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痛不欲生去看病,医生却给我开了一个假阴茎

      大家好,我是田静。

  当你去医院看病,医生在听完你的遭遇后,给你开了一根假阴茎…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前两天,我收到了一封读者来信,信中一位20岁出头的姐妹向我讲述了她从未对别人讲过的「啪啪障碍」。

  读完她的信我猛地发觉,原来这么多女孩并不知道「阴道痉挛」这种疾病。

  本着用数据说话的求真务实态度,我随机采访了身边的女性朋友。

  结果令我大吃一惊,10个人中有9个从来没有听说过阴道痉挛。

  其中一个还一脸认真地反问:阴道?痉挛?那不就是高潮吗?

     
 我以为我是有缺陷的

  发现自己的阴道痉挛时,我21岁。

  那是在2014年,还是处女的我,正激动又忐忑地准备迎接人生的第一次。

  作为一个日常焦虑的人,我清楚地记得自己提前做了众多研究,因此产生了许多无中生有的不安和恐惧。

  网上查阅到的资料不约而同地告诉我——第一次会很痛苦。

  现在想想,与其说那时的我是在为第一次做准备,倒不如说我是在为即将到来的疼痛做心理建设。

 事后看来,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真正到了第一次那一刻,不用想也知道剧情的走向了——

  原本该有的兴奋、腼腆、以及初经人事的喜悦,全都淹没在我的过度紧张中。

  无论当时的小男友多么温柔地安慰、鼓励和爱抚,我都没办法放松,哪怕一点点。

  现在回忆起来,整个过程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

  疼痛,甚至一直延续到了事后第二天。

  这种不适,不仅仅是直观的疼痛,还有因为紧绷的肌肉和安全套之间的摩擦,而产生的灼烧感。

  就像有人在我的阴道里插了一个巨大的注射器,又疼又烫。

  更可怕的是,第一次的不顺利,严重影响了我的自信心。

  从那时起的半年之内,我再也没有和任何男性有过这么深入的交流了。

  我开始陷入绝望,认为自己是有缺陷的,甚至开始在网上搜索「石女」。

  这些年来,我一直羞于启齿,即使是再亲近的闺蜜,我也没有向她们提起过这次不愉快的经历。

    我得知「阴道痉挛」这个专业术语,是在一次偶然的妇科检查中。

  2017年,我去妇科医生那里做了多囊卵巢综合征的检查。

  当她提到要进行一次内部检查时,我的脊背开始不由自主地打起冷颤。

  她轻轻地告诉我,不用害怕,放松一下就好。

  然而这种生理反应是不受大脑控制的。

  最后她放弃了,然后问我:

  这种紧张是在啪啪啪的时候也会发生,还是只有这一次?

  我深呼一口气,鼓足勇气,终于把沉积在心底的不堪回首,一次性吐露了出来。那一刻,我如释重负。

  听完我的遭遇,医生给了我一个简单直白的解决办法:有规律的性生活。

 可是当时的我正处于一段异地恋中,见面都得两三个月一次,更不用提性生活。

  于是医生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并告诉我这是孟买的一个假阴茎销售商。

  我当时脸「唰」一下就红了,还以为她在逗我。

  我再看她的表情,才知道她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效果如何?我只能说是有用的。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我痛不欲生去看病,医生却给我开了一个假阴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