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一步一个 “仇恨”陷阱

新闻 Jacob 1个月前 (09-19) 64次浏览 0个评论

来源:南风窗微信公众号

今天,向大家推荐南风窗的好朋友,勿以类拒

这是一个年轻人的天地。它会分享各个角落的文化和潮流,有小众群体的新锐和独特,也有对大众文化的追寻和反思;它关注时代的青年,那些穿梭于林立高楼间、城市边缘处人们的爱与恨、丧与燃。

关注勿以类拒,和我们一起有趣,一起成长。

文:卡皮

作为中国目前最有代表性的网络公共空间,微博近些年来的生态日益恶化,网友发言,戾气不小。一些朋友对此感到忧虑,认为微博姑息已久,需要加以整治规范。

微博也的确试图改变,今年7月,微博官方宣布对仇恨言论开展两个月的专项整顿,效果如何,有目共睹,就在9月8日,刑法学教授罗翔不堪网络暴力,宣布退出微博。似乎,微博的战场化趋势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微博,一步一个 “仇恨”陷阱

仇恨言论在各种圈层都有,但今年二月之后,明星肖战粉丝的四处出警、怼天怼地,惹来各方怨声载道,党媒点名批评,是引发微博整治仇恨言论的直接原因。

微博,一步一个 “仇恨”陷阱

公告发布前,微博在7月9日与肖战工作室进行了沟通,之后一周连续处罚或禁言了一批带头组织攻击行为的肖战粉丝,还有一些故意伪装成肖战粉丝的黑装粉,也被查出实情而封号。

明星体育游戏领域的粉圈是网上仇恨言论的重灾区,性别、动保、地域等话题下也常常出现相互攻击的局面。

今年的疫情甚至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仇恨的海啸。 湖北人在疫情初期受到歧视,外网到处也有针对中国的奇谈怪论。

原本给人带去快乐的网上冲浪如今似乎危机重重,假如你不属于任何仇恨对象的范畴,可以足够幸运地躲开粹毒的箭,也有可能不自知地掉入仇恨旋涡,陷入一种叫恨的情感中无法自拔。

01 仇女博主 一个仇恨言论样本

如果你平时生活繁忙,也没空闲老往奇怪的账号里转悠,很大概率你对仇恨言论不会有太多认识,但它们却仍可能用各种方式影响生活如果女性在现实生活中遇到受仇女博主影响的男性,那会是十分麻烦的事情。

经营男性PUA教学的K姓博主就是一例。

K姓博主在微信、微博、B站、优酷,乃至国外的推特、油管都建立过账号,最早藉由在街头变魔术摸女性胸部的视频发迹,2017年被公安行政拘留14天后,在去年又发生调戏大哥女友被挑断手筋的事件,但在屡经改换平台后继续经营新帐号招收学生开课,只不过越来越趋地下化。

他所发布的文章与视频,通常都利用男性对于自信心的心理需求加以逐步夸大,最后导不平等的性别观念,比如永远不要对女人忠诚、去除你的女性认同、女权是致命的思想病毒

微博,一步一个 “仇恨”陷阱

还有一个以东亚男性的性焦虑为号召的微博博主,给男性PUA领域赋予了国际面向。

这位博主的口号是征服外女,他一边在视频中不停询问外国女孩是否喜欢中国男人,一边憎恶与外国男性恋爱的中国女性,把他们统称为媚外女。

在一个标题是中国猛男当面训斥洋垃圾与媚外女的视频下,拍摄者在餐厅里看见一对刚坐下吃饭的男女而怒火中烧,不分青红皂白就径直走向两人背后拍摄,一边愤怒地挑衅道:现场直播,我就是要拍你呀,来打啊,拍你又不犯法。

微博,一步一个 “仇恨”陷阱

图片来自网络

这类博主通常只敢以玩弄的姿态,游走在侵犯的界线边缘,但假使真的如果遇到反击,或是有外国人向公安报案,他们也会将事情说成自己被洋垃圾欺负,公安总是服务洋大人等等,事实上这也是每当这些微博号遭到举报、甚至封号时,对粉丝的一贯说辞。

互联网便利了这些极端化的博主建构自己的组织,立场相近的博主彼此关注、支援和协同一致对外作战,当一个号被封,他们就更换小号或换一个平台再活动,面向粉丝就建立微信群或QQ群。

在这样的组织基础上,很多行动都很容易进行了。这些微博群体除了爱好亚洲人尺寸、华人男性魅力、雌性慕强这类的性话题外,也经常组织攻击在华外国人博主,想法子找到其黑历史或曾经犯过的错误,制作投诉模板以便于举报和消灭洋垃圾,在他们的页面也经常贴出各种所谓媚外女或留学生的私人信息,各种裸露照片也不少见。

如果加以注意,凡是与外国人有关的公共舆论事件,事实上都少不了看到这些熟悉的账号参与,那位征服外女的博主就公开在文章中表示:

山东大学学伴事件的启动者 我一年多前就认识了,他们一直在做此类的爆料,这次成功地引爆舆论。

短短一句话,信息量甚大。

02 我们有可能脱离 仇恨言论的茧房吗?

