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OpenAI创始人:超级智能一个月可攻克癌症

多少资金,才能撑起OpenAI未来的野心?

一位中东创投圈知情人士透露,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下半年奔赴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等地寻求融资,此次融资的规模巨大,不低于1000亿美元。

如何打动中东财团?山姆奥特曼讲的故事不仅仅是AGI通用人工智能,他描述OpenAI的目标是要实现Super
intelligence(超级智能),比人类智能要更高级。

“尽管他现在还不知道Super
intelligence怎么去实现,他连AGI怎么去实现可能都不知道。”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深网》。

在阿布扎比,有投资人问山姆奥特曼,“如果Super
intelligence(超级智能)实现了,你觉得人类可以多久治愈癌症?”山姆奥特曼的回答是,可能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

但目前离Super intelligence(超级智能)还非常遥远,要实现这一目标,OpenAI需要的资金规模不可想象。

即便仅仅维持目前的运营,OpenAI也将很快遭遇资金困境。ChatGPT今年火遍全球,被誉为人工智能的iPhone时刻,但8月10日,印度媒体Analytics
India Megazine发布报道称,如果山姆奥特曼以目前的速度继续烧钱,OpenAI或将在2024年底被迫申请破产。

OpenAI今年已完成一轮百亿美金融资,估值近300亿美金。据美国科技媒体4月份报道,OpenAI已完成103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估值达到270亿-290亿美元。参与本轮融资的风投公司包括老虎全球管理、红杉资本、加州Andreessen
Horowitz、纽约Thrive和K2 Global。

据了解,本轮投资与早先微软入股属于同一轮。今年1月中旬,微软对OpenAI投资100亿美元,占股达到49%。微软与OpenAI的合作始于2019年7月,当时微软宣布向OpenAI提供10亿美元的投资,并与其建立独家云计算合作关系。

昂贵的烧钱游戏,成全英伟达

众所周知,OpenAI最大的一项成本在于算力投入。

OpenAI资料显示,ChatGPT训练一次13亿参数的GPT-3
XL模型每天需要的全部算力约为27.5PFlop/s,而训练一次1746亿参数的GPT-3模型每天需要的算力约为3640PFlop/s。光是维持运行ChatGPT,OpenAI每天就要投入大约70万美元,还不算日常费用。

百川智能创始人、CEO王小川在参加《中国企业家》活动时分享了他与OpenAI沟通的经历,其中有一个细节,就是OpenAI做GPT-3时,需要4000张卡做训练,GPT-4需要2万张卡做训练,现在是把1000万颗GPU连在一起训练新的模型。

以英伟达上一款旗舰GPU A100来粗略估算,目前一张A100
40G的售价为6.3万元,排除近期GPU价格大涨的情况,OpenAI三个阶段光是GPU方面的训练成本,分别需要2.52亿元、12.6亿元和6300亿元。

英伟达在上一财季的财报中曾指出,对用于训练大型语言模型的处理器的需求,将推动公司营收同比增长近三分之二,并帮助其在截至7月底的财季让每股收益实现同比三倍以上的增长。英伟达提到的大型语言模型,就包括了OpenAI的ChatGPT等。

美东时间8月23日周三美股盘后,英伟达公布,在截至公历2023年7月30日的2024财年第二财季,营业收入和每股收益(EPS)均翻倍暴增,不但一扫一季度两位数下滑的颓势,而且分别较华尔街预期水平高22%和29%以上。

二季度营收135.07亿美元,同比增长101%,远超英伟达此前就高于市场预期的指引区间107.8亿到112.2亿美元
。二季度非GAAP口径下调整后毛利率为71.2%,分析师预期70.1%。

业绩指引方面,英伟达预计,下季度营业收入为160亿美元,将同比增长170%,连续两个季度翻倍增长,而此前分析师预计三季度营收为125亿美元。

OpenAI无疑是英伟达业绩飙升最重要的贡献者,“但这仅仅是算力部分,还没算另外两个很花钱的部分,一个是数据,一个是人力成本,现在全球大模型领域的人才,是非常稀缺的。”将门创投创始合伙人、前微软创投大中华区负责人杜枫博士告诉《深网》。

根据 LinkedIn 的一份报告,人工智能专家职位是最热门的新兴职位之一,在美国每年的平均基本工资为 13.6
万美元。同一份报告还发现,过去四年对人工智能专家的需求每年增长 74%。

据美媒报道,因开发ChatGPT,OpenAI
2022年的亏损大约翻了一番,达到5.4亿美元,收入却只有300万美元。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定下了今年营收2亿美元、明年营收10亿美元的目标。

