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华人妹子自述:我为什么不和白人男性约会了…

2b62d89ba5d5dbf349ba0f7a175c2693
这个穿着时尚,拥有灿烂笑容的小姐姐叫Grace,是一位新西兰华裔。

21ea05ab63298da8bc3b4c8dc3aaa7d1
“我今年25岁,是一名机器人分析师,我喜欢手工、喜欢中餐早茶等等等……”

但这都不是重点——

e7c653b861dfd6ff8bb44ef56464503b
“重点是我跟白人男友分手后,已经2年多没谈过恋爱了。”她说。

01

一块月饼引发的“悲剧”

最近,Grace参加了一个真人秀节目Dating While Asian,并在镜头前讲述了自己的恋爱经历。

她朗读了自己的日记。

b404e8e32c2ddf24b4ac36f9bd9c4657
那是2020年10月的中秋节。

我和我当时的男友(新西兰白人)在达尼丁的卧室里。

我的男友就在我身边,他瘦长的手臂垂在床架上,看着我把月饼从喜庆的红色包装中剥出来。

d39d6a6dc75cf09aa4427d51412faad1
一路颠簸,月饼的外皮有点凹陷,但在华丽的托盘上,它依旧闪闪发光。

我把它们切成小块,然后放了一块在嘴里。

嗯……是我最爱的咸蛋黄味。然后我给男友分了一块。

他试探性地咬了一小口说:“挺好的。”

我又满怀期待地将红豆沙口味的递给了他,然后问道:“再来一块吧?”

他低头看了看我伸出的手臂,考虑了一会儿,说:“不,谢谢。”,然后避开了我炙热的目光。

4029229ab670372e2c61f80eb6cd2c77
——顿时我的心凉了一半。

食物是我生活中快乐的来源,现在却成为了焦虑的源头。

我感觉拒绝了我爱的食物,就等于拒绝了我,因为它们是我核心部分,我对身份的认同。

文化差异不是这段关系中所面临的唯一问题,但它是导火索,始终挥之不去的一个点,就像是蓝天上的一朵灰云。

3161551eef9d5e7f8a299ef4736d53cb
我被压抑得喘不过来气。

就这样,我们在21年2月分手了。

02

一份认同感,一顿温馨的晚餐

Grace说,以前上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她试图摆脱“亚裔身份”,试图融入到“白人的社会中”。

“我尝试退掉旧衣,去掉我的语言、风俗、传统。就好像……找一个Pākehā伴侣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达到这种感觉,成为一个标志。”

66e63821240ecc350f8857f4743f8cdf
在经历了4次相同的失败之后,Grace彻底放弃了。

“我问自己,与棕色头发、蓝眼睛、白皮肤的男人恋爱真的有意义吗?

——我需要的是一份认同感,我决不能摆脱我的亚裔身份,这就像肺和呼吸一样,两者是共存的。

2b76ea3f430d7bf65a6686b1b6e7e5c9
在中国文化中,长幼有序,小辈会给长辈倒茶,长辈会给小辈夹菜吃。

46a1c3fa73bae198cefd8f10957c015d
Grace说,高中读书、写作业时,母亲会给我带来精心切好的苹果、柿子和梨,有时还会涂上一层酸梅粉。

677add6e9c14ce75fb436612b6364fd1
后来,当我在大学放假期间回家时,她会特意做我喜欢的菜,面条汤、麻辣大虾、泰式椰子饭。被家人包围、认同,这种有序的家庭环境温暖了我。”她说。

d1bba9adda28f26ccc3b64e72e07879b
“当我受邀去白人男友家吃饭时,我会拿出Kiwi-Asians(华裔新西兰移民二代)那一套,穿上正装、模仿他们的行为举止。在这种聚会上没人关心我喜欢吃什么,我也无法展现真实的自己。”Grace说。

另外,在Pākehā(新西兰白人)朋友们的聚会上,我感觉我像是沙漠里的一条鱼。我的伴侣通常对我的不适毫不在意,或者漠不关心。

03

质疑:

他喜欢的是“我”吗?

