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全家凑钱咬牙买房,成我“人生不可承受之重”

你有过“被房贷支配人生”的恐惧吗?

眼看前几年房价起飞,不少人综合了眼下工作稳定情况、以及未来偿还贷款的能力后,都急于尽早在房市上车。

但谁也没想到,疫情、“双减”、中概股市场遇冷等多方面的综合影响之下,手里这张房产证却成了人生“不可承受之重”。

对于大部分中国人来说,拥有一套自己的房产不仅仅是增加一份固定资产那么简单,它更象征着一个家庭的稳固、家族经济的传承。

当出现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房产即将断供时,你很难说清楚到底是个人的悲哀,还是时代的命运。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一群面临房贷断供的人,他们之中:

有的人在迈向35岁时遇到裁员,为了保障每个月房贷,不得不停了女儿的辅导班、尽可能减少生活开支,最终靠打日夜两份工保证征信记录的良好;

有的人是教培行业老师,在新婚时倾起所有购置婚房,结婚生子受遇到“双减”政策影响,无法继续支付房贷后,妻子和他提出离婚分房的要求;

有的人在行情好时,不愿继续内卷,毅然决然地裸辞,不料后来好几个月找不到工作,导致每天都担心供不上房贷而失眠;

还有的人一开始做着“夫妻俩,两套房,咬咬牙以后做包租夫妇”的梦,结果因公司人员优化,导致不得不“啃老”让父母帮忙续上贷款。

全家凑钱咬牙买的房子,成了我“人生不可承受之重”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老陈 37岁 原互联网技术经理 苏州

我上一家公司在上海汽车城,离我住的地方大概50多公里。我每天的日常就是跨城通勤,开一个小时的车。

在疫情影响之下,我们公司在去年年底宣布裁员。元旦过后,开始一批一批地找人谈话,当场签字,当场给赔偿金。

同事们都说,要赶在过年发年终奖之前,裁掉一半人员。我看过无数人被HR带领着找到自己的工位,然后又拿着离职证明离开。开年以后,裁员名单上也出现了我的名字。

当时我脑袋里“嗡”地一声,接着马上开始算账:我在这家公司每个月收入2万多,算上当月提成一个月最高能拿到3万多,而前年我们家刚在苏州工业园区买了一套月供就要一万多房子。

工作没了,房子怎么办?

全家凑钱咬牙买的房子,成了我“人生不可承受之重”

我老婆是个家庭主妇,没有收入来源,而且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每个月还完贷款,根本存不了多少钱,失去这份工作就意味着我们要面临断贷的可能。

失业在家的第一天,我虽不需要像往常一样起早跨城通勤,但醒来看到窗户的阳光,内心却是止不住的焦虑。

当天下午我就在招聘网站注册投简历,但如今行情不好,接连几天都没什么消息,好不容易来的面试邀请工资却比上家少了一半,连月供都还不上——我也终于清楚了目前的求职市场,我这样的年纪几乎没有竞争优势。

在家第二个月,我就忘记还房贷了,接到了银行打电话的提醒,换做以往,我都是拿到工资后马上往房贷卡存钱的。如今工资没了,自然也就忘记存钱这件事了。

考虑到接下来经济情况比较紧张,我先是停掉了女儿的课外辅导班,老婆也不买化妆品和衣服了,但即便如此,在家第五个月,我们存款都掏空了,还不上贷款了。

我找银行求情,希望他们能宽限一段时间,但银行说如果逾期是会上征信的。这让我感到特别紧张,踏踏实实过了小半辈子的我在他眼里似乎成了一个老赖。

我赶紧找朋友借钱,打了无数个电话,终于有个大学同学肯借我两万块钱。我又向银行解释,说是自己工作忙忘了还贷,希望没有留下逾期记录。

这次以后,我不敢再在家里休息。紧接着,我也不挑不拣了,马上在苏州找了一份一万多元的工作。尽管领导比我小四岁让我很不自在,但为了生活,只能忍着。

我还同一时间注册了滴滴司机,晚上下班后就去跑四个小时的车,希望打两份工养房、养家。

白天上班已经很累了,但是晚上跑滴滴,心更累。

全家凑钱咬牙买的房子,成了我“人生不可承受之重”