Analytics India Megazine指出:OpenAI
之所以眼下还在正常运转,得益于上一轮103亿美元的融资。因此“破产”的预测对于OpenAI
来说,显然有点危言耸听,因此该文的作者也在文末指出,破产的前提是“OpenAI不能尽快获得更多资金”。

OpenAI 和当下许多AI公司有共同痛点:未能收支平衡。

ChatGPT推出几个月后,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曾公开承认经营AI公司和ChatGPT的成本非常高,因此选择了商业化。

OpenAI在商业化方面的尝试,但收效甚微。今年2月份,OpenAI推出了一项每月19.99美元的付费订阅计划。但目前ChatGPT用户数也已过峰值并且在下滑。Similarweb数据显示,6月ChatGPT网站全球流量下降9.7%,访问者在网站上花费的时间也下降了8.5%。

美国大模型竞争格局已生变

预测OpenAI破产的言论一石激起千层浪,盖瑞·马库斯(GaryMarcus),新硅谷机器人创业公司Robust.AI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在推特上表示,“这一预测既没有考虑到软件有可能变得更加高效,也没有考虑到微软可能会以获得控制权为交换,向OpenAI提供更多资金。”

资料显示:2018年微软向OpenAI投资10亿美元,买断GPT-3基础技术独家许可起,微软成OpenAI的独家云供应商,OpenAI大部分技术优先授权给微软产品。去年ChatGPT的爆火后,微软向OpenAI追投数十亿美元后,ChatGPT被接入微软云服务、新版Bing
AI搜索引擎、GPT-4、GPT-4版Office全家桶等。

微软在某种程度上,一直是OpenAI公司的白衣骑士。但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发生微妙的变化。

今年7月中旬微软作为首发合作伙伴,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出现在Meta下一代开源大语言模型Llama 2的发布会现场,震惊了许多业内人士。

从去年12月ChatGPT诞生后,今年2 月份 Meta 发布的 Llama,3月份斯坦福大学微调 Llama 后发布的
Alpaca,5月份出现的
Falcon,世界各地的开源模型在中快速进步。LLaMA2的诞生无异于在大模型战场投下了一发重磅炸弹,为美国的大模型之战增添了变数。

毋庸置疑,OpenAI的优势正在丧失。尽管GPT-4依然稳居各种大模型评测榜单的榜首,但其他大模型与GPT-4之间的差距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缩小。GPT-4依然是最强,但已经不是当下业界的唯一首选。

“Llama2的出现,对ChatGPT而言,整个大模型领域的竞争格局已经清晰,就像iOS和安卓之争,目前是并驾齐驱的。”中科智深创始人成维忠告诉《深网》。很明显,在大模型领域,ChatGPT不再是唯一的选择。

就连OpenAI公司曾经的白衣骑士微软,也开始积极拥抱第三方大模型。微软宣布与Meta官宣合作,此外,微软也找到了新的盟友——Databricks。其实微软和OpenAI公司关系的微妙变化,或许可以在其最近刚刚发布的财报里找到注脚。

从微软刚刚公布的2023财年第四季度(自然年2023年第二季度)财报来看,GPT似乎并没有带飞微软。微软搜索和新闻广告收入、个人计算业务部门都没有因为接入GPT出现明显增长。

毫无疑问,绝对足够的资金,才能为OpenAI建立安全感。

如此一来,或许就能理解OpenAI首席执行官山姆·奥特曼为何远赴中东融资。

近期,中东资本在国内频频刷屏。

8月14日,恒大汽车获得总部位于阿联酋迪拜的纽顿集团(Nasdaq:NWTN)约5亿美元战略投资,另有6亿元人民币过渡资金将自公告后5个工作日开始陆续到账。

而此前的7月12日,蔚来汽车公告,已完成了来自CYVN Investments RSC
Ltd的7.385亿美元战略股权投资,该公司是CYVN Holdings
L.L.C.的子公司,该公司为阿布扎比政府持有多数股权的投资工具。

标普全球援引的全球主权财富基金数据平台Global
SWF的数据显示,中东六国主权财富基金规模达到4万亿美元,超过全球总量1/3。而在2022年的全球十大主权财富基金中,有5个来自海合会国家——其中包括阿联酋的3只主权财富基金,分别是主要投向北美的阿布扎比投资局(ADIA)、主要投向欧洲的穆巴达拉投资公司(MIC)和青睐于新兴市场国家的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ADQ)。

据悉,阿布扎比主权基金是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目前规模近9000亿美元,成立于1976年,由阿布扎比酋长国拥有,资金主要来源于阿布扎比的石油收益。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OpenAI创始人:超级智能一个月可攻克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