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分析:农村包围城市 得郊区者得天下

新闻 Alex 3周前 (10-14) 43次浏览

美国,16万亿美元要没了!

” 新冠大流行将给美国造成 16 万亿美元的损失!” 美国前财长劳伦斯 · 萨默斯与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大卫 · 卡特勒在《美国医学会杂志》12 日发表的文章中发出了这番警告。 据彭博社消息,萨默斯和卡特勒在文中写道,其中大约 8 万亿美元与经济封锁和病毒持续传播…

美国大选分析:农村包围城市 得郊区者得天下

一看美国各州城市化的程度,西岸与东北岸之外几乎全属市郊(包括近郊及远郊)的天下。因此,我们就有了美国大选「得市郊则得天下」的说法。

看看美国城市化程度地图上各州的投票取向,被归类为城市化程度最高的8个州份全部都是民主党的大本营,2016年由希拉里胜出,如今也是稳定倾向拜登的蓝州。相较之下,被归类为城市化程度最低的8个「乡郊」州份中,除了接近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蓝州的佛蒙特州(Vermont)和缅因州(Maine)外,有6个在2016年也由特朗普胜出,而这些州份如今按照民调也是特朗普稳胜的深红州份。

从这个角度而言,两党要争取的就只馀下城市化程度处于中游位置的各个「近郊」和「远郊」州份。当中,特朗普2016年在近1,400万总票数中只以7.8万票之微击败希拉里的三大重要战场——密歇根州(Michigan)、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和威斯康星州(Wisconsin)——也属于此等市郊州份,前两者为城市化程度较高的近郊,后者则为远郊。

美国大选分析:农村包围城市 得郊区者得天下

同时,另外三个最为观察者关注的战场州——佛罗里达州(Florida)、北卡罗莱纳州(North
Carolina)和亚利桑那州(Arizona)——也属于市郊州份。由此可见,市郊州份对选情有决定性影响。

民主党重夺众议院全赖市郊

这个决定性影响,其实早在2018年11月让民主党重夺众议院控制权的中期选举中,已被充分反映:民主党当时从共和党手上夺得41个众议院席位,其中绝大多数都在市郊选区之中,完全不属市郊选区的只得3席。不少评论都认为,特朗普的言行让市郊女性选民对他离心离得,造成其「失市郊」之祸。

美国大选分析:农村包围城市 得郊区者得天下

因此,民主党自2019年初以来之所以能与特朗普控制的白宫与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在兴建边境围牆、各类联邦开支、「通乌门」弹劾案等项目针锋相对,其中主因就是在「市郊争夺战」中打了一场胜仗。同一类的胜仗会否重演,亦将决定这次拜登能否战胜特朗普民主党能否稳住众议院多数席位,以至民主党能否从共和党手上夺得参议院

白宫国会的关键选区

首先,我们可以比较一下来自独立选情分析网站库克政治报告(Cook Political
Report)的2018年与2020年众议院「有竞争」出选席位评分,并按照彭博社CityLab的选区分类作对比,去看看本年众议院选区中市郊的重要性,以及民主党是否有在向人口较稀疏的郊区进军的形势。

美国大选分析:农村包围城市 得郊区者得天下

从上图可见,2020年的众议院选举与2018年一般,绝大多数有竞争的议席也集中在各类市郊(包括城郊混合、稠密市郊、稀疏市郊、乡村市郊)之中。然而,本年有竞争选区却以乡村市郊为数最多,似乎可见民主党渐入愈加攻佔共和党票仓之势。

此形势在总统民调上更得明显展现。根据亲共和党媒体霍士新闻台(Fox
News)自拜登明显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以来所做的多个全国民调,拜登在市郊选民当中一直领先特朗普,从3月21日至24日的53%对39%,至10月3日至6日的59%对39%。相较之下,根据2016年大选的票站调查,特朗普在市郊选民群体中却领先希拉里5个百分点,可见此次民主党确有进账。

