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许世友漂亮女儿终身未嫁之谜:与林彪儿子的往事

这姑娘漂亮吧?我一说破,你就会觉得她还满像她爹呢!

终身未嫁之“斯芬克斯之谜”

我与许华山相识于1992年秋,当时她是美国洛杉矶玉山公司的总裁。她有在我市(县级市)投资的意向。接待她的是市委书记朱福生和我,外经局局长和政府办公室主任亦在座。谈判结束后,我们在秦园宾馆(1994年,国务院总理李鹏夫妇来我市,就下榻在秦园宾馆。博主注)设宴款待。许华山不苟言笑,不好嘻闹,致使酒宴的气氛索然无趣。当天晚上,恰好广州歌舞团在我市体育馆演出,朱书记邀请她同去观看,她婉言谢绝,请她到五楼小舞厅唱歌跳舞,又遭谢绝。这一年的平安夜,我和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著名飞机设计师乔新教授亦只是同她在南京金陵饭店的大厅坐坐。一位高干子女,竟如此内向、自闭,她对我来说,实在是个谜。

1993年4月,我率团赴美考察,此时的许华山给我的感觉竟判若两人。我不由想起瞿秋白说过的一句话:你焉能剖白于自身,他人岂能了解你人生?!(出自《瞿秋白文集》《饿乡紀程》篇或《赤都心史》篇)在美国,由于我和她接触较多,年龄相差亦只不过三岁,我们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在波伊斯的最后一个晚上,她在我的那个完全是印第安人风情的房间里待的时间很长。我们的话题广泛,不过我完全处于被动状态,多半是她问我答。其中有一个问题令我终生难忘。她似乎漫不经心地问我:“你对独身有何见解?”对这一发问,我有点茫然不知所措。稍加思索,便说:“借用列夫.托尔斯泰的一句话吧!他不是在《复活》中就是在《安娜卡拉列娜》中说过,大凡过了27岁,依然独身的话,几乎没有一个人在精神上不曾萎顿下来。”“那你不主张独身啰!”“是的。”“不过,在美国,独身并不意味着没有性生活。”“即便如此,我也不主张独身。夫妻者,终生伴侣也!尤其作为女人,不但要结婚,最好还要生子。这才算一个完整的女人。”“或许你讲得不无道理。不过,对于这个问题,每个人的抉择,自有他的说不清道不明的道理。”在说这句话时,一种无奈分明写在了她的端庄的脸上。接着,她又问我:“你对九.一三事件有何见解?”或许由于夜深的缘故,我竟言不由衷地回答:“莫谈国事,莫谈国事!”显然她有点失望。我亦后悔如此回答,似乎不太礼貌。倘若我和盘托出对林彪事件的真实想法,说不定她会敞开心扉,向我诉说她的鲜为人知的人生境遇。

许世友漂亮女儿终身未嫁之谜:与林彪儿子的往事

许世友之女许华山

那次在波伊斯我和许华山的谈话,已经过去二十一个年头,然而当时的景象却久久挥之不去。她缘何非选择独身不可呢?又缘何单单提起九.一三事件?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1998年年底,在曾是林立果的妻子张宁所写的《张宁自己写自己》一书中总算找到了答案。尽管张宁只是轻描淡写,甚至很含蓄、狡猾,还是未能逃过樵夫的眼睛。

1、林立果与许华山的恋情

张宁写道:“许家有几个女儿,其中一个当飞行员(即许华山),与林立果熟悉,对林立果印象不错,人长大了很自然涉及婚恋问题,各人考虑的因素和择偶标准不同,产生一些误解不愉快,林立果就老躲着这位女公子”(张宁:《张宁自己写自己》第84页)。这分明在为林立果辩解。什么择偶标准,林立果的择偶“标准”就是唯“美”,就是挑一倾国倾城的女子。一个“躲”字亦道出了是林立果抛弃了许华山而另寻新欢。

2、许世友、田普的干预

许华山是许世友、田普的掌上明珠,对于爱女在婚恋上遭此挫折岂能不闻不问。为促使林、许两家结为秦晋之好,出棋亦不少。

1)田普做媒

为彻底断掉林立果对张宁的念想,田普急于将张宁许配给江苏省一号造反派头目、时任江苏省革委会常委的曾邦元。尽管曾邦元是文化大革命中叱咤风云的人物之一,然而,就是再借给他十个胆,也不敢同林彪的公子林立果争芳夺艳。

