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胡温时期取消的农业税竟被建议恢复 这不是笑话

胡温时期取消的农业税竟被建议恢复 这不是笑话

  有财政税收常识的都知道,收税得考虑税基,农民的收入那么低,显然没有合理的税基。

  近日,有所谓张捷专家建议恢复农业税的话题又被人翻了出来,看了觉得很震惊。

  这位张专家是哪个年代穿越过来的,不知道农业的现状吗?每亩地补贴千八百元,都没人愿意种,怎么收税?有些农村呈现空心化,留下的很多是老弱病残幼,向谁收税?

  张专家给出的理由是“重新向农民征收农业税可以激发他们对责任田的责任感和自豪感”。收你的税是为你好。照此逻辑,还收啥农业税,该收“专家税”啊!征收“专家税”,有利于激发张专家们的责任感和自豪感,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不过,为了避免误伤专家们,我还是查了查这位张捷的百度资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乖乖,这张专家是何等人物啊!

  01

  百度对张捷专家的介绍,那真是天人之姿:

  张捷出自晚清时称“京东首富”的唐山张家,祖父、外祖父、父亲三人均为中科院院士,被称为传奇学术世家。

  最让人高山仰止的是这句:

  张捷家族在中国近代史上群星闪烁:晚清名士赵炳麟、署理湖广总督赵炳言、道光十八年状元钮保福、湖州名士钮承聪、民国要员戴季陶……

  名人世家不算特别稀奇,稀奇的是“张捷家族”的群星里,一个姓张的都没有。也不知道老赵家和老钮家是不是同意这几位名人认祖归宗。当然,这点小小疑问,不影响张捷专家且富且贵且学术的家族自豪感。这可比江西城投的周公子自信多了。

胡温时期取消的农业税竟被建议恢复 这不是笑话

▲张捷的百度百科介绍(图/网络)

  家世牛,个人也牛。百度词条显示,“张捷以其家学传承和传奇经历为基础,创立了熵经济学理论,以此理论解释世界发展的规律,对于市场多次做出精准预测。”

  不知道具体的家学传承指什么,是赵总督懂经济,还是钮状元懂熵,能够在发展很成熟的经济学领域发明一种新理论?

  更难能可贵的是,张专家还能理论联系实际,在房市、股市、大宗商品领域都做出了“精准的预测”。不过,这种“实战业绩”就不太“经济学家”了。经济学家真能实操成功的少而又少,尤其是股市、大宗商品交易这样的金融实操,堪称经济学大咖的坟场。

  头顶经济学、数学、经济计量学三重冕的欧文·费雪直接被干破产,靠校方施舍才免于流浪街头。火到破圈的凯恩斯也在金融市场赔了大半身家,卖了不少家传古董才过的关。

  02

  凯恩斯充其量就是个中等贵族出身,家里没出过总督、状元这等的显贵——至少老凯家没有,七折八弯的亲戚家有没有就不知道了。

  他爹也就是个剑桥教授,不是院士那么高级,老凯他爹留的遗产也不多,折合人民币大概一个小目标。家世肯定比不过张专家,没有张专家在投资圈长袖善舞、实力雄厚也是有可能的。

  要知道专业学者要开创一种新理论,是要花费大量时间的,下海实操的精力其实是有限的。所以,拿着经济学理论屠龙技去投资实操的正经学者,玩砸了很正常。

  像张专家这样学术屠龙技和股市王八拳双修都能大成的,要么是时间管理大师的天才,要么是学术玩票的混子。

  看张专家的经历和头衔,更像是玩票玩大、玩当真的那种。张专家的经历显示,中科大毕业后先后成功从事过核物理研究、半导体集成电路、信息系统及互联网、金融投资、医疗服务、文化传播、律师、房地产、专栏作家。

  看这履历,就是改开以来所有热点一个没落下的追风少年到追风中老年。转行比切菜还勤快,跨界比跨栏蹦跶得更迅速。

胡温时期取消的农业税竟被建议恢复 这不是笑话

▲张捷的讲座(图/视频截图)

