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间谍活动的五张面孔 海外特工都为哪些情报机构工作?

新闻 Alex 1个月前 (10-25) 67次浏览

中共间谍与大多数其他富裕和发达国家的间谍不同。在大多数富裕和发达国家中,绝大部分间谍受过严格的训练,有些间谍在外交掩护下工作,而其他间谍,则在美国情报界称为的“非官方掩护(NOC)”下工作。

图:研究中共间谍活动专家,埃夫蒂米德(Nicholas Eftimiades)

美国有关国防战略、政治和技术的网络杂志、《突破防御》(Breaking Defense),10月22日,发表的研究中共间谍活动专家,埃夫蒂米德(Nicholas Eftimiades)的文章指出,中共的情报部门,是近代以来第一个以整个社会为基础的情报机构。因此,中共的间谍活动策略有时是愚蠢的,以很少的标准间谍费用运作,例如不在加密的通信、秘密联络点等上花更多的钱,而是依靠各种各样的公民和间谍活动来进行大量的间谍活动,以及发现中共代理人时缺乏实质性惩罚所固有的一种有罪不罚的现象,以上是埃夫蒂米德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里发现的,这项研究分析了595例中国共产党批准和怂恿的情报收集工作案例。

埃夫蒂米德表示,北京已经发展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数字威权国家”。它有将“社会力量”的所有要素结合起来的创造力和能力,包括间谍活动、信息控制、产业政策、政治和经济胁迫、外交政策军事力量的威胁以及技术实力,对世界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构成了挑战。

图:中共间谍彭雪华(Edward Peng)

凯文·马洛里(Kevin Mallory)、彭雪华(Edward Peng)、罗克韦尔·汉森(Ron Rockwell Hansen)和杨俊伟(Dickson Yeo)等最近为中共从事间谍活动的案件表明,这些中共间谍在处理情报资产的“技巧”上有所改善。

埃夫蒂米德把研究成果写成系列书出版,其中一本书名是《中国间谍活动丛书(第1卷)作战与战术》(A Series on Chinese Espionage— Vol.1 Operations and Tactics)。在这本书中,埃夫蒂米德将在美国工作的中共间谍活动逐层剥离,发现了一个迅速发展的莽撞现象。愿意雇佣接受过很少培训,或没有培训过的一般人,意味着(间谍)组织的失败,也同样意味着缺乏协调,这困扰着中共情报的基础设施,而这种基础设施会通过中共政权的更迭被彻底清除。这种全社会的作战战略,标志着大胆地背离传统情报界,这个情报界在历史上一直是美国中央情报局、英国军情六处和俄罗斯联邦对外情报局主宰。

结果分析

埃夫蒂米德总结说,他的研究得出的模式表明了,哪些技术信息正在成为中共的目标。它们可以分为清晰的类别,这些类别正好符合中共的“中国制造2025”的产业政策中国至2050年空间科技发展路线图“,以及“第十三个五年规划”

中共的主要政策文件,根据中共的技术、商业和军事设备中发现的空白,概述了信息目标,这些空白已成为国家战略技术目标的基础。中共的国家信息目标与中共的间谍活动密切相关,反映出中共的公开目标与秘密行动目标之间的一致性。

在这595个案例中,有435个案例,针对的是在中共政策文件信息目标中确定的技术或信息。分析进一步确定了(中共)对航空航天技术(116例)和信息技术(113例)的过分重视。

中共的法律框架如何支持间谍活动

中共的间谍活动,注重的是中国工业的发展和盗窃外国财富。为此,中共政府雇用政府机构、组织、商业实体、个体商人、中国侨民、中外研究人员以实现间谍活动目标。

大多数中共的海外特工为以下情报机构工作:

1)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情报局。

2)中共国家安全部,中共“杰出的“民间情报机构。

3)国有企业(SOE)。埃夫蒂米德报告中分析的所有间谍活动中,约有23%是这些伪商业实体的雇员所为。

中共强迫其公民泄露商业机密,并且必须遵守情报收集的义务。如果中国公民的情况和/或所给予的金钱,无法说服中国人遵守情报收集义务,并且不协助间谍活动,中共政府就会严厉惩罚他们。

中国商人的主要形式是利用公司雇员,来访问受限制的技术和商业秘密。据估计,至少有500个中国人才项目,旨在吸收西方的学术和专业知识,以挖掘信息和技术,来服务于中国的国家发展。

中共间谍活动对美国利益的影响

埃夫蒂米德承认,如果不获得更多数据,就几乎无法估计中共的间谍活动有多广泛,但很明显,中共正在迅速削弱美国在航空航天技术方面的优势。此外,中共的间谍活动,损害了(世界)对美国太空通信能力、经济实力、关键基础设施安全和弹力的依赖,以及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投射军事力量的能力。

图: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

知识产权盗窃的财务影响更容易估计。据估计,中共知识产权盗窃案,每年给美国造成的损失为3,600亿美元。联邦调查局局长公开表示,FBI每10小时就会立案调查新的一起涉及中共的反情报案。

美国对中共的回应在特朗普政府下变得日趋激烈,华为技术停摆,以及中共控制的热门应用嘀嘀打车和微信被查封就是例证。

埃夫蒂米德表示,他在这里研究的问题仅涉及与美国有关的间谍活动。显然,美国只是国际上试图击退中共间谍活动的先进国家之一。

考虑到这一分析,埃夫蒂米德最后提出了一个重大问题:已经发现的595例中共间谍案,到底占中共在美国进行的间谍活动总数的90%,还是10%呢?

原文链接: https://breakingdefense.com/2020/10/the-5-faces-of-chinese-espionage-the-worlds-first-digital-authoritarian-state/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中共间谍活动的五张面孔 海外特工都为哪些情报机构工作?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中共间谍活动的五张面孔 海外特工都为哪些情报机构工作?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