2)拒绝中央军委调令

“1970年5月,叶群用中央军委名义正式下达调令”(即调张宁进京)。而时任南京军区干部部长的田普竟“决定扣下我的档案……一南一北两位夫人闹对立,一个是副统帅夫人,一个是‘诸侯夫人’,都是权势炙手可热的不可得罪的人,南京军区无人再敢插手这件事。”“田姨脾气大是出了名的,叶群不愿意得罪她,想出以迂回方法麻痹她,待以时日再作打算。此事一搁便是一年,拖到1971年6月初。”(张宁:《张宁自己写自己》,第134、135页)“后来才知道,叶群通过南京军区的‘内线’一直在监视田姨的动向,时间久了,田姨也松懈了,没有再控制我的档案。此次田姨去上海开一个星期的会议,便有人向叶群密报:‘乘着田部长去上海开会,正是个机会,要调赶快调,等她察觉了再想调就难了,不知要等多久。’这就是限我四天之内离开南京的原因。叶群的迂回战术终于成功了。”(张宁:《张宁自己写自己》,第138页)

3)田普亲临林彪家

究竟是谁坏了许华山与林立果的好事,又是谁把张宁与林立果撮合在一起。田普决定亲自进京一探虚实。“她一进京就摸到胡敏(邱会作老婆,林立果与张宁的穿针引线人。)这个主,顺藤摸瓜地进了林家,见到叶群田姨将一肚子恼怒泄到胡敏头上。叶群玩两面派装糊涂,回避田姨提出的实质性问题。田姨见谈不出结果,要求看望林彪,叶群嘴上答应,偷写一条给林彪:‘田普要见你。她对胡敏有意见,说话要小心’。田姨见到林彪不知怎地改变了主意,问候几句便退了出来。田姨回到南京气愤不已。”(张宁:《张宁自己写自己》,第134页)

为了女儿的婚事,田普可以拒不执行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千方百计阻止将一个普通舞蹈演员的档案调入北京,可以亲临副统帅林彪家“兴师问罪”,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而中国第二夫人叶群竟然“不愿得罪”许夫人,调一份档案亦只能趁许世友、田普不在南京时偷偷进行,张宁第二次进京,用张宁自己的话说竟是“林立果‘偷我第二次进京”。(张宁:《张宁自己写自己》,第80页),至于林立果都不敢来南京,“田普正愁抓不住你呢,你倒自己送上门去,当心许和尚把你扣在南京。”(叶群与林立果的谈话,参看《张宁自己写自己》第84页)可见当年林立果与许华山的恋情已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显然,在林立果、许华山的婚事上,叶群、林立果是愧对许家的。

林立果、许华山婚变,不仅对许华山在情感上,是莫大的伤害,对许家更是一种羞辱。对于寻常人家,虽说不幸,然而反转180度,世界大得很,重新择偶罢了。而对于许家,许世友,乃一方诸侯,一家藩王,这口恶气实在难以咽下啊!须知,林立果,“储君”之“太子”,许华山则亦是名符其实的“许郡主”,当初他们俩的恋爱,是不可能绕过他们的父母的,至少叶群是知情的,甚至是认同的。张宁所说的“叶群玩两面派装糊涂,回避田姨提出的实质性问题”,就是一大佐证。

然而,林、许婚变,伤害最大的莫过于许华山了。林立果是许华山的初恋。我们是过来人,初恋的感觉是美好的,是刻骨铭心的。正因为如此,对于初恋的失恋,往往会引发一个人的身心全然崩溃。许华山出生侯门之家,这对于她就择偶而言,未必是一件幸事。公、侯之家的千金小姐择偶,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往往讲究门当户对。许华山首选的是林立果,竟是“储君太子“,中国一号男,即使能修成正果,亦未必终身幸福,而一旦未果而不得不二次择偶,则就大大不幸了。

许华山择偶的“可行域”原本很窄,加之不可能轻易降格以求,到头来往往高不成低不就,只能是佳期一误再误了。就我所知,许华山的自尊心特强,自我期许值很高,她岂能忍受林立果移情别恋,尤其令她不能容忍的是从中夺爱者竟是张宁。须知,张宁是她的发小,许世友、田普对张宁视同己出,许世友还是张宁父亲张富华少将临终托孤之人。(参看《张宁自己写自己》第7页)可见当年许华山失恋,精神上蒙受的打击何其深重。

许华山恨叶群,恨林立果,也恨张宁。许华山终身未嫁,固然原因诸多,然而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她的人生旅途中,遭遇了她的冤家林立果。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许世友漂亮女儿终身未嫁之谜:与林彪儿子的往事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