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亚洲主要国家,都没给中共面子

杨威评论文章:9月23日晚,习近平参加在杭州的第十九届亚运会开幕式,但到场的外国政要撑不起场面,2000亿的花销没能换来亚洲各国首脑的捧场。习近平缺席G20峰会和联合国大会,标志着中共被世界孤立;亚运会开幕式的冷清,标志着中共在亚洲地区也面临衰落之势。

亚洲主要国家不给中共捧场

新华社罗列了参加杭州亚运会的外国政要,包括柬埔寨国王西哈莫尼、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和夫人阿斯玛、科威特王储米沙勒、尼泊尔总理普拉昌达、东帝汶总理夏纳纳、韩国总理韩德洙、马来西亚下议院议长佐哈里和夫人诺莱妮,以及汶莱苏丹代表苏弗里亲王、卡达埃米尔代表焦安亲王、约旦亲王费萨尔、泰国公主希里婉瓦丽等王室代表。

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共45个成员,但只有7个国家政府要员参加杭州亚运会开幕式,4个国家派出了王室代表。

亚洲多数主要国家政要都没有到杭州,不愿意给中共捧场,如东亚的日本;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越南、菲律宾;南亚的印度、巴基斯坦;中亚的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西亚的沙特阿拉伯、阿联酋、伊朗等。

日本、印度是四方机制成员,是美国在亚洲的关键盟友。中共正在煽动反日情绪;中共最高领导人不参加在印度的G20峰会;中共还在印度运动员的签证问题上故意搞事,日本、印度当然也不甩中共。

东盟国家中,中共在南海屡屡对菲律宾耍横,菲律宾政要自然不会来杭州。

杨威:亚运会凸显中共在亚洲渐趋式微

东盟最大的国家印度尼西亚不来杭州捧场,应该令中共感到失落。印尼也是亚洲体育强国之一,主办上届2018亚运会时,获得了98枚奖牌,名列奖牌榜第四位。9月19日,印度尼西亚总统维多多专门在总统府为参加杭州亚运会的运动员举行送行仪式,表明很重视,但没有派政要前来。

新加坡一直被视为与中共比较靠近,但也没有政要到杭州。

越南是社会主义国家,按理应该为中共领导人捧场,实际却没有。美国总统拜登刚刚访问越南,提升了美越关系,越共领导人大概要适当疏远中共领导人。

中亚的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继承了前苏联的一些体育项目,在亚洲仍算体育强国。上届亚运会,乌兹别克斯坦名列奖牌榜第5,哈萨克斯坦名列奖牌榜第9。中共一直在拉拢中亚五国,试图填补俄罗斯的空白,习近平5月份在西安曾举办中亚峰会。然而,美国总统拜登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与中亚五国首脑会面后,各国恐怕也要与中共适当保持距离,没有派政要到杭州。

巴基斯坦被中共称为“老铁”,却没有政要到杭州捧场,有点捉摸不透。

沙特阿拉伯、阿联酋是中共重点拉拢的西亚国家,习近平2022年底曾访问沙特,被中共宣传成填补美国在中东空白的一步棋。不过,刚刚结束的G20峰会上,美国、欧盟牵线印度、沙特、阿联酋等,宣布搭建印度-中东-欧盟经济走廊,比中共的“一带一路”显然更有吸引力。沙特、阿联酋适当疏远一下中共,大概也是必要的。

伊朗上届亚运会名列奖牌榜第6,也算亚洲体育强国之一。伊朗被中共视为反美的准盟友,但没有派出政要到杭州给中共捧场,同样匪夷所思。

20230924 16956143708797

2023年9月23日,叙利亚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中)和夫人在杭州亚运会开幕式上,成为少数到场的外国政要之一。(Philip Fong/AFP via Getty Images)

临时凑数的外国政要

各亚洲主要国家政要没来杭州,柬埔寨国王被排在了外国政要的第一位。柬埔寨一直靠近中共,几乎被中共呼来喝去。

叙利亚总统被排在了外国政要的第二位。俄罗斯没有力量再支撑叙利亚,与美国和西方不睦的叙利亚,转而开始向中共求助。叙利亚总统被安排在亚运会期间访华,实际也被中共利用来凑数。

韩国总理算是亚洲主要国家中唯一参加杭州亚运会开幕式的外国政要,但韩国总理与各国总理的职权不同,实际是内阁总领,具体执行总统的决策。美日韩正加紧合作,但韩国也不想与中共闹掰。中共在背支撑着恿朝鲜,只要中共不想开战,朝鲜也不敢造次,韩国不能与中共撕破脸。韩国正推动在韩国举办中日韩三边峰会,需要中共配合,韩国总理前往杭州,借机与习近平会谈。

马来西亚下议院议长受中共人大邀请访华,也被安排在杭州亚运会期间,照样被中共拉来凑数,但他并非政府成员。

中共罗列的其它几个外国政要,包括科威特王储、尼泊尔总理、东帝汶总理,以及汶莱亲王、卡达亲王、约旦亲王、泰国公主等王室代表,并不能给中共领导人的脸上填光,但也只能用来凑数;否则参加亚运会开幕式的外国政要名单就更难看了。

亚运会开幕式不值得中共政治局常委全体出动,但蔡奇、丁薛祥仍然陪同习近平,政治局委员王毅、李干杰、何立峰到场,国务委员王小洪、谏贻琴也现身。

外国政要不足,于是香港和澳门行政长官都被叫到杭州凑数。台湾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也算一个凑数的。