Dating While Asian的导演Maggie Shui早前也在媒体上,回顾了她自己的个人经历,还有这个系列背后的灵感。

两年前,她曾经和一个高个子、留着小胡子、名叫Charlie的白人小伙约会过几次。

e1140330fd704618d2997dfbc8c5224e
她说那时她刚分手,然后又刚刚好地遇到哪个方面都恰到好处的Charlie——她能在约会时遵循自己的喜好,可以随心所欲地享受缠绵,也能拥有餐桌前的谈天说地。

以至于在她们分开后,她也一直想起他。

在导演纪录片Dating While Asian期间,她看到了Charlie朋友给她朋友发的一条信息。

信息里Charlie朋友提到自己跟Charlie说,Maggie正在制作关于他的节目——而这里的“他”指的是“一个喜欢和亚洲人约会的白人男孩”。

4a57dd3f49764c2cc7bb93d1c47d32b2
她笑了,然后又想了想,然后觉得有点恶心和尴尬。

Maggie说,当许多亚洲人隐约得知自己的约会对象对亚洲人有偏好,例如“他之前的约会对象也是亚洲人”,“他的社交媒体关注对象很多都是亚洲人”时,心里总是会五味杂陈。

她说:“你会想,我是因为他是他才喜欢他,但他们喜欢的是我这个人吗?还是说他们被我吸引,只是因为我符合他们对亚洲人外观举止的预设?”

04

历史:

被“物化”的亚洲女性

虽然永远无法得知Charlie朋友的玩笑到底是不是真的,但这确实让Maggie瞥见了那些隐秘的角落——在你不知道的地方,那些白人兄弟们到底在讨论着什么。

她说这件事提醒了她:她是一名亚裔女性,有时男性会因为她的亚裔身份而觉得她更有吸引力,或者会以此开玩笑。

而最后为此感到尴尬的人终究是她自己。

8d5af35f7e73c7c2a9611a462daf060b
Maggie说,之所以存在“yellow fever”(指白人男性对亚洲女性有非常明显的性偏好,有时候甚至能达到狂热的程度,通常含贬义)或者迷恋亚洲人,很大程度是因为亚洲女性很少讲述性和浪漫方面的故事。

Maggie说,在当今的社会中,亚洲女性的形象相当极端——要么是去性化,要么是性欲高涨,无论是哪种情况,人们都会把这些观念投影在她们的身上。

据发现君了解,白人男性对亚裔女性的迷恋,最早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

当时在韩国、日本、菲律宾和泰国的性工作者,招待了不少的美军士兵。

而那之后亚裔女性被描述为“具有异国情调和牺牲精神,因为关系十分短暂。”

94c934a50f72d98e5b7d25775a5636a4
b6af55a33555f76f90b1df3d7579e7a7
不幸的是,这些种族化、性别化的固有观念,就这样延续了几十年–甚至在如今依然有其言论市场。

d6ec8571549e654e7da50edfbc52c8b8
所以,耶鲁大学的新西兰籍研究助理Steph Tan曾说过,亚洲女性常被描述为,聪明、有智慧、有趣、有魅力、可爱的。

“这些修辞从白人男性口中说出来,第一让人想到的事就是——他交了个亚裔女友。”Tan说。

新西兰亚裔女生的身份认同可能会受到多个方面的影响。

首先,她们在家庭中的文化背景和传统可能会对她们的身份认同产生重要影响。

其次,她们在学校和社交圈子中的经历也可能会对她们的身份认同产生影响。

此外,她们可能会面临来自社会的刻板印象、歧视,这可能会对她们的身份认同和自尊心产生负面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建立起自信、自尊心尤为重要。”Tan说。

05

结尾——

“肯定地认同,而不是容忍”

经过“升级”,Grace的思想也和以前不同了。

902da2547d7851457f77a569dd4fef1a
“我不知道曾经的伴侣们是怎么想的,但多样化的约会经历教给了我很多东西。”

我认为,当你和其他有色人种约会时,文化传承的问题是一种交流,而不是一种侵犯。”

这种交流教会我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们应该被热情地接受,而不是容忍,其中就包括文化、食物、种族身份。”

7f6362d075b0f6d7c5768afb94016da7
“我要寻找那个真正认同我的人,而不是让我摆脱亚裔身份的人。”

我在这些恋爱经历中学到了很多,每次约会就像是一场练习,它们最终会引导我们找到对的人、合适的人、尊重自己的人。”Grace说。

最后,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并非所有关于亚洲人交往的故事都需要被质疑,故事中描述的只是普通人的日常光景,主人公恰好是亚裔而已。

另外他们的亚裔身份,也没有必要和创伤或者任何消极的事物联系在一起,这只是向大家展示刻板印象以外,真实的亚洲人。

玖拾-时事与资源: 华人妹子自述:我为什么不和白人男性约会了…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