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杭州亚运会透不祥之兆

9月23日,花费了至少2千亿巨资打造的第19届亚洲运动会在杭州开幕,习近平夫妇出席了开幕式,叙利亚、韩国、尼泊尔等屈指可数的几个小国领导人亦出席捧场,而巴铁总理、朝鲜金正恩、伊朗与中亚五国首脑皆不见踪影。显然,五年前“万邦来朝”的所谓盛况已彻底消失,表面上盛大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开幕式根本掩盖不住中共的“衰气”。

不仅如此,整个杭州亚运会中随处可见的古代祭祀、驱邪礼器亦对外传递着不祥之兆。

根据中共官媒的报道,杭州亚运组委会在亚运会的筹办过程中,融入了不少良渚文化的元素。距今4千到5千年的杭州地区良渚先民,为后人留下了美轮美奂的玉器、气势宏伟的三重城、规模宏大的水利工程,印证了几千年前中国就有了伟大的史前稻作文明和城市文明。中共当局应该是希望借此机会,让更多外国人了解中华文明,增加对中国的好感,进而忽略中共当下的诸多恶行。

基于这样的目的,杭州亚运会中不少环节都蕴含着良渚文化元素。从火炬到吉祥物设计、从场馆建设到亚运火种采集,“良渚文化”无处不在。

比如今年6月15日,杭州亚运会火种在杭州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大莫角山采集。采火装置的中心是一面凹面镜,外圈采用良渚玉璧造型。采集用的火炬的出火口设计来自玉器“琮(cóng)”,炬身饰以良渚螺旋纹,炬冠以玉琮为特征,方圆相融。

比如亚运会三个吉祥物中的“琮琮”,就来源于良渚古城遗址中出土的玉器——玉琮,头部装饰的纹样取自良渚文化的标志性符号琮王“神人兽面纹”。良渚琮王重6.5千克,器型外方内圆、浑厚敦实;琮体四面正中开槽,上下各雕琢一幅完整的神人兽面纹。神人兽面纹被考古学家们认为是良渚文明的“神徽”。如今,在杭城的大街小巷、运动场馆、车站码头甚至居民小区,随处可见以琮琮等为主角的旗帜、招贴画。

杨宁:杭州亚运会用祭祀礼器再透不祥之兆

再如亚运会的奖牌“湖山”,将良渚文化的方形玉琮和圆形的奖章融为一体。

那么,为什么如此使用是不祥之兆呢?

众所周知,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中国古代,祭祀是重中之重的大事,祭祀也是中国神传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传统祭祀包括祭天神、祭地祇、祭人鬼,祭祀是人们相信神灵、敬畏神灵、感激神灵护佑,并祈求福报的行为。从远古到清代的历代王朝,祭天祭地祭祖先都一直延续着,直到信奉“无神论”的中共篡夺政权,消灭各种信仰,残害精英,祭祀也被禁止。

近些年来,在中共提倡恢复传统文化并为中共所用下,民间祭祀文化有所恢复,但很多深受中共无神论影响的所谓专家、学者,对于包括祭祀在内的传统文化的深意根本就不相信,反而按照今人的理解,扭曲使用。今年五月在西安举行的中亚峰会,以及现在的杭州亚运会,都是例证。

笔者在《中亚峰会用祭祀舞蹈迎宾透不祥之兆》一文中已然说过,中共用传统祭祀用的体现阴阳和谐的天地秩序的八佾舞迎接外宾,就是不祥之兆。乱了天地、阴阳秩序的中共要用此舞蹈要祭祀谁呢?要教化谁呢?

同样,杭州亚运会随处可见的玉琮,与玉璧、玉圭、玉璋、玉璜、玉琥统称为“六器”,是古代天子祭祀神祇的一种大礼器,距今4000至5000年。它始见于《周礼》等古籍,是一种内圆外方筒型玉器。古人认为天是圆的,地是方的,祭天地四方之器都要“必像其形”,玉璧是圆的,便用它来代表天,地是方的,玉琮的外形正是方的,因此采用琮作为祭祀地神的器物。《周礼》就有“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的记载。玉琮的器型有的比较高大,有的却比较矮小。

在良渚文化的玉琮大量出土后,有学者根据其造型和纹饰特征,还推测其是巫师通神的法器,还有镇墓压邪、敛尸防腐、避凶驱鬼的功用。此外,由于玉琮在墓葬中出土时有如下特征:墓葬规格高,规模大,随葬品较丰富,墓主人多为男性等,因此,有学者认为玉琮也是权势和财富的象征,但这应该是其后来的延伸意。

杭州当局将古代天子用来祭祀地神的玉琮,或者说具有镇墓压邪、敛尸防腐、避凶驱鬼功用的玉琮,用作杭州亚运会的吉祥物以及其它方面,不仅完全无视传统礼制,而且透露着不祥。这是要祭祀谁呢?或者是要压制何方邪恶呢?冥冥中的天意究竟是什么呢?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杭州亚运会透不祥之兆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