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自由派四年前特朗普当选悲泣 今年倒戈挺他为哪般?

新闻 Alex 2周前 (10-18) 64次浏览

2016年特朗普以微弱票数打败希拉里赢得总统大选的那天,曼哈顿华裔地产经纪人任寰哭了。她在自己的脸书上写到:“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并且将支持特朗普的朋友拉黑。然而,四年后,她站到曾经的对立面,决定支持特朗普,理由与她四年前反对特朗普的理由相似:与特朗普相比,民主党美国精神破坏更大。

任寰毕业于北大,之后留学美国,热爱自由,曾经是民主党的拥护者。然而特朗普四年执政让她改变了立场。任寰不是少数,无论是在美国华裔中,还是在中国境内,特朗普四年来的业绩让一批华人自由派改变了立场,从过去的民主党的支持者变成特朗普的支持者。美中贸易战、对华的强硬政策以及拜登和民主党的无力、激进左派的言行等,都是他们转变态度的原因。

特朗普四年执政赢得新的华人支持者

自四年前,商人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华人圈迅速分裂为两派:“川粉”和“川黑”。据亚裔美国人决策(Asian American
Decisions)和AAPI公民参与基金(AAPI Civic Engagement
Fund)2016年发起的一项亚裔美国选举前夕的民调显示,亚裔美国人支持希拉里的达75%,支持特朗普的只有19%,其中华裔美国人的支持率与这个平均值差不多。另外,一个由美国重要媒体联合会赞助的国家选举报道团发起的选举后民调显示,亚裔美国人支持希拉里的为65%,支持特朗普的为29%。

今年大选前期,一项最新的民调显示(AAPI Data, 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 and
APIAVote indicates联合数据),亚裔美国人中支持拜登的为54%,远远超出支持特朗普的30%。

虽然特朗普的华人支持者是少数中的少数,但这个群体却在发生微妙的变化。起初,最有名的特朗普支持者莫过于
华裔北美特朗普助选团”。据报道,该组织有近6000名成员,横跨全美28个州。为了给特朗普助选,他们自掏腰包以各种方式为特朗普拉票,在城市上空用飞机拉横幅等。他们还在加州、德克萨斯州和纽约,与特朗普的竞选团体合作,在社区为他拉票,甚至出现在克利夫兰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特朗普在2016年6月的时候,还在加州的私人豪宅中与他们当中51位代表进行了会谈。

不过,后来有报道显示,这群华裔支持者大多与大使馆有着暧昧关系而受人诟病。四年后,特朗普对中共实行的强硬政策,让特朗普一度成为中国社交媒体的敏感词,这些亲共的“川粉”也纷纷转向或是销声匿迹了。

除此之外,特朗普还获得了很多中国国内以及美国华裔自由派的支持。

还在上一次竞选期间,便有一批具有宗教倾向或是保守主义倾向的中国自由派成为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四年来,他们不断在网络上辩论,与“川黑”互相攻击,水火不容,成为华人政治圈的一大景观。

在这硝烟弥漫的争辩中,有一群自由派悄悄改变了立场,从之前支持民主党改为支持特朗普。他们既不同于早期亲共“川粉”,也不同于具有保守主义倾向和宗教信仰的自由派(如刘仲敬,刘军宁),更不同于网络上一些特朗普的崇拜者,他们当中不少人甚至四年前还是民主党的支持者,并且认为自己至今仍然是“左派”。但是,面对今年的总统的大选,他们说,他们不是川粉,但支持特朗普连任。在这些人看来,这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衡量。

特朗普团队与拜登团队,谁更认清中共的本质

10月7日晚,美国总统大选中唯一一场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中,民主党候选人哈里斯在辩论中引述皮尤研究所报告称,美国多个盟友现在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尊敬程度更高于特朗普。这句话引起许多中国自由派的不满,认为哈里斯在这里竟然表扬了习近平。这正是许多自由派不满的地方。

不只是哈里斯和拜登,整个民主党的对华政策都是许多自由派转向支持特朗普的一个原因。

六四学生领袖王丹说:“拜登团队已经一再表示,一旦他们掌握政权,将回到接触、对话以及部分合作的原来的政策轨迹上。虽然对中共强硬已经是两党共识,但真正能够纳入的还是政府团队,而拜登团队在对华政策上的过去和未来的表现相反,川普政府内部,包括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国务卿蓬佩奥,司法部长巴尔,经济顾问纳瓦罗等人组成的鹰派团队的对华政策的组合,尤其是对中共和中国的区别等重大政策宣示,我认为非常正确,我希望这样的政策能够延续下去。”

流亡美国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进一步指出,对于目前的两个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到底谁反共更有力?最简单的回答就是看中共的反应。八月底,他在共和党全代会上演讲,虽然90%以上的内容是谈中共对全人类的威胁,但最后一句为特朗普拉选票却在华人当中引起轩然大波。

