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习近平的"手段"!中国市场惊现非同寻常一幕

当吉林省中研高分子材料于9月20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时,它成为了今年在中国国内市场上市的第200家公司。这些公司共筹集了超过400亿美元,超过了在华尔街筹集的金额的两倍,几乎占全球总额的一半。

然而,自1月份以来,中国的基准CSI 300指数已下跌了14%,在2022年下跌了五分之一。与日本和美国等其他主要市场相比,该指数表现不佳,投资者担忧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以及房地产行业的流动性危机会加剧。

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看似停滞不前的市场迎来了数百家新公司的情况非常不寻常,这是北京在过去一年加大了政策转变的结果。

习近平主席意在促进对符合他对控制、国家安全和技术自给自足的优先事项的投资,并利用股市来引导资本,以重塑中国经济。

高盛首席中国股票策略师刘劲津表示:“以前的套路是每当经济增长疲软时,就刺激房地产市场或修建基础设施,但这已不再相关。”“与此同时,IPO市场仍然相当活跃,显然有政策激励将资本引导到被认为对中国具有战略重要性的领域。”

投行里昂投资资讯服务(上海)中国微观经济研究部主管Lance Noble表示,新方法的重点在于协调政府、产业、金融、大学和研究实验室的资源,加速技术突破,并帮助减少中国对西方的依赖。

然而,让市场为国家的优先事项服务,与过去的政府管理方式和习近平于2012年成为党领导人后最初提出的亲市场立场有很大的不同。

複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表示:“这些措施和改革正在与相对市场导向的市场机制相抵触,政策指导与市场预期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他补充说,无法保证说服中国的IPO投资者积极支持新的上市公司,或者依赖大型资产管理公司和保险公司成为芯片制造商或电动车制造商的长期投资者,是否会导致为普通中国人创造工作和财富的程度,达到之前通过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所做的那样。

习近平的

(截图自金融时报)

习近平的

(图源:Dealogic、金融时报)

“新的全民系统”

习近平大约一年前表示,中国需要动员一个“新的全民系统”,通过“加强党和国家对重大科技创新的领导,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以加速战略领域的突破。

“新全民系统”中的“新”和“市场机制”的提法使习近平的愿景与毛泽东在1949年至1976年统治中国时提出的愿景有所不同。毛泽东最初的“全民系统”包括苏联式的自上而下的经济计划,实现了卫星和核武器等技术进步,但没有带来群众的繁荣。

习近平的

习近平在政府层面加强协调创新资源的呼吁是在中国地方政府在地方芯片制造商进行的一系列灾难性的风险投资以及对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腐败指控之后提出的。该基金是中国半导体战略的关键参与者之一。

该基金通常寻求在政策目标与投资回报之间取得平衡,将利润重新投资于整个产业。但它因频繁资助低成本和盈利能力强的芯片设计公司,而未能帮助高端中国芯片制造商赶上韩国、台湾和其他外国竞争对手而受到批评。

高盛的刘劲津表示,关键在于让半导体制造、生物技术和电动汽车等领域的公司上市。在股市投资者的支持下,它们可以扩大规模,帮助填补中国房地产市场规模减小留下的消费支出缺口。

红绿灯系统

习近平政府已经将数千亿美元从所谓的政府引导基金投向了上市前公司,以服务国家的优先事项。现在,它正在加速上海和深圳的IPO,同时通过启动两个交织在一起的系统,淘汰了低优先级行业公司的上市尝试。

国家范围的“注册制”上市系统于2月份推出,使中国股市上市的正式流程更加透明,并终止了中国证监会对每个IPO申请进行官方审查的常常冗长的过程。

同样重要的是一个幕后的“交通灯”系统,监管机构在这个系统中非正式地指示中国投资银行应该上市的公司类型。像饮料制造商和咖啡店和餐厅连锁店等公司被给予“红灯”,实际上禁止它们上市,而那些在战略上重要的行业获得了“绿灯”。

上海一家大型券商的一名董事表示,官员们显然“试图推动像高科技制造、可再生能源和其他新经济相关行业这样的战略性领域上市,筹集资本并蓬勃发展。”这名董事补充说,这些领域的上市进展迅速,而不符合政策制定者优先事项的公司将没有所需的投资银行支持,无法上市。

如果新上市公司的股票立即被投资者抛售以在交易的前几天价格显著上涨时获利,这种方法可能会遇到困难。

监管机构通过延长“锁定”期来防范这种风险,在此期间,参与IPO的中国投资银行和其他机构投资者不得出售股票。

太平洋证券研究院非银分析师夏芈卬说:“让这些投资者长时间锁定股票会使股价保持稳定。”“这将推动上市公司专注于改善盈利能力,让[IPO]投资者承担投资风险,同时让他们享受股息回报。”

监管机构还限制了公司内部人员(无论是董事、上市前支持者还是所谓的锚定投资者)出售股票的能力,特别是如果公司的股价跌破发行价或未向股东支付股息。

在这些变化宣布后的第二天,至少有10家在上海和深圳上市的公司取消了内部人员计划中的股票出售。特本证券对新规的影响进行的分析显示,中国所有上市公司中将至少有一部分股东无法出售股票。