尽管外国政要的份量不够,但习近平还要为他们举行欢迎宴会。习近平在简短的致辞中说,“要以体育促进和平,坚持与邻为善和互利共赢,抵制冷战思维和阵营对抗。”

这些话没有机会在G20峰会上说,也没有机会在联合国大会上说,本打算面对亚洲各国的政要说,结果只能对少数并不重要的亚洲政要说,实际没多大意义。中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没人听,被迫缩小成“亚洲命运共同体”,结果还是没人听。

亚运会对中共来说,绝不只是一场体育赛事,而是被当作一个必须宣传的政治舞台。然而,亚洲各主要国家并不给中共面子,杭州亚运会花费的巨资眼看打了水漂,中共在亚洲也在迅速失去影响力。这恐怕在一年前就已经注定了。

20230924 16956143877720

2022年7月18日,一名戴口罩的女士走过杭州2022年亚运会徽“潮涌”的一处标志。杭州亚运会因疫情被推迟到2023年。(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被推迟了一年的杭州亚运会

杭州举办的第十九届亚运会,原定于2022年9月10日至25日举办,但因疫情被迫推迟。2022年7月19日,亚奥理事会将杭州亚运会延期至2023年9月23日至10月8日,推迟了一年。

2022年前11个月,中共一直在实施严厉的“清零”防疫措施,各地封城此起彼伏。最引人关注的应该是上海2022年3月底开始的变相封城。

与上海不远的杭州,2022年3月上旬部分城区就被封闭;5月份仍有不同地区处在封闭状态。2022年8月,杭州官方还在试图辟谣,称“没有封城! 都是谣言! 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不造谣!”然而,通告同时又称,“各级防控人员夜以继日、连续奋战”;“疫情防治没有局外者”。

2022年,杭州若按期举办亚运会,各国运动员应该难以配合中共的“清零”防疫;中共极端防疫的种种丑态,及中共隐瞒疫情的信息,很可能被迅速传播到海外。中共举办亚运会,就是为了对外宣传,当然不想让真相曝光,亚运会被推迟了一年。

2015年8月,杭州申请主办2022年亚运会,是唯一申办的城市,很快获得主办权。亚运会与奥运会不可同日而语,亚洲体育整体水平偏低,难以吸引足够的赞助商;即便节约开支,办亚运会也要赔钱,铺张浪费将赔得更多。

2018年上届亚运会原本由越南河内主办,但被临时放弃。2012年,越南河内、印尼泗水、阿联酋杜拜曾争夺2018年亚运会主办权,越南最终胜出。2014年,越南发现原本1.5亿美元的预算,可能要超支到3亿美元以上。越南也认识到,举办亚运会实际难以促进旅游业,于是宣布放弃,同时获得了越南民众的支持。当时越南经济不佳,感到无法负担赛事。越南没有预料到,数年之后,从中国转出的供应链大量进入越南,越南如今成为了东南亚的经济新星。

越南弃权后,申办排位第二的印度尼西亚愿意接手,最终花费了约32亿美元,来自赞助商的资金有限,主要靠政府出资。为节省开支,印尼充分利用原有体育场馆,适当翻新,仅兴建了部分新场馆;还在雅加达国际展览中心设立了临时场馆,承担拳击、桥牌、体操、武术、乒乓球和举重赛事。

杭州亚运会总花费据称高达2000亿元人民币,约合274亿美元,应该是天价。与2022年北京冬奥会一样,杭州亚运会再次被中共当作一次重要的政治宣传,主要算“政治帐”,不算“经济账”。

中共遭遇严重国际孤立之下,主动放弃G20等全球治理平台,但自以为在亚洲还算霸主,仍试图营造亚洲各国来朝的气氛。然而事与愿违,中共在亚洲的地位也迅速滑落,亚洲主要国家对杭州亚运会根本不买账。这恐怕令中共领导人始料未及。

衰败下的中共再难狂欢

近日,一篇7年前的文章《杭州,为你羞耻》再度热传。2015年杭州曾举办G20峰会,据说花掉了1600亿元人民币。发布此文的浙江一名基层公务员因此丢官,还遭刑事拘留。

当年,杭州街道全部翻建,屋顶全部亮化,商店全部美化,杭州人却在G20峰会期间被要求外出旅游,周边单位一律放假,学校一律停课。

杭州亚运会再次花费巨资,安保更趋严格,地铁数十个站点停运,有民众质疑“整个城市像个大监狱”。

中国经济陷入困境,中共领导人并无良策,还在想花巨资买面子;钱花了,面子却没挣来。

杭州亚运会徽“潮涌”早就公布了,主体图形由扇面、钱塘江、钱江潮头、赛道、互联网符号及象征亚奥理事会的太阳图形组成。这些设计理念无可厚非,但中共官方硬解读为“整个会徽形象象征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潮的涌动与发展”。

新的历史大潮确实已经到来,但不是中共号称的“新时代”。内外交困之下,中共试图把杭州亚运会宣传成又一次狂欢,实际却恰恰相反。杭州亚运会再次证明了中共在快速走向衰败,任何一次疯狂的举动,都会加速耗尽中共的最后一点元气,令中共红朝坍塌得更快。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亚洲主要国家,都没给中共面子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