有报道说,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在中国直播时遭到审查:加拿大媒体《环球邮报》驻北京记者万德山(Nathan
VanderKlippe)在推特上说,他在中国收看CNN电视台的辩论直播时发现,中国当局在彭斯回答关于中国问题时,切断了直播。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信号异常,马上回来”的字样。而当哈里斯回答同一问题时,直播画面恢复正常。

北京某高校梁老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毫不讳言地说,他支持特朗普的最重要的理由是“特朗普对遏制中共势力有很大功劳。”他认为,特朗普通过贸易战,极大遏制了中共经济发展势头;通过制裁华为,极大堵塞了中共的技术偷窃渠道;给WHO断供,极大削弱了中共在国际组织中的渗透效果。这些都是民主党没有做到的。特朗普对国际事务不感兴趣,反而重创了国际流氓,这可以叫做貌似无为,而实有所为。过去几十年来,中共就是依靠从美国获得的贸易顺差和技术盗窃中一步步壮大的,川普的美国优先理念,本意可能并非为了遏制中共,但正是这样,反而达到了遏制中共的效果。

不过,旅美学者、前中国维权律师滕彪认为,支持特朗普的最大理由—-对中共强硬是站不住脚的。滕彪说,相对于过去几十年的美国其他总统,特朗普确实是从1972年以后对中国最强硬、让中国共产党难受的总统,但特朗普的强硬只是在侵权、贸易方面,而没有民主人权方面的内容,因为他对这个没有任何兴趣,这种强硬跟推动中国民主没有任何关系。

滕彪还指出,过去美国两党对中国采取的接触政策都是比较软弱的,这不是民主党或者共和党的问题,两党都是一样的,这种对华政策是建立在一些错误认识基础上的。现在美国两党都对中国很强硬,在国会里面看得很清楚,关于香港和新疆的一些法案都是几乎全票通过,这方面两党分歧相当小。

耶鲁大学学者林垚发表的《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一文提出,中国“公知圈”出现了一股强烈的“川化(特朗普化)”潮流。这种“川化”至少有两类表现:一类为“川粉化”;一类为“川普化”;前者是对特朗普的能力视野胆识以及手腕表示欣赏;后者虽然鄙夷特朗普的言行,但支持他所代表的政策立场,至少是反对其反对者的立场而支持特朗普。他们之所以支持特朗普,是因为有“灯塔主义”情结,“出于对毛式极权主义的惨痛记忆、以及对习式再极权化的恐惧,而对西方(尤其是经济体量上唯一堪与中国抗衡的美国)政治产生一种殷切的投射。”

共和党和民主党,谁更有利于人权

滕彪说,特朗普的许多言论与人权和普世价值相违背,比如把“天安门运动”称之为暴乱,也把香港的民主运动称之为暴乱。他认为,特朗普与独裁者普京、习近平、金正恩都关系暧昧,对习近平多次称赞说,他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领导人,这个对于独裁者来说是最希望看到的。滕彪说:“对于独裁者来说,能够被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表扬一下,给他们一种合法性,这对于独裁者来说,比几百亿几千亿经贸上的好处更重要。”

滕彪还说:“有人批评我说,你不能光看川普说什么,还要看他做什么。他做的那些事情,比如华为、中兴等等,都是在一些关键的时刻去拯救中国这些官方企业,做的并不怎么样。另外,对于总统这样一个职位来说,他的表态实际上就是他的行动。”

但是,六四学生领袖王丹认为,因为特朗普团队比拜登团队更为强硬,更能阻挡中共,因为“不解决掉中共的统治,中国的风险问题无法改善;但从克林顿政府到奥巴马政府,基本上对于中共及其统治的问题是回避的。”

2016年,特朗普第一次竞选总统时,在一次公开发言时将“天安门运动”称之为暴乱,王丹在《时代》杂志上曾经点名批评他。多年来,王丹和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是这一次,他公开支持特朗普连任。

北京某高校的梁老师看来,让他感到奇怪的是美国的民主党左派一方面口头谴责中共的人权问题,一方面和中共勾兑,比如在民主党左派云集且占绝对优势的好莱坞,十多年来,一直和中共暗通款曲,从先前的《2012》到今天的《花木兰》,跪舔态度毫无掩饰。左派这种对自己价值观的心口不一,呈现出明显的道德虚伪。

加州商人Lu多年来一直给民主党投票,至今认为自己是左派。不过,她现在打算投特朗普一票。她说:“贸易战打破路径依赖,让华商更安全。”

