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这次布拉格会议,中共头更大了

1、惊爆:北戴河习被元老骂了,他这样辩解

据日本媒体惊爆,今年夏天的北戴河会议中共党内形势发生了巨大逆转,曾经如日中天的习近平由于施政接连出现失误,遭到党内元老前所未有的斥责,习近平由于无法为自己开脱,只有将责任甩锅给他的三位前任来搪塞。

最近,日经高级特派和社论作家Katsuji Nakazawa撰文指出,北戴河会议的非正式讨论从未正式披露,但今年闭门会谈的细节已经开始浮出水面。这次秘密会议与习近平2012年就任中共总书记以来举行的前10次北戴河会议截然不同。

消息人士称,在今年的聚会上,一群退休党内元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斥责习近平。根据收集到的信息,习近平后来向他最亲密的助手表达了他的沮丧,以后也就出现了很多躺平的迹象。

据悉,这次北戴河会议是在没有党内最知名元老出席的情况下举行。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于去年11月去世,而现年80岁的胡锦涛自去年10月在党的大会上被羞辱性地护送出人民大会堂以来,也未去北戴河。

目前,的中国政治经济和国际环境一片衰败景象。经济正以自20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以来从未见过的方式衰退。房地产行业一片混乱,主要开发商恆大集团的困境就是一个例证。青年失业率恶化到了今年夏天中共当局停止发布数据的程度。

此外,外交部长秦刚因不明原因被免职,外界对外交部长的怀疑仍在继续。这场动荡让许多共产党的元老们感到了政权不稳的恐惧。

消息人士称,北戴河之前,党内元老们召开自己的会议,总结自己的意见,然后传达给了习近平。随后,只有几位长老前往北戴河,向现任领导人传达他们的共识。消息人士称,与包括习近平在内的现任领导人的面对面会晤是在一天内举行。

元老传递的信息的主旨是,如果政治、经济和社会动盪持续下去而不采取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共党可能会失去民众支持,对中共继续统治构成威胁。

据透露,长老们指出,不能再有更多的混乱了。这些元老的核心人物是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他是已故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最亲密的助手。现年84岁的曾庆红在党内仍然具有影响力,并拥有广泛的人脉网络。

根据已经开始流出的信息,习近平在受到元老出乎意料的严厉批评后,与他提拔到要职的亲密助手聚在一起,为发泄自己的不满,将矛头卸责指向了他的三位前任领袖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

据透露,习近平曾抱怨说:前三位领导人留下的所有问题都落在我的肩上;过去十年我一直在解决这些问题,但仍然没有解决。这是我的责任吗?

有人分析,这些消息固然很保密,但由日本记者报道出来,应该是由党内对立面高层故意向境外喂料。

2、拜登可能年底前退选

拜登总统的年龄一直是美国和世界舆论诟病的一个重要话题,然而,拜登此前还进一步宣布了要竞选连任。据英国卫报报道,拜登的新传记作者福尔表示,如果拜登在今年年底之前退出明年的总统大选,不再竞选连任,他“不会太惊讶”。

福尔本周出版拜登传记“最后的政治家:拜登的白宫内幕与为美国前途奋斗”。他3日接受国家广播公司NBC“会见媒体”节目访问时表示,“不需要伍华德,才能了解拜登老了”。伍华德是揭发“水门案”的华盛顿邮报记者,他和拜登同龄,都是80岁。

福尔在传记中提到拜登私下承认感觉“累”,并担心他的年龄过大。

福尔说,“我不是老年学家,不能预测未来几年拜登会如何老化”。

但当主持人问他,拜登是否可能退出选举,他说,“如果退出我会很惊讶,但不会太惊讶”。

3、这次布拉格会议,中共头更大了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9月4日发表公报说,在过去的两天里,IPAC的成员们在布拉格的捷克议会大楼召开年度会议,讨论了中国共产党对国际社会基于规则的秩序、全球和平与稳定以及自由与民主所构成的多重挑战。

在这次年度峰会上,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向菲律宾、肯尼亚和巴拉圭的立法者敞开了大门, 接纳了来自这三个国家议会的新成员。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成立于2020年6月4日,成立日恰逢北京当局在天安门镇压民主抗议活动31周年。该联盟自称是“积极致力于协调针对中国的民主政策的最大跨党派立法者网络”。包括英国、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挪威、瑞典八个创始国加欧盟多国议会。

台湾中华民国外交部长吴钊燮在布拉格峰会上致闭幕词。 他感谢了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成员的支持,并表示这增强了台湾维护和平与稳定以及自由与民主的共同价值观的决心。

此次峰会通过的布拉格公报涵盖了与中共有关的很多紧迫问题。议题包括中共的跨国镇压,台湾面临的威胁,可再生能源依赖,香港法治自由受到侵蚀,以及各国对“一带一路”问题的担忧。

此次公报指出了北京当局增加对台湾的军事活动以及它们的”灰色地带”策略,尤其是台海两岸关系令人震惊的恶化。布拉格公报强调了北京对台湾的侵略性姿态。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对这种现状表示了警觉,强调只有相互协调才能遏制形势的进一步升级。

公报说,假如中共对台湾进行封锁,可能造成的全球经济损失将高达2.7万亿美元。

此外,该公报概述了一系列行动要点,范围从加强各国与台湾的经济关系到主张台湾加入各种国际组织。

对于新成员的加入,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顾问和《中国节点:中共暴政内部及周遭的三十年》的作者罗杰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了这次布拉格峰会的重要性。他说,这个峰会“具有巨大的意义…..为议员制定了行动计划,以试图解决中国共产党在习近平领导下构成的挑战和威胁”。此外,他认为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在此次峰会上扩大了全球影响力。

