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约有理由庆祝成功

北约有理由庆祝成功

本周在立陶宛维尔纽斯召开会议的北约国家领导人有充分理由庆祝成功。

就在四年前,在另一次峰会前夕,该组织似乎处于低潮;用法国总统马克龙当时的话说,它正处于“脑死亡”状态。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局势发生了变化。随着北约计划迎接瑞典的加入(芬兰在今年4月成为正式成员)并派遣军队加强东翼,欧盟的盟国终于兑现了迟迟未能付诸的增加军事开支的承诺。

公众舆论紧随其后。如果俄罗斯寻求的是分裂欧洲,那么拜登总统在去年春天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宣布,俄罗斯的举动反而完全令欧洲大陆“北约化”了。

这一转变理自然令北约的支持者为之一振。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的主旨声明——“北约的力量是我们拥有的维护和平与安全的最佳工具”——从未有过如此多的忠实拥趸。即使是对该组织持批评态度的人(比如对华鹰派人士,他们认为北约令人们不够关注东亚真正威胁;比如美国国内的克制派,他们希望华盛顿重新关注外交解决方案和国内问题)也承认,北约的主要宗旨是保卫欧洲。

但北约从一开始就不是以集结军事力量为主要目的。在冷战高峰时期,北约部署了100个师,这只是华约兵力的一小部分,无法指望它来击退苏联的入侵,甚至连欧洲大陆的核武器都在华盛顿的控制之下。相反,它的计划是将西欧与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这个更为宏大的项目绑定在一起,在这个项目下,美国的保护作为一种杠杆,令美国在贸易和货币政策等其他问题上获得让步。事实证明,北约的这一使命非常成功。

许多观察人士预计,在它的冷战对手垮台后,北约将会关门大吉。但在1989年之后的十年里,该组织发挥了真正的作用。它充当了欧盟在东欧的评级机构,宣布各国在发展和投资方面的安全性。该组织推动潜在的合作伙伴坚持自由主义、支持市场的信条,正如克林顿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所说的那样,按照该信条,“追求民主制度,扩大自由市场”和“促进集体安全”齐头并进。欧洲的军事专业人士和具有改革思想的精英形成了一个自愿的支持者群体,北约的信息机构促进了他们的活动。

当欧洲民众被证明过于顽固,或者受到社会主义或民族主义情绪的不利影响时,大西洋一体化仍在继续。捷克共和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1997年,在是否加入北约的全民公决中,面对可能的“反对”投票,北约秘书长和北约高级官员决定让布拉格政府干脆取消这次公决;该国于两年后加入北约。进入新世纪后,北约的工作重点稳中有变。与全球反恐战争同时发生的是2004年的“大爆炸”扩张——七个国家加入了北约——在北约的措辞中,反恐取代了民主和人权。仍然不变的,是对自由化和公共部门改革必要性的强调。

在防务领域,北约并不像它所宣传的那样。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武器、后勤、空军基地和作战计划的主要提供者。在乌克兰战争中,尽管人们都在谈论欧洲会加强干预,但美欧这种不对称基本保持不变。显而易见的是,美国军事援助的规模——在冲突的第一年就达到了470亿美元——是欧盟国家援助总和的两倍多。欧洲的支出承诺可能也没有看上去那么令人印象深刻。在德国政府宣布为其武装部队设立1100亿美元特别基金一年多后,大部分款项都未花出去。与此同时,德国军方指挥官表示,他们缺乏足够的弹药,无法进行两天以上的高强度战斗。

无论支出水平高低,欧洲人的军事能力与相关支出相比完全不成比例。缺乏协调和锱铢必较都会削弱欧洲确保自身安全的能力。北约禁止现有能力的重叠,并敦促盟国接受特殊角色,以此阻挠能够独立行动的半自治欧洲部队的出现。至于国防采购、互用性的共同标准,再加上美国军工部门的庞大规模和布鲁塞尔的官僚障碍,都有利于美国公司,而牺牲了欧洲竞争对手的利益。矛盾的是,该联盟似乎削弱了盟友的自卫能力。

然而,这个悖论只是表面的。事实上,北约正在按照战后美国规划者设计的方式运作,使欧洲陷入对美国力量的依赖,压缩了它的施展空间。北约绝非一项昂贵的慈善计划,而是以低廉的成本确保了美国在欧洲的影响力。美国对北约和欧洲其他安全援助项目的投入只占五角大楼年度预算的一小部分——根据最近的估计,不到6%。而目前的这场战争只会增强美国的影响。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欧洲军费开支的大约一半

流向了美国制造商。这种趋势因需求激增而加剧,买家急于购买坦克、战斗机和其他武器系统,签订昂贵的多年期合同。欧洲也许是在重新军事化,但美国正在坐享其成。

在乌克兰,这种模式很明显。华盛顿将提供军事安全,美国企业将受益于欧洲的大量军备订单,而欧洲人将承担战后重建的成本——比起军力建设,这是德国更有能力完成的任务。这场战争也是美中对抗的预演,届时不能轻易指望欧洲的支持。限制北京获取战略技术和促进美国工业发展几乎不是欧洲的优先事项,切断欧中贸易仍然难以想象。然而,已经有迹象表明,北约在让欧洲追随它在欧洲战区领导地位方面正在取得进展。6月底访问华盛顿前夕,德国国防部长适时指出他认识到“欧洲对印太地区的责任”,以及南海“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重要性。

无论占有何等优势,大西洋主义者都担心虚假信息和网络干预破坏了对该组织的支持。他们不用担心。北约在整个冷战期间一直备受争议,直到1990年代仍然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当时对手的消失激发了人们对新的欧洲安全架构的思考。今天,异议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少。

向来批评军国主义和美国实力的欧洲左翼政党绝大多数都加入了保卫西方的行列:德国绿党的轨迹是一个特别生动的例子,该党曾是核武器的激烈反对者,现在看似愿意冒核战争风险。在美国国内,对北约的批评集中在过度扩大美国条约义务的风险上,而不是这样做的合理性。这是历史上最成功的联盟,聚集在一起为自己庆祝,开香槟不需要等到明年成立75周年纪念日。

玖拾|时事与资源:北约有理由庆祝成功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