市场纪律

这种对资本市场的新的协调方法已经导致官员们竭力遏制的混乱局面。一个主要的担忧是,大量新公司的上市拖累了已上市公司的估值,这是因为个人投资者通常会出售已上市公司的股份,以筹集资金,用于竞拍新上市公司的股票。

今年上市潮给更广泛的股市带来的下行压力如此之大,以至于中国证券监管机构最近宣布计划减缓新上市的速度,以“提振资本市场投资者信心”。

习近平的

(图源:彭博社、金融时报)

但是,这一努力迄今为止没有产生明显的影响。即使在削减交易费用以提高交易量的意外举措宣布的那一天,市场仅上涨了约2%,而2008年削减交易费用导致股价上涨了9%。

鉴于市场未能像过去那样做出回应,当局正在鼓励各种国内机构投资者购买和持有战略性行业的股票,以支撑价格。这方面的最新举措是在本月早些时候,中国的保险业监管机构降低了对国内股市的指定风险级别,以促使通常谨慎的保险公司购买更多股票。

这些措施表明,习近平所说的“充分发挥”市场作用伴随着一个重要的条件:这些市场将明确而频繁地接受来自党和国家的指导。

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师Thomas Gatley表示:“他们让这些公司上市,让它们变得有吸引力,因为它们有政府补贴或享受低税收。”“这个战略是市场驱动的,但不是完全由市场驱动的——政府的大拇指在起作用。”

高风险业务

并非所有人都对中国股市中国家角色的增强感到高兴。对于仍然可以自由卖出中国股票的人,即外国投资者,他们在今年出售中国股票时毫不犹豫。

根据基于股票交易所数据的《金融时报》计算,上个月,通过香港和内地证券市场之间的市场联接进行交易的离岸投资者出售了创纪录的120亿美元的中国股票。基金经理表示,中国正处于一场结构性的降级中,国际投资基金正在永久性地减少他们认为应该分配给中国股市的资本比例。

这破坏了长期以来旨在说服外国基金经理增加在中国公司的持仓的努力。

当时,人们认为国际资本将有助于抑制股价的波动,有助于推动倡导市场的改革,结果中国证券被包括在大型指数跟踪基金使用的全球基准中。

如今,随着外国基金纷纷抛售所持股票,交易员和策略师们表示,中国由国有投资者组成的“国家队”正忙着买入股票,以防止更严重的市场崩盘。

习近平的

(图源:彭博社、金融时报)

刘劲津表示:“过去几个月,与政府相关的实体对股市的参与度大幅上升。”“他们一直在购买的东西与长期战略行业非常吻合。”

但中国金融业的资深人士表示,这种做法是不可持续的,并警告称,仅仅为了支撑估值而将资金投入战略股票是对资本的浪费,这些资金本可以用在更有效的地方。

“(政策制定者)不是通过改变供给或需求来改变市场预期,而是引导买入并持有资金进入市场……从长期来看这行不通,”中国最大券商之一的一位投资银行家表示。

“钱不应该这样花,”这位银行家补充道。“他们这麽做的原因是因为这是最简单的选择。”

控制成本

一些投资者警告称,政府对股票投资的控制不断扩大,可能会对中国股市在国内和全球的吸引力造成持久损害。

总部位于伦敦的极地资本(Polar Capital)基金经理Jerry Wu表示:“至少,投资者希望看到政策制定方面出现一致和持续的趋势,表明中国决策者再次成为实用主义者,他们关心经济增长和私营企业。”

但複旦大学的张教授警告称,“以前的市场导向道路与目前新的全民路径之间存在紧张关系……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会持续下去。”

即使中国股票市场的混乱最终消退,政策制定者计划转向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经济,通过大规模投资为习近平的政策优先事项提供支持,也有理由质疑其结果是否能够达到他的愿景。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青睐的科技行业——半导体、电动汽车、电池和其他高端制造业——根本无法提供中国高层领导人预期的就业机会规模,也无法推动消费支出水平。

“专注于科技投资有两个问题,”北京大学金融学教授、卡内基中国高级研究员Michael Pettis表示。“首先,与之前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相比,科技行业的规模非常小;其次,投资科技并不一定会让你变得更富有——它必须在经济上可持续。”

不断上涨的股价可能会为中国中产阶级创造强大的财富效应,就像过去上涨的房价一样。但政府未能在今年推动股市上涨,进一步削弱了散户投资者的信心。如果中国股票长期落后于其他市场,这可能开始对家庭支出产生负面影响,进一步削弱经济增长。

中国金融独立专家Fraser Howie指出,不仅中国,全球范围内,人工智能、半导体和电动汽车是热门投资标的。

“一年前,每个人都在谈论中国如何成为全球人工智能的领导者。然后,ChatGPT出现了,所有人都说:‘哦,好吧,也许市场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麽愚蠢。’”

他指出,人工智能相关股票的全球上涨基本上排除了中国公司和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在纽约上市。那次IPO为Arm的母公司软银(SoftBank)筹集了50亿美元,超过了今年在中国上市的任何一次融资。

“习近平希望所有这些东西,但他希望以特定的方式获得,因为自给自足和政治控制对他来说非常重要,”Howie指出。

“这是有限制的。这就像是在说,‘你必须在一只手被绑在背后的情况下做这一切’。”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习近平的"手段"!中国市场惊现非同寻常一幕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