市郊的重要性,在参议院的选举中亦明显可见。在库克政治报告的出选席位评分当中,12个有竞争议席(民主党现持有两个,其馀皆属共和党)当中就有10个也在市郊州份。(其馀两个属于乡郊州份。)

六大战场州亦决胜于市郊

即使我们从选举人团制度的角度来看,市郊选票的重要性亦是明显可见。众所周知,由于美国总统由各州(加上首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选举人选出,而选举人的投票意向则由该州普选结果决定,当中只有两州并非採取「胜者全取」制;因此,两党势均力敌的摇摆州份(相较于两党差距明显的红州或蓝州)就成为总统选战的决胜关键。

目前,最受关注的六大战场州——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北卡罗莱纳、亚利桑那、佛罗里达——除了本身在城市化程度上属于市郊州份之外,决定各州胜负的州内选区也是以市郊选区为主。

2016年,特朗普在此六州也战胜希拉里,让他成功登上总统宝座。

对于六大战场州,《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 World
Report)根据各州专家意见和数据分析,归纳出54个将决定2020年总统大选胜败的关键市镇(county),跨越总共74个众议院选区,当中属于市郊的亦佔绝大多数(纯粹的城市和乡郊地区只得9个)。

美国大选分析:农村包围城市 得郊区者得天下

选举形势如此,难怪特朗普与拜登也偏好在不同议题上向市郊选民放话。在住居问题和治安问题之上,特朗普屡次向「市郊的家庭主妇」讨票;在气候变化造成美国西岸山林大火的议题和新冠疫情的议题上,拜登也特意强调特朗普政府的不济损害了市郊选民。

情况各异的市郊

当然,市郊也并非铁板一块,而是异质性甚高的不同地域。例如宾夕法尼亚州众议院第五选区,几乎可算是费城(Philadelphia)的一部分,拜登的任务就是要让少数族裔踊跃投票,同时保留民主党2018年从盘踞多年的共和党手上夺得议席的战果。

同属宾夕法尼亚州的斯克兰顿(Scranton,属众议院第八选区)却是另一个故事。这是一个有大量未经大学教育白人的前煤矿工业选区,2016年是特朗普的一大斩获。斯克兰顿却同时是拜登的出身地,他能否透过其幼年成长的背景,从特朗普手中夺回同类选区的支持,将是本次选举的一大决胜因素。

作佛罗里达州众多「退休胜地」之一代托纳海滩(Daytona
Beach,属佛州第六选区),2016年大举转投特朗普,如今却有可能因白宫应对新冠疫情不力而转投拜登。此类选区除了可决定佛州投票走向之外,也象徵着全国年长选民本年的投票趋势。

一些市郊的社经结构,也特别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一些大幅度倾向民主党的大学校区——如佛罗里达大学所在的盖恩斯维尔(Gainesville,属佛州第二、第三选区)、密歇根大学所在的安娜堡(Ann
Arbor,属密歇根州第七、第十二选区)、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所在的麦迪逊(Madison,属威斯康星州第二选区)——这次未必没有可能因为各类遥距上课的安排,而减弱了对民主党的支持。

从上述例子可见,市郊即使能决定选情,但它们各自决定选情的方式却甚为多样。

目前,虽然民调已毫无疑问地将市郊「交到」拜登手中,不过选举一日未至,结果仍未能说准。但无论如何,「得市郊则得天下」依然是美国大选的恆常定律。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美国大选分析:农村包围城市 得郊区者得天下

中国“包子夫妻”传奇:财富已超27亿!

如今市值 45 亿的早餐 ” 巨无霸 “,其前身,只是一家普通的街边早餐店。 编辑|孙志成 杜恒峰 王嘉琦 编辑|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 头图摄影|邓攀 2 块钱一个包子,5 块钱就能吃饱的包子店,是很多人眼中的 ” 小生意 “。沿街开个小门店,…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美国大选分析:农村包围城市 得郊区者得天下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