国内外社群媒体早已长年受困于各种极端仇恨言论的蔓延。信息茧房的概念已被许多人熟知,它指的是人们只接触自己感兴趣的媒体内容,要让仇恨言论的发布者或追随者跳出茧房或圈子的束缚,显然会比一般人还更困难。

上个月,微博博主黑云1619发表的文章《我们分析了五万条种族歧视账号微博,发现了这些》,迅速成为网上爆款。

这篇文章指出,在有关种族歧视的言论中,黑人群体常常被转化为施暴者,而自己归属的群体则被放在受害人的地位,比如在华非洲人都从内心歧视中国人。通过这样的方式,对他人的偏见得以正名。

微博,一步一个 “仇恨”陷阱

种族歧视的对象成为施暴者

只要稍加观察就能看出,无论是极端粉圈,还是仇女、种族歧视群体,他们都少有机会真正地与歧视对象交往,也对歧视对象缺乏具体的认识。比如对于网上常常发表种族歧视的人群来说,非洲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但极少有人称他们为非洲人或者非裔人,只是以黑人相称,他们也很少提到具体的非洲国家,仅以非洲作为一统的概念。

永远不要和女人走心、此生消灭h人发表仇恨言论的博主经年累月地传播类似的思想,凡是一被删号就立马转战小号,一有机会就向更广阔的平台宣传,甚至在线下有所行动,一般人也防不胜防。

每一种集体仇恨心态背后都有复杂的现实因素,他们的心理也并非完全无法理解,毕竟对爱或性的欲望、对自己群体的归属感是所有人都有的,不过社交媒体的特征显然有利于仇恨情绪的膨胀与风行。

微博,一步一个 “仇恨”陷阱

网络仇恨言论也十分严重的邻国日本,评论家宇野常宽对社交媒体服务的结构提出了有趣而深入的分析,他认为在这种构造中有两种用户造成今天社群媒体生态的问题。

第一种用户固定通过认同热门推送的集体想象来确认自己的存在,第二种用户则是无法在流行的集体想象中得到满足,转而把自己的个人页面变成极端的阴谋论与假新闻的基地,认定自己已经掌握了大众不知道的真相而不可自拔,我们可以轻易在这样的描述里看到许多发表仇恨言论者的影子。

宇野常宽认为,我们应该尝试从社群媒体的这种构造中脱离出来,重新找回早期的网络冲浪的自主性,与热门推送、推特式书写尽量拉开距离。

个体的力量总是有限,面对各种冲突的立场与经验,有时确实要依靠政府或互联网平台的整治。不过从目前来看,微博官方的整顿也有许多问题。

首先是宣称被误伤的账号频频出现,许多没有明显仇恨言论的账户被封停后,博主与粉丝纷纷喊冤,这显示微博很可能在处理仇恨言论时欠缺精准度。

其次是网民们仍然发现众多重点散播仇恨的账号并未受到影响,或者是即使被封停了,立刻就会再转战小号,平台方目前对此也没有有效的应对之道,有的账户受罚后暂时保持低调,一阵子又卷土重来。

微博,一步一个 “仇恨”陷阱

组织学生跳舞应援肖战的小学老师停职后,人民日报评论道:职业底线不能破,理性之圈不能出,饭圈不能圈一切,肖战的微博也转发这一讯息要求粉丝保持理性。

其实不仅是理性,人们也很需要通过共情去理解其他圈子里的人如何生活。真正造成立场对立越来越巩固的,反而可能是以强硬的姿态,鼓励那些能够联结与沟通不同圈层的人,而不是构筑越来越强的排他意识,如此才能够避免被仇恨言论绑架。

近日政治学者施展有篇评论,他期待着进入2020年以来的许多黑天鹅事件,或许能破坏信息茧房里封闭的立场,带来人们彼此间重新出现共识的可能性,但是就目前为止我们还在观察,或者说也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去把握这种契机。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微博,一步一个 “仇恨”陷阱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微博,一步一个 “仇恨”陷阱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