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伊朗!塔利班!不带你俩这样恶心俄罗斯的

说,这世界上,两颗茅坑儿里的铁蛋儿,波斯跟塔利班,还在掐。

掐没关系,他俩已经在边境生“磕”过一回了,叮当作响、粪渣火星儿齐飞,但世人貌似都掩鼻侧目,扫一眼就拉倒,没谁真上心,热度都赶不上火车上的“锁喉大姐”。

但这俩铁蛋儿气人的是,你们打架也好、骂架也罢,你们别捎带上别人,两口子掐架骂老王——欺负隔壁。

那位说了,这俩宝器到底怎么了?

咳,他们俩武战暂停、骂战继续,关键是互骂骂得无厘头。

近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再次表示,伊朗希望同英美等西方国家重新建立友谊,并希望解除多项制裁。同时表示,只有塔利班同俄罗斯往来,并在国际上与之匹配,伊朗对此表示谴责并认为塔利班与人类文明格格不入,塔利班如果继续將伊朗和俄罗斯捆绑,必將受到前所未有的报复。

塔利班立即回应:把塔利班政府和俄罗斯捆绑在一起是对塔利班最恶毒的诅咒,是企图孤立阿富汗人民的险恶用心,阿富汗人民不可接受与俄罗斯在国际社会上相提并论,并威胁伊朗继续污蔑塔利班可能会遭到军事打击。

伊朗!塔利班!不带你俩这样恶心俄罗斯的

您瞧瞧,这叫什么玩意儿?你俩不服就练你俩的,长尾巴狗、短尾巴狼,绿毛的肉、白毛的汤,你们干你们的,凭什么都把大鹅捎带上?这不禁令人想起网络上最恶毒的句式,比如,“你才是专家,你全家都是专家”。

这尼玛挤兑大鹅没边儿了,尤其你这俩邦国,臭豆腐会榴莲——名声都不香,你们还一个个的愤怒于对方将你们跟大鹅相提并论,那家伙,义愤填膺的样子,屎壳郎翻白眼儿——瞧不起谁呢。

除了这俩不入流的部落,最跳梁的小哥就属法兰西的马克龙“养眼”了。这位小白脸子,从俄乌开战以来,是左右打摆子,一会儿这了一会儿那的,你都不知道他究竟向着哪头儿。见德意志的朔尔茨都不跟他一起窝囊废了,这小马才终于板起了脸。

就像穷人乍富一样,鸡贼的机会主义者“正义”起来,他比谁都要加个“更”字。马克龙如今就这样儿,他家的武器小兰已经不稀罕,而且你给不给的全世界也都不再上心,大树林中一片叶——有你不多、没你不少,所以马克龙就不得不从犄角旮旯处显神威,以图他法兰西的存在感。

下届奥运会不知道是不是在法国举行,说书人老花我还真没上心,钓鱼运动没有入奥,咱关心它干嘛。但是我注意到,媒体报道,马克龙明确表示:在俄罗斯犯下战争罪行的时候,俄罗斯国旗不能出现在巴黎奥运会上。

什么意思,这是不是说巴黎奥运会不带俄罗斯玩儿了?于是老花我赶紧搜索相关信息,果然,网传,根据俄罗斯体育副部长透露,已经有100多名俄罗斯运动员改变国籍并加入其他国家的队伍。而这当中,有大约50人是来自于奥运项目,包括艺术体操、花样滑冰等。

伊朗!塔利班!不带你俩这样恶心俄罗斯的

唉,这个咱必须理解运动员,竞技体育,黄金年龄就那么几年,比妇女生孩子的年龄要求都严酷。岁数大了生孩子,最多叫高龄产妇,可体育界,还真没有高龄健儿一说。这些运动员从小就付出了血汗,到最后有能力却没机会参加奥运,那是难受,比老花我三天不偷驴都难受。

好在俄罗斯还算大度,允许他们改国籍,这个咱得实事求是地赞一个。您是不知道运动员对体育的酷爱能到什么程度,老花我就知道一位钓鱼老弟,因为太沉迷于钓鱼,媳妇儿都跟他离了。后来别人给他介绍对象,丫倒实诚,每回头次见面,他先跟人家说,“我得钓鱼,你要不接受,咱别的就都甭往下说了”。

所以就老花我个人而言,我感觉你巴黎奥运会应该可以让大鹅运动员以个人名义参赛,但是咱担心马克龙为了表现他的坚定个性,他未必点头。

咱的忧虑不见得多余,因为法国式“幽默”往往别具一格。你比如,在新德里G20峰会期间,试图参加马克龙新闻发布会的俄罗斯记者一进入大厅,便被告知大厅已经完全坐满了。什么意思,不让你进呗。

所以气得扎哈罗娃又一脑门子门头沟,特别指出:法国刻意不允许俄罗斯记者参加马克龙的新闻发布会,俄罗斯要求法国道歉。

这没毛病,法国就是刻意的。您像老花我常去的那个鱼坑,拢共40个正规钓位,人满为患的时候,还能在把角儿增加4个“附加位”呢。你马克龙发布会的大厅,怎么就不能多挤几个人?人多还暖和呢。

这就是成心挤兑你,法国式贼心眼子。

比马克龙更狠的,是欧盟。当地时间9月10日,欧盟委员会已确认,在俄罗斯注册的汽车进入欧盟国家将被禁止。此外,入境欧盟的俄罗斯人不得携带化妆品、行李箱、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皮革和毛皮制品、半宝石和宝石、洗发水和相机。

这特么干脆就说不许鹅人进入欧盟不就完啦?还拐这么大个弯儿。老花我算了算,假如我出门,上述那些东西都不让带,合着我只能裤兜儿里掖几张手纸了,连换洗的裤衩子都没法儿带,因为不得携带的包括“行李箱”嘛,对不对。

您说,打仗就打仗呗,还带这么挤兑人的,大鹅的芸芸众生可真就不容易了。

其实,不容易的还有说书人老花我,老朋友们都知道,老花我还没到退休年龄,但已经没人买我的劳动力了,可是我又酷爱黑坑垂钓,这爱好很糟钱,摄影穷三代、钓鱼毁一生嘛。所以老花我就只能靠说书卖艺赚打赏攒鱼票了,弄好了还能富裕个坑边子的炒饼钱。

可是说书真的不容易,身边的事儿咱基本上没法儿说了,然后咱就只能说别人打架的事儿。可是这个也得小心翼翼的,要不然同样麻烦。

您像昨天,我吭吭哧哧说了半天的书,审核没通过,都下午5点多了,怎么着7点半前也来不及说新书了,所以就转了一段小书场的旧书,供大伙儿解解闷儿。因为正常情况下,我是两天一更新,咱好些书友都算日子等着呢。

伊朗!塔利班!不带你俩这样恶心俄罗斯的

其实咱也没说别的,就说了说那边的战事,还有“普金会”,理论上,都是别家的事情。但这段书也没过,还给我增加了一条“违规记录”,这个很可怕,没发出的也记了“违规记录”,唉。谁不怕违规记录啊,这玩意儿多了,就容易“从量变到质变”了。

所以大伙儿不妨也在小书场留个座儿,“阅悦”,意思是您阅读之后能够愉悦,花间一壶酒,阅悦有缘人。

得,今儿的书,就说到这儿吧。

( 注:本文原标题为《打仗可以,但不带这么挤兑俄罗斯的》。)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伊朗!塔利班!不带你俩这样恶心俄罗斯的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