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内部暗杀花样多 习近平防不胜防

内部暗杀花样多 习近平防不胜防

中共国务院办公厅出入的门,应算中南海的后门;可能是“勇士后门入帝宫”之处。

沈舟评论文章:习近平整肃火箭军应与政变、暗杀预言有关,但除了火箭军之外,其它军种也可能发动兵变、政变。《推背图》说,“东边门里伏金剑,勇士后门入帝宫”,似乎刺杀就发生在中南海,而且应该是近身刺杀。

习近平安保团队面对各种各样的暗杀方式,恐防不胜防。

中南海的“后门”如何防范?

《推背图》第四十六像,谶曰:黯黯阴霾,杀不用刀。万人不死,一人难逃。

颂曰:

有一军人身带弓,只言我是白头翁。

东边门里伏金剑,勇士后门入帝宫。

“勇士后门入帝宫”所描述的刺杀场景,像是即将发生在中南海。若按白话理解,外面的刺客可能从中南海的后门进入。

中南海的后门原为褔华门,已经不存在了。中南海原来有南院、北院之争的说法,即南院的中共中央和北院的国务院之间可能不同调。李克强退休后,类似的不同调应该消失了,李强对习近平马首是瞻,至少表面上如此。

中南海北院的国务院,是指中共国务院办公厅,服务于中共总理、副总理,工作人员出入的门,算中南海的北门,也就是后门。

“勇士后门入帝宫”如果真的发生,“勇士”应该从国务院办公厅的门进入中南海。

《推背图》明里暗里说的是刺杀,但称刺杀者为“勇士”,相当于给予了正面肯定。古今中外,暗杀、刺杀不算光彩行为,通常会被谴责。然而,《推背图》中却直接用了“勇士”一词。

中国历史上的刺客,确实有被当作“勇士”传颂的,比如“荆轲刺秦王”,只是未能成功。曹操也曾试图刺杀董卓,也未成功,只好赶紧逃离;但没有受到大多数人谴责,反而有不少人认为曹操有大义,愿意投靠曹操。吕布成功刺杀了董卓,算是大功一件。他们可以被称作“勇士”,主要因为刺杀的对象不得人心,他们刺杀的行为还被更多人认为是行大义或“替天行道”。

《推背图》用“勇士”形容刺客,等于提前赋予了刺杀的正当性;或者说,“勇士”虽然做了一回刺客,但算正义之举,而且不会滥杀无辜。相比之下,试图保护、阻止刺杀习近平的人,反倒失了底气;或者说,有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了。习近平种种躲避、防范刺杀的举动,似如临大敌,外界谈论时,更多带有讽刺之意。

内部暗杀花样多 习近平防不胜防

中南海的正门是新华门(原宝月楼);东门是西苑门,可能是“东边门里伏金剑”之处。

中南海的“东边门”在哪?

《推背图》还说道,“东边门里伏金剑”,似乎更直白些,应指宫廷之中埋伏了刺杀者。

中南海曾是皇宫西苑,连接宫城和西苑的门,被叫做西苑门,是相对宫城而言。对中南海而言,新华门(原宝月楼)应是正门,西苑门就变成了中南海的东门。

如果直白理解“东边门里伏金剑”的话,刺杀者可能提前埋伏在中南海的东门——西苑门,待习近平走过时,忽然行刺。不过,习近平走西苑门的次数应该很有限,刺杀者恐怕等不到。当然,刺杀者也可以先埋伏在西苑门,待夜深人静时,再潜入南海的瀛台刺杀。

