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与保就业 已经是维持中国经济稳定的最大矛盾

新闻 Eva 4天前 15次浏览

本文要讲述的是,是我大中国从1990年至2019年的城镇就业趋势改变,以及近两年支撑中国新增就业的最关键因素:个体户。在后半部分,则阐述了中国经济现阶段的核心矛盾:个体户就业与房地产经济之间的矛盾。

现在放出第一张数据表,从1990-2019的城镇五大类单位的就业人数演变。数据来源为每年的统计年鉴,这里顺手给出一个国家统计局的相关网址: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

房地产与保就业 已经是维持中国经济稳定的最大矛盾

从1990年至今,中国就业问题上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国退民进,国有单位(包含公务员、国企以及事业单位员工)的就业人数占比从1990年的70.2%剧烈下降到2019年的12.6%,从占据绝对优势地位下降到了非常弱势的地位,国字号单位员工,所谓的金饭碗,越来越不再是国民在就业选择上的主流方向。而相对应的,民营企业的就业占比则从1990年的0.4%剧烈上升到2019年的33.5%,个体户的就业占比从4.2%上升到26.9%,两者在2019年的就业占比合计达到了60.4%,已经成为了中国绝对的主流就业方向。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曾经风光一时的外企就业,在2013年达到峰值的占比9.1%之后,就开始持续下降,到2019年已经下降到了5.4%。在存量就业人数绝对值上,从2013年的2963万人减少到了2019年的2360万,减少了603万人,降幅达到20.4%。这种规模的外企就业人数减少,已经非常厉害了,这大概意味着五分之一的外企在2013年之后已经迁出了中国

接下来我们将视野聚焦在2018-19年,看看这两年,城镇就业人数的增量演变情况。这两年支撑存量就业人数持续增长的,到底是什么类型的企业

房地产与保就业 已经是维持中国经济稳定的最大矛盾

结论非常明显,支撑就业人数增长的,第一是个体户,第二是民企。至于外企、集体单位和国有单位,统统都是就业负增长的状态。尤其是个体户,这是近两年中国能够实现就业增长的最关键的因素,没有之一。2018年个体户的新增就业占总就业增量的比值高达82.1%,2019年也同样高达70.7%。这种数据太吓人了。7至8成的就业指望个体户,但个体户的抗风险能力和就业稳定程度其实都非常低,并不是一种可以长期稳定的职业方向。

作为全中国首屈一指的数据大咖,如果我的分析只到上面这样的程度,那当然不足以说明我大中国在就业问题上的脆弱性。接下来我们需要对最关键的个体户和私企的新增就业人数进行分行业分析,看看这每年新增的一千多万个体户及私企就业人员,到底分布到了什么行业,这些行业的抗风险能力到底是什么情况。也就是下表的数据

房地产与保就业 已经是维持中国经济稳定的最大矛盾

结论其实非常不乐观。中国支持新增就业的最大部门,乃是批发零售和住宿餐饮,也就是个体小老板。2019年,这两个部门的个体小老板,总共提供了778+261=1039万人的新增就业。此外,居民服务和修理业(如美容理发和电器修理)新增了181万就业,这也是个体小老板的领域。合计起来,这三个个体小老板领域,新增了1220万就业,大致与2019年中国个体户新增就业总人数1252万持平,这也就构成了相互印证,所以基本上就是这样了: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以及居民服务业,提供了2019年全国68.9%的新增就业岗位。

这里尤其需要关注的是,2019年民营制造企业的就业人数首次出现了下降,降幅不大,只有1.2%,但是这个行业本身开始丧失就业人数上的增长性,才是最大的问题。

————无奈的分割线————

然而,各位,你们必须清晰的意识到: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以及居民服务业,这三大行业,恰恰就是抗风险能力最差的行业今年的疫情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没有完全结束的迹象,毫无疑问,这些行业统统遭遇重创。上面的图片,是3月初在网上流传的著名合集照片,相信到了现在半年过去了,熬不下去的个体小老板,只会更多,不会减少,那些关掉了的门店,也是再也开不回来了。

要知道我大中国今年以来的消费情况,一直到十一期间都没有真正恢复。根据文化旅游部的数据,十一期间中国日均旅游收入只有583亿,较2019年十一期间的日均928亿,减少了足足37.2%。这是一件非常非常麻烦的事情。我们必须想办法恢复老百姓的消费能力,从而保证个体小老板的小店还能继续开业,并再次创造出千万计的新增就业。这是摆在我大中国面前的最大的经济任务,没有之一。基于这样的判断,我们可以非常明确的得出几个结论:

第一,房地产刺激政策绝对不会再出台了。鼓励居民买房与力保个体户就业,是相互矛盾的。既然后者乃是重中之重,那就绝不会再有前者。

第二,并且,进一步的推论是,在金融管理的方向上,国家一定会想尽办法将存量资金从地产领域驱赶出来,进入实体经济和民生保障领域。所以在地产开发领域开始制定“三条红线”的融资限制政策,在地产按揭领域则开始强推新增按揭规模不得超过银行当年新增贷款规模3成的底线规则。

各位,你们一定要清晰的认识到:维持就业,是任何国家宏观经济管理的根本目的,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目的。没有就业,就没有一切。到了现在这一刻,房地产与保就业,已经是维持中国经济稳定的最大矛盾。注意,这是经济稳定的根本性问题,而不是发展方向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犹疑不决的余地。理解了这一点,对各位选择未来十年的投资方向,应该有着巨大的参考意义。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房地产与保就业 已经是维持中国经济稳定的最大矛盾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房地产与保就业 已经是维持中国经济稳定的最大矛盾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