她指出,一些华裔商人抱怨自己的业务受损于贸易战,其实,受损的真正原因是“路径依赖”,并非贸易战。川普发动的贸易战,无论主观原因如何,客观上都打破了这种路径依赖。她说,不少华裔商人长期依赖中国用透支环境和透支居民健康换来的低价产品,即使个别所谓成功者,常常不过是将美国商业模式复制到中国,与中共极权垄断合谋,再回头野蛮猎杀西方社会正常商业,破坏商业秩序,损害健康商业生态。

这位商人提出,如今,全球贩卖输出以极权腐败为核心的中国模式,军事威胁周边国家,甚至将言论管控长臂伸展到美国,大肆挑战世界秩序,这绝不是人们想看到的。她说,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打破这种依赖极权国家的路径,虽然会有短暂的适应过程,但重新布局之后会建立起更安全的供应链,仅从这一点,她希望特朗普连任。有不少人与Lu的看法相似,认为只有在经济上把中共给搞定了,不仅商人更加安全,整个中共对美国的渗透也才能全面遏制住,人权才更有保障,否则人权不过是一纸空文。

特朗普和民主党,谁对美国更有益

滕彪强调,无论特朗普是否真心反共,他都反对特朗普,因为在他看来,美国是民主的一个样板。在很多非民主国家的心目当中,美国这样一个样板能够维持健康的民主意义重大,不仅仅是对民主本身,对国际建设和国际政治意义都非常重大。如果最强大的国家走向威权的话,那确实非常可怕。滕彪强调,他反对特朗普最重要的一个理由是川普对美国宪政的破坏。

滕彪认为,特朗普还有许多行为,例如对媒体的抨击,把女儿、女婿任命为比较重要的位置,一直拒绝公开他的税务报表,以及他对种族和女性的看法等都是对美国法制的破坏。这是他反对特朗普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在特朗普的支持者看来,这是高估了特朗普的作用。他们不否认特朗普的各种缺点,但他们对美国制度有信心,虽然特朗普确实对美国民主文化有损伤,但无法伤害美国的根基,反而是越来越激进的左派让他们更担忧。

针对美国国内近来出现的种族抗议,特朗普的支持者提出了他们的不满。9月17日,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公开说:“我们支持和平示威,我们参与其中,因为它们是我们民主本质的一部分。但这不包括抢劫,放火或骚乱,这些应予以起诉。这是违法行为。”不过对于特朗普的支持者来说,民主党的这份声明晚了120天。

这些自由派人士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并不反对“黑人生命重要”(BLM)运动,但这个运动中的一些公开的立场和行为过于极端,让他们感到不安。让他们感到害怕的还有身份政治,以及变成了意识形态的无处不在的政治正确。他们认为,虽然美国是言论自由的国家,但显然极端左派的做法,尤其在大学校园里,让言论失去了自由。让这些自由派感到不公正的还有美国的左派媒体,他们报道说特朗普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错的,却从不报道也不关心拜登的儿子与中国资本之间的关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财经评论人士指出,经济全球化这三十年获利的是“世界工厂”和美国的精英阶层,对于美国工薪阶层来说,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好处,甚至是受害者,但他们一直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深圳商人子都说,他从来不崇拜任何人,但这四年来,太多人不停地数落特朗普,“美国主流媒体不断提供弹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于是出于恶作剧的心理,他称自己是川粉,并与反方辩论。他表示,特朗普最多干八年,有三权分立,有各种制衡,特朗普的个性和表现,并不会对美国造成实质影响。但是特朗普四年内所做的事情,在许多方面却是民主党无法做到的。

九零后的中国留学生吉家宝向美国之音说,他的政治观念属于古典自由主义,在经济和自由市场问题上比较保守。他认为,民主党的一些做法,包括支持美国的BLM抗争虽然是对的,但走过了头,而且对于一小部分抗争者无端的暴力举动,民主党没有强烈谴责。因此不能断定,支持民主党就一定对美国民主有利,支持川普就对美国民主不利。

在吉家宝看来,现在民主党的一些做法对美国民主构成危害,比如民主党操纵一些媒体,形成美国言论环境的回音壁效应。在一些大学政府机构以及偏左企业里都很难有一个正常讨论的氛围,因为被身份政治政治正确所绑架了,这些都不利于美国的民主。吉家宝认为,美国两极化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现在两党没有哪一党可以站在高地上批判另一党,所以,他认为支持第三党派的候选人目前是最利于美国的发展。

纽约的八零后陈闯创坦诚自己没有选票,带着局外人的心态看美国大选,不过他认为:批评川普当然可以,但他是选民选上去的。一味要批倒川普,而不去解决把他选上台的选民们所担心的实际问题,这是无济于事。用他的话说,即便说美国有病,特朗普也是结果而非病因。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华人自由派四年前特朗普当选悲泣 今年倒戈挺他为哪般?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华人自由派四年前特朗普当选悲泣 今年倒戈挺他为哪般?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