  但是,起点那么高、又蹦跶得那么远,最后落地一个“专栏作家”,也就和我这样家里三代都不曾阔过的码字工同列,就有点高开低走、前虚后实的意思了。

  再看张专家的豪华头衔,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客座教授、北京量跃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北京市金章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环球财经》副总编、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教授”是客座的,“研究员”也是客座的。

  原来如此。

  票友比专业的唱得更好,也不是不可能。但张专家的确实不行。

  03

  就算今天专家教授贬值比美元通胀还猛,稍微懂点专业——不,是有点专业常识的,都不会揭农业税这个疮疤。张专家可能是玩票玩得很认真,却没玩明白的那种高级票友,才会念念不忘“恢复农业税”这么奇葩的玩意儿了。

  谈农业税,起码得有三农的常识。连网红三农专家都知道,农民种地连微利都谈不上,只堪用作要钱要补贴的旗号,不能真找农民要钱。但凡种地能赚钱,谁愿意七辛八苦、抛下家里老幼进城打工呢?

  今天刨地的农民,大半是老幼残跑不了、跑不动的不得不种。种地不赚钱,是农村空心化的病根子。农村都这样了,还要向农民征收农业税?张专家真当“责任感”能当饭吃呢,还是当“自豪感”能发财?

  网上争议起来后,张专家似乎是明白了,出来打补丁了。可是他的解释又看着还是不太明白。他说恢复农业税是为了解决农补不公平云云。农补不公能靠农民交税解决?农补没补到农民头上,农民吃了一重亏。还要因此缴纳农业税,再让农民受两茬苦,是什么道理?

胡温时期取消的农业税竟被建议恢复 这不是笑话

图/网络

  他大骂下乡资本、土地承包企业,也算是“资本万恶”转移目标的互联网话术基本技巧。可是,他从头到底都没主张对这些“万恶资本”的收税啊?交公粮、征农业税的对象不还是农民吗?

  而且,中国农业问题要骂“万恶资本”,真的有点牵强了。转包农村土地的主力是国营农垦企业,靠国资背景和地方政府博弈能力强,赚点农补的小钱罢了。

  毛病是有的,“万恶”是真谈不上。城乡二元体制成了农村和城市市场经济的深沟壁垒,几乎是资本禁区了,哪有多少“下乡资本”?绕道走都来不及。

  有财政税收常识的都知道,收税得考虑税基,农民的收入那么低,显然没有合理的税基。

  谈税收还要考虑税负公平。农民是中国社会各阶层里最弱势的群体,无论是收入水平还是福利保障,都是底层。无论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增加他们的税负都是不公平的。

  就算张专家一心为公,也得有起码的税收成本意识。目前各地财政紧张,张专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替地方财政增收找软柿子捏,折腾农民也是极其不明智的。别想当然地把农民的弱势处境和税收成本低划上等号。

  想象力限制了张专家对农业税成本的估算,至少得懂点历史把?出过总督、庄园、三代院士的世家子弟纵然没有丰神俊秀的天赋异禀,总不能和地主家傻儿子一样只看眼前吧?

  04

  三农问题的确网红,也的确门槛不高。但是,门槛不高不等于没有门槛。除了基本的常识感,还要有点基本的道德感。对弱者不能保护,起码也不能加害。

  三农问题谈不到痛处,不能正视深层次、结构性问题,不怪张专家。能翻箱倒柜把“农业税”这个大杀器翻出来,这就太破底线了。张专家要是和网红三农专家一样,骂骂资本之类的陈词滥调,做点骗流量的生意也就罢了。非要不走寻常路,明目张胆坑农民,就太过分了。

  作为“专栏作家”同行,我能理解张专家的心情。码字的谁没点流量饥渴呢?何况张专家这样家世显赫高起点,只混了个百万粉的槽头肉部位网红,冲上头部的动力不是我这样知足常乐的能比的。

  但是,动力再足,流量生意不是这么个做法的。转到私域流量拳打脚踢,悄悄把钱给赚了,打枪滴不要,那多踏实?靠收智商税养活自己,总比公然折腾农民体面一点。

玖拾|时事与资源:胡温时期取消的农业税竟被建议恢复 这不是笑话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