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共终有失去政权的那一天

中共终有失去政权的那一天

只要这些极权国家的人民,还有脑子可以思考,民主自由就会是他们追求的目标。(美联社)

中国历史的王朝兴衰,分分合合,让很多人觉得历史就像个周期波,有高有低,治乱循环的道理万年不变。聪明人如马斯克也这样觉得,他说服自己探索星空的理由是人类有摧毁文明的惯性,人类要趁著文明发达而社会相对稳定的时候,发展科技,在地球被毁灭前,俱备有离开地球的能力。 

我不相信这种历史周期论,我相信的是黑格尔的辩证史观。历史有前进,有后退,但总的来说,是进两步,退一步的过程,“进步 – 衝突 – 妥协”的过程,最终会导向一个最佳的人类社会结构。黑格尔只看见了拿破崙带给欧洲及人类文明的巨大贡献,他没看到美国的伟大发展,但他预知了自由、民主为人类社会基石的历史终点。

假设今天中国仍处于西方文明开化前的世界,民主自由还是个没人想见过的概念,我们可以认定共产党的兴起及衰落,只不过是中国几千年历史的一个小章节,最终会因为治理能力不足造成民不聊生,革命终将发生,而改朝换代。

但人类已经往前走了,民主自由不但已经是个成熟的概念,而且是在美国及其它先进国家实践取得成果的社会制度。共产党的防火牆再强大,也无法把民主自由塞回闭锁精灵的小瓶里。黑格尔认为历史能够前进,最重要的理由,就是reason,人类的理性思考能力。这能力,能够创造发明,凭空生出人类科技,也能够产生对人类最佳的社会制度。当少数的中国人,接触到民主自由的观念,然后对比共产党造成的诸多问题,对他们而言,结论是显而易见的:民主不能当饭吃,自由一定会造成混乱,但不民主自由的话,共产党对中国的伤害更大,中国得先走向民主自由,再来谈民主自由的问题。

民主的火种,常常看似在风雨中飘摇,古希腊时期的民主雅典,虽然照亮了人类文明,但它处于一个不安全的环境,所以最后熄灭了。但民主的火种,其实比较像普罗米修斯偷来的科技,一旦“已知用火”,就没有往回退的可能。民主雅典和共和罗马,虽然像是流星一样,只能点缀万古常夜的星空,但他们留下的故事,却是十七、八世纪的欧洲知识份子所仰赖的思想理论,当他们构想人类社会制度的时候,民主和共和,就是一个绝对君权、封建社会的可能替代品。他们的理性思维,促成了伟大的民主自由革命,英国,和接续的美国,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里,呵护了民主的火苗,最终烧成了熊熊大火。 

自美国独立革命及法国大革命后,所有渴望自由,期待更好未来的人们,都有一个蓝图,都能清楚地对独裁者说,没有需要你们的必要性,给我们民主自由,其馀免谈。不管苏联共产极权者怎麽说,不管朝鲜金家如何堵住人民的耳朵,不管中南海的大官们如何摀住人民的嘴,不管德黑兰的极权教士处决多少人,他们都无法把民主自由完全隔在国境之外。只要这些极权国家的人民,还有脑子可以思考,民主自由就会是他们追求的目标。

这是我虽然认为共产党离垮台之日尚远,但却很有信心,共产党在中国一定会有失去政权的一天的最重要理由,理性必胜,民主自由终将降临。

玖拾|时事与资源:中共终有失去政权的那一天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