如果“东边门里伏金剑”只是一种隐喻,那么中南海里的任何地方都可能埋伏刺客,在预示中南海内部有人直接参与刺杀,禁军警卫可能变成刺杀者。

习近平居住的南海瀛台,只有一条小路能够上岛,一般人恐怕难以接近。只有习近平的贴身警卫、服务人员,才能进出瀛台,但如果他们当中有人参与刺杀,几乎就无法防范了。

“东边门里伏金剑”,也可能是指瀛台建筑群里的东门,或暗喻刺杀者就埋伏在习近平门口。

如果习近平本人及其随从也这样解读预言,那么身边的警卫、服务人员都难以被信任。刺杀者可能使用刀、枪,但《推背图》又说,“杀不用刀”。如今的刺客更多可能用枪,也可能用炸弹或定时炸弹,也算“东边门里伏金剑”。

还有一种可能是暗自下毒,那么习近平的饮食就需要提前试毒;古装片中太监为皇帝试毒的场景,就有了现实版。

据传,习近平出访南非,带了500人的随从,全套用具、家具、餐饮等都从中国运去,等于临时搭建了一个行宫。如果属实,表明习近平确实随时随地都在防止可能的刺杀、下毒等。

内部暗杀花样多 习近平防不胜防

《铁板图》下边写着一行字:白羽毛鸟儿撞死在山这边。(网络图片)

“白羽之鸟”撞死在哪里?

《铁板图》最后一页有明确的画像,一只“白羽之鸟”撞死在山间,其它四只黑鸟飞走;被认为预言了中共第五代党魁习近平的结局。习的正体字“习”,上面是“羽”,下面是“白”。

“白羽之鸟”撞死在山间,应该也是一种暗喻;如果一定要直白理解的话,则预示习近平可能死于某座山前。

北京市区内也有几个小山,离中南海最近的,是宫城北侧的景山。景山应该算不吉之地。李自成攻破京城时,明朝最后一个皇帝明思宗崇祯自缢于万岁山的一株老槐树上。清军入关后,将此槐树称为“罪槐”,用铁链锁住,皇族、文武官员路过此地都要下马步行,以示对明思宗的尊敬。后来“万岁山”改称为“景山”。

如果习近平被逼入绝境,是否可能步崇祯的后尘;或者有人逼迫,令他就近前往景山,大概算“被撞死”在景山。当然,北京还有一些有名的山,如香山、八达岭等。

如果“白羽之鸟”撞山只是一种比喻,那么习近平“被撞死”之地可能不限于北京,也不限于某座山。《铁板图》中显示,“白羽之鸟”撞山之处有明显的血迹,虽无文字表述,但暗示“喋血”之意。

习近平可能在中南海之内“喋血”,也可能在中南海之外“喋血”。习近平为了防止被防空导弹击中,尽量坐火车专列、不坐飞机;但火车可能发生碰撞事故,穿越山洞时也可能撞山。“白羽之鸟”或许没有撞山,但可能因撞车、撞机,导致“喋血”而亡。

火车在铁路线上行驶,如果两列车距离太近,可能发生追尾事故。2011年7月23日晚,甬温线浙江省温州市瓯江特大桥上,北京开往福州的D301次列车,与前方杭州开往福州的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事发前,D301次列车时速180公里,D3115次列车时速20公里。D301次列车司机当时紧急减速至100公里,列车碰撞后,D3115次动车第15、16节车厢脱轨,D301次动车第1、2、3节车厢脱轨并坠桥,第4节车厢脱轨、竖着悬在半空中;事故最终公布40死、172人伤。

内部暗杀花样多 习近平防不胜防

2011年7月24日,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后的俯瞰图。(Getty Images)

习近平专列若速度过快,也存在追尾事故的可能,即便在100公里速度的撞击之下,已有实例证明会造成何等伤亡惨状。若有人故意把另一列车导引到同一线路,甚至对开而行,极易导致碰撞、车毁人亡。

习近平专列为防止有人在铁轨上放异物,不排除先有清障车在前,专列在后,也有追尾的可能。若线路上没有清障车,或其它列车早早被清空,为了防止有人破坏线路、导致脱轨,势必要在沿线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不让任何人靠近。被调往铁路沿线的军人或保安人员中,若有人趁机图谋不轨,就更加难以防范了。

