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国是可再生能源的冠军,却怎也戒不掉…

中国是可再生能源的冠军,却怎也戒不掉…

世界报经济版上,常驻北京记者 Frédéric Lemaître 7月5日发回报道说,随着一个巨大的海上风电机组和一个水光混合电站在几天内相继落成,中国不断显示出推进绿色能源发展的决心。但与此同时它也继续投资煤炭发电。

该报道写道,中国接连宣布已完成了两座壮观的可再生能源设备的安装。6月28日,中国在福建沿海安装了创世界纪录的16兆瓦的海上风电机组。这个由中国三峡总公司运营的“风车怪物”拥有123米长的叶片和一个扫风面积约5万平方米的叶轮,一旦投入使用,预计将提供超过6600万千瓦时的清洁电能,能够满足3.6万户三口之家一年的生活用电。

更壮观的是,日前中国宣布了一个水光混合电站的投产。该厂位于四川西藏地区的克拉乡,海拔高达4600米,水电部分的容量为3千兆瓦。这比安装在周围地区的200万块太阳能板多三倍,占地16平方公里。这种组合下,该电站每年应生产20亿千瓦时的电力,相当于70万个家庭的用电量。

据其设计者称,这座耗资约40亿欧元的发电站弥补了可再生能源的一个弱点,即不连续性。光伏部分在白天和天气好的时候产生更多的电量,而水力部分则在下雨和水坝满载的时候产生电量。据运营该电站的中国电力公司称,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混合电站,之前的记录则由在青海省的中国发电站保持,其容量为85万千瓦时。

世界报续指,这两项投资并不是单独的案例。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一直是全球海上风电的领导者,具备3089万千瓦的装机容量,约占其风电场总容量的10%。

世界报援引新华社报道说,克拉水光混合电站的话,到2030年应达到50千兆瓦,然后最终“超过100千兆瓦,这将使每年生产约3000亿千瓦时成为可能,足以供1亿多家庭使用”。

很明显地,在可再生能源方面,中国正全力以赴。根据非政府组织全球能源监测(GEM)的计算,中国宣布的或目前正在进行的光电项目代表了约379千兆瓦的容量,与风能有关的项目代表了371千兆瓦的容量。这大约是中国目前产能的两倍。

据GEM表示,如果中国完成这些项目,到2025年,它将拥有1200千兆瓦的太阳能和风能发电能力,“比计划提前五年”。该中心在其研究报告中估计,中国已经开发了228千兆瓦的太阳能,比世界其他国家都要多。更重要的是,据彭博社报道,到2022年,中国将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4950亿美元(约4550亿欧元),占这些领域全球投资的55%。

世界报接下来话锋一转说,尽管是绿色能源的倡导者,中国仍然 “沉迷 “于煤炭。4月,绿色和平组织透露,在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批准的新燃煤发电站(20.45千兆瓦的容量)已经与2021年全年的数量相当。按照这个速度,2022年的记录(已核实90.72千兆瓦)可能会被超越。

面对2021年和2022年的大规模断电,许多省份再次依靠煤炭来克服可再生能源的变化无常。即使是水电资源丰富的四川,也因担心水坝枯竭,正在投资煤炭。几周来一直影响中国部分地区的热浪–6月是中国北部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个月–导致人们担心未来几周会进一步断电。

煤炭又开始流行了!世界报称。在抖音短视频网站充斥数以百计的卖家的表演。一些人以网红之姿优雅地站在摆满块煤的架子前,另一些人则戴着头盔在矿井入口处吸引眼球,还有一些人甚至选择直播销售。而价格取决于交货的质量、数量和距离。

世界报表示,这种煤炭大卖的现象令外界担忧,中国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做出了努力,但将无法实现其减少碳排的目标。北京曾承诺在2030年前达到排放峰值,并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在7月3日到访北京的欧盟委员会负责能源转型的副主席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对中国这种“矛盾”表示关切。他在清华大学的一次演讲中说:“我相信中国希望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但也确实有更多的燃煤发电站被开放”。

据该报总结,在蒂默曼斯先生抵达北京的几小时前,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与国际合作中心主席徐华清曾表示,中国不可能建立与欧盟同等的碳税。在市场上,一吨碳在中国的售价约为7欧元,而在欧洲则为80欧元。徐华清还将欧洲希望引入的碳边境调节机制描述为“不科学、不合理和不公平”,以补偿这一差异。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中国是可再生能源的冠军,却怎也戒不掉…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