聪明人是昨天中午出发的,200公里走了6小时。你就说明明高铁抢不着票,高速堵的想把车跳,结果微博上各种小调查,80%的国人打算十一宅家”。据官方数据,长假期间,中国民众每天的旅行量将超过1亿次。

今年十一,最大的特点就是外冷内热,中国最大的在线旅游平台携程的董事总经理蔡文轩表示,尽管数据表明国内旅游业复苏,但出境旅游仅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的60%左右,成本是一个主要的决定因素,因为来自中国的团体旅游的平均价格比疫情前高出30%,部分原因是航空公司尚未恢复新冠疫情前的航班数。即便是出国旅游的中国人也更青睐价格便宜的亚洲目的地,比如泰国在推出免签计划后成为热门。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党媒这么干 是拿今上当傻子?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