1971年林彪坠机而亡,1972年中共曾下发文件,通报了林彪之子林立果等策划的《571工程纪要》,略去了声讨毛的檄文,称其为政变计划,还罗列了八种刺杀毛的手段,如炸火车专列或铁路桥、使用火焰喷射器、以及用手枪刺杀等。

这些方法现在仍然可用,如今还有更先进的肩扛式反坦克导弹,若用来打火车,或许打不穿防弹钢板,但足够的冲击力可能导致列车脱轨,若在桥上、高坡之处,或进入山洞时,列车脱轨后翻滚、坠落、碰撞,如同撞车一样。

内部暗杀花样多 习近平防不胜防

2020年3月10,习近平视察封城中的武汉,楼顶部署了狙击手,据称主要瞄准当地警察。

狙击手一枪可毙命

2017年,加拿大特种部队一名狙击手在伊拉克执行任务时,在3,540米距离外,成功击毙一名“伊斯兰国”(ISIS)恐怖分子,创下世界纪录。这名狙击手和观测员部署在一栋高楼的楼顶,使用一把0.5英寸(12.7毫米)口径的TAC-50狙击步枪射击,子弹飞行了大约10秒后击中目标。

中共军队、武警、特警里也有大量狙击手。2020年3月10,习近平视察封城中的武汉,有爆料称武汉公安得到了“特别指令”,他们的枪里都不能装子弹,还要离习近平尽量远一些。当天,据称有中央警卫局的狙击手在楼顶,瞄准的主要是武汉当地的警察。

如果这些狙击手瞄准习近平,岂不是一打一个准?策划政变、暗杀的人若派出刺客,同样可能使用狙击步枪暗杀习近平,也符合《推背图》中所说的“万人不死,一人难逃”。

习近平9月6日至8日在黑龙江视察,所到之处的楼房不能开窗,还要拉上窗帘,应该就是怕有狙击手刺杀。从单兵武器的角度看,狙击步枪更类似以前的弓箭。

习近平9月8日视察第78集团军,但9月10日才报道。此时,习近平应该早已离开黑龙江,坐专列回到北京。习近平的行程不提前预告,还不及时报道,因为可能透露习近平的大概位置。

内部暗杀花样多 习近平防不胜防

2023年2月18日,一名乌克兰士兵在巴赫穆特(Bakhmut)前线把小型炸弹装载到无人机上。乌克兰军队一直用无人机攻击俄军步兵和装备。(John Moore/Getty Images)

无人机也很危险

军用、民用无人机的界限在乌克兰战场已经不存在,只要能携带有效载荷,都可能成为武器,当然也可以用来刺杀。个人可以操作小型无人机攻击,蜂群攻击的成功率大为提升,算新式远程武器,能实施精准刺杀。

美军最近公布了制造、部署数千架无人机的计划,针对中共的1000个目标。中共也在发展无人机和蜂群战术,应该主要针对台湾,目前还不具备大规模攻击第一岛链外目标的能力,但用于刺杀算足够了。

中南海周边地区应该早就禁止无人机,并设立了预警系统,可确保习近平能及时躲入地下掩体。

习近平到各地视察,也会提前禁止无人机。习近平的防弹车能抵挡一般无人机的攻击,甚至可以抵御反坦克导弹。习近平下车后,在室外活动时,要防止无人机袭击有些难度;需要设置一个半径大得多的防卫、警戒圈,确保无人机出现时,有足够的时间预警,习近平可以迅速躲入防弹车内,或躲入室内。

习近平需要防的不只是火箭军的导弹,其它军种、武警、公安以及雇佣杀手,都可能对他的人身安全构成威胁;最致命的应该是中央警卫局。前中央警卫局局长王少军4月26日死亡,新华社7月24日才公开,显得蹊跷。

习近平及其随从们应该一直在防止“东边门里伏金剑,勇士后门入帝宫”;但真能从预言中解脱吗?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内部暗杀花样多 习近平防不胜防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