有次跑顺风车去酒吧门口接两个醉酒的年轻人,他们一上了我的车就开始吐,下车后留下一车白酒味。

这时,平台又派单给我,我没来得及收拾又赶忙去接下一位乘客,最后被这位乘客投诉车里有味。

那天晚上,回到家,老婆孩子都睡着了。我从家里悄悄地接了一盆清水,下楼清理车子里别人的呕吐物。那一刻,觉得自己作为男人,活得太失败了。

刘斌豪 37岁 教师 佛山

“双减”之前,我在教培行业工作了10多年,每月到手接近2万元。

这在佛山算是不错的收入,当时预估事业发展比较稳定,就在2017年和女友结婚,并在佛山买了一套120平的房子,每月还贷近7000元。

第二年儿子出生,妻子辞了工作专职在家带娃,我承担了大部分家庭收入来源。

没想到,2021年3月,“双减”政策下来,我在的公司陆续关闭了几个校区,我虽没有被裁员,但一下少了生源,每个月只能拿2800元底薪,根本不够还贷款。

那段时间我压力很大,明明无事可做,但依然每天到办公室假装备课,觉得只有这样才心里好受一点。

我也想过跳槽去其他行业,但如果不做老师,我似乎没有其他一技之长,相比之下,那些被裁的员工还能拿补偿款,比我这样熬着好多了。

自公司出事后,我和妻子也因为钱的问题吵了几架。她不理解政策对教培机构的影响,反而一门心思埋怨我之前太老实,没有想办法多捞钱。

谈了几次,发现我俩三观越来越不合,我也不再和她倾诉苦恼。

屋漏偏逢连夜雨。6月份,我忽然感觉背酸痛难耐,医院检查后说是尾椎骨长了个瘤子,压迫到神经,建议手术,手术费用接近6万元。

我当时就很崩溃,我连房贷都快供不上了,哪里来的钱再做手术?但腰痛实在要人命,最后还是挪用了之前存的老本动手术,还在家休养了半个月。

就是这请病假的半个月,老板忍不住了,借探望我的借口来家里拐弯抹角地劝我辞职。但我假装听不懂,等老板走后没多久,我就咬牙回去上班了。

我在家休养了大半个月,我的上司来探望我,话中听出劝我辞职的意思,我装傻躲了过去。在家期间我跟妻子的争吵越发的多,她怨我生病让存款见底。

接下来的几个月,存款几乎都拿来还贷款了。我算了下家里的积蓄,剩下的存款肯定熬不到明年,但如果逾期影响银行征信,接下来的日子更麻烦,我不得不开始找亲戚借钱。

年底,妻子和我提了离婚,她的要求是抚养权归她,但我每个月需要支付3000元的抚养费。她说,如果供不上房子,就把房子卖了然后按协议平分房款。

我父母听后十分生气,毕竟首付大部分是他们出的,他们是万万不愿意和妻子平分房款。妻子见我不肯让步,坚持要把房子以高于市场价20%的210万价格挂出去,这样她能多分点。

全家凑钱咬牙买的房子,成了我“人生不可承受之重”

这期间虽然有不少人看房,但因价格高,都没有提出交易。我多次电话前妻,她一副不急的样子,然后骂我没用,一点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心里憋屈,不曾想离个婚还要在卖房上遭罪。

2021年的跨年夜,我是一个人独自在这栋住了5年的房子过的。为了逃离这种状态,我对前妻撂下狠话,“下个月我不准备还房贷了,如果银行查封,有可能低价卖出,你到时一分钱也得不到。”

她在电话那头沉默了10秒,最后让步,把房价压低了20万。很快中介传来消息,有客户愿意成交,我快速办完交接,此刻我终于感到了真正的解脱——为了卖房,我跟前妻讨价还价多次,耗尽我所有心力。

这套房子是个大三居,但是希望尽量买大一点的房子,我们可以安安稳稳在这里过一辈子。

没曾想到,这个曾经寄托着我和前妻无数美好日夜的房子,却成了压垮生活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海 Anne 30岁 金融行业

作为一个学法律的“理性人”,按理说我不应该让自己置于房贷断供的境地。

但事实上,从去年3月到8月,我卡里没有一分钱到账,每个月却还要交一万多的房贷。每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都在算,我的存款还能撑多久,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工作?

我的房子是2018年在上海松江买的,4万多一平,总价400多万。这套房子是新房,地铁40分钟能到徐家汇,在上海算是性价比不错的房子了。最重要的是,当时我们家最多也就只能凑出一百多万首付。

购房后,我每个月的房贷大约有一万多。我本身在一家国有银行工作,公积金每月5000块,但工资到手只有9000,每个月还完房贷后只有4000元不到。庆幸的是,当时公司提供宿舍,减轻了我的供房压力。

尽管国有银行的工作非常稳定,但我所在的银行招人少,事情又多,常需要工作到晚上11点,忙到大家受不了了,一些女员工索性就怀孕休产假,把工作交接给其他的同事。

全家凑钱咬牙买的房子,成了我“人生不可承受之重”

2021年初,同组的一些同事休产假,工作量被分摊到我头上,过载的工作量,让我考虑辞职。

那时正好赶上一波小牛市的尾巴,同在金融领域的朋友建议:现在是跳槽的好机会。但没想到,离职后,我投了几十份简历,只拿到5、6个面试。

有时候,明明和面试官聊得很好,但左等右等,却都等不来下一步通知。

辞职后的第五个月,我实在扛不住漫长的煎熬,开始失眠。之前工作我存了8万左右,本以为够自己浪一段时间,眼看着钱越来越少,我开始害怕,再不找到工作,我就会断供了。

我不得不降低找工作的标准,终于拿到一个初创型银行的Offer。但我其实不想去,从行业TOP的银行变成初创型银行,这个落差我有点受不了。

在拿到这个Offer之后一周左右的时间,我收到了一家排名中上的券商的面试邀请,接到电话时,我正好有空就去了。

我之前没有了解过这家券商,何况它招聘信息显示的月薪并不高,所以我也只是抱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看看”的心态去的。但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整体的态度比较松弛,聊下来对彼此的观感竟还不错。

很快,我拿到了二面邀请,同样相谈甚欢,在二面结束后的3个小时左右,我拿到了Offer。

入职后我才知道,证券行业涉及到的项目、效益奖金比较多,综合算起来,我的年薪比之前翻了一倍。看着银行卡里重新增加的收入,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2022年开春后,我明显感觉到市场环境不好。朋友也告诉我,一家行业TOP的券商今年在缩减招聘预算。

我很庆幸,在去年卡着小牛市的尾巴跳槽出来找工作,最后也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如果是今年再行动,那肯定会断供了。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全家凑钱咬牙买房,成我“人生不可承受之重”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