出席峰会的菲律宾代表团联合主席阿德里安·迈克尔·阿马通对参加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持乐观的态度。他告诉《日经亚洲》:“中共只是为所欲为,根本不承担任何后果。所以也许通过倾听其他国家的声音以及学习他们如何与中共打交道的方法,我们可以学到一两件事。这样也许我们可以制定有助于保护我们的政策。 ”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联合主席、捷克峰会的主办方、捷克政治家帕维尔·费舍尔强调,IPAC 不仅仅是一个联盟,而且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工作平台。他指出,这种扩张增强了 IPAC 在强调中共政权对全球自由构成的潜在威胁方面的功效。 就个人而言,费舍尔透露,在担任联合主席后,他认识到他对中共干涉捷克内政的担忧与全球各国议员的类似担忧相呼应。

费舍尔强调了理解和适应中共不断变化的策略的重要性,例如其“战狼”外交。他说,“我们成员国之间必须保持联系,以全面了解来自中共的挑战的范围。” 费舍尔认为,各国成员需要采取积极主动的立场,特别是考虑到中共在非洲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的公报说,在布拉格举行的第三届年度峰会为应对中国在全球的挑战不但提出了新的措施,还通过接纳新成员来形成一个更广泛、更有韧性的联盟,以便处理更加复杂的问题。

4、更糟糕了!中国传来两则坏消息 

9月5日,中国又传来两则糟糕消息,人民币贬势再起。在连续两个交易日下跌后,在岸人民币日内进一步承压,最低触及7.2938水平,再度逼近中国人行苦苦防守的7.3兑1美元关口。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也跳水,跌近200点,最低触及7.2958水平。此外,5日,外资一个小时砸盘40亿,导致A股、港股跳水。

此前,中国已传出多则坏消息。数据显示,财新中国8月服务业PMI录得51.8,较7月下降2.3个百分点,不及预期,并为年内最低,但仍高于荣枯线。

分项数据显示,8月服务业供需扩张幅度放缓。当月经营活动指数在扩张期间降至年内最低,新订单指数也略有回落。外需明显走弱,出口业务受挫,8月服务业新出口订单指数年内首次降至临界点以下。

内需不足、外需下降,导致服务业企业信心边际走低。8月经营预期指数在扩张区间降至去年12月来最低。

财新智库高级经济学家王喆表示,内部需求不足和弱预期的问题,或在更长时间形成负面循环,迭加外需的不确定性,经济下行压力恐不断加大。当前,稳预期和增加居民收入仍是施策重点。

另一方面,中国开发商碧桂园支付美元债券利息的宽限期已进入最后几个小时。碧桂园是全球负债最多的建筑商之一。这家总负债约1870亿美元的建筑商——其日益恶化的现金短缺撼动了中国的金融市场——必须在9月5日至6日结束的宽限期内支付总计2250万美元的美元票券。如果不这样做,债权人就可称其违约,鉴于碧桂园的房地产项目是中国恒大集团的四倍,这可能带来比2021年更严重的后果。

5、啥节奏?普京和小金秘密在海参崴会晤

俄罗斯对乌克兰战争节节败退之时,普京将金正恩绑上战车的传闻又甚嚣尘上了。9月4日,多家国际媒体援引美国和其盟国消息人士的话说,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计划本月访问俄罗斯,在海参崴会晤俄总统普京,双方将讨论向俄军提供武器等问题。

出于对自身安全的担忧,金正恩很少走出国界,并尽可能避免乘坐飞机,而会乘坐由21节防弹车厢组成的深绿色火车。英国《每日电讯报》分析,如果金正恩亲自前往海参崴,表明他此行的内容远远超出了军火交易的范畴。

7月份,俄罗斯国防部部长谢尔盖‧绍伊古访问了朝鲜,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科比说,绍伊古在访问朝鲜期间曾试图“说服平壤出售火炮弹药”给俄罗斯。

白宫表示,俄罗斯和朝鲜之间的武器谈判正“积极进展”中。科比证实普京和金正恩之后曾互通信件,“承诺要增加双边合作”。

《每日电讯报》分析,毫无疑问,美日韩都担心俄罗斯和朝鲜可以从军事合作协议中得到什么。

《纽约时报》分析,普京深陷与乌克兰的战争泥潭,他想要金正恩的炮弹和反坦克导弹库存,而朝鲜则寻求俄罗斯的卫星和核动力潜艇等先进技术以及为朝鲜营养不良的人民提供食品。

分析说,这是一项“互利”的交易,一方面俄罗斯能够补充耗尽的武器供应;一方面金正恩可以提升其国内形象,并使朝鲜能够逃避对核武库扩张的制裁。

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禁止朝鲜开发使用弹道导弹技术的武器,这些决议此前得到了包括中俄在内的所有常任理事国的支持。

韩国情报机构周一警告说,俄罗斯可能提议朝鲜参加与中共的三边海军演习,进一步发展三边关系,来对抗美日韩的三国合作。

韩国总统尹锡悦在参加东盟峰会和G20峰会前表示,他将敦促世界领导人执行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并呼吁国际援助维护半岛和平。

不过《每日电讯报》分析,现在外界已经知道了金正恩的访俄计划,那金正恩可能就会因为 “泄密”而取消访问。

英国前驻平壤大使约翰‧埃弗拉德告诉BBC:“金正恩对于个人安全是偏执多疑的。他竭尽所能隐匿自己的行踪,而如果外界知道他正计划去海参崴与普京会晤,他很可能会取消整个行程。”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这次布拉格会议,中共头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