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地球上最后的996打工人,在中国?

在互联网上,中国“打工人”似乎在觉醒!

抖音博主找到了新的流量密码,那就是拍所谓“00后整顿职场”的段子,“00后拒绝加班”、“00后办公桌上摆着《劳动法》”、“00后把老板告上仲裁庭”、“00后下班后拒接老板电话”、“00后把老板怼到哑口无言”、“老板跪求00后不要辞职”……

af7f96e14ca28ef30a6715fa10e44780
有个长辈语重心长地跟我说:这些视频都是骗流量的,完全脱离现实。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据看了吗?今年3月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48.7小时,环比增加0.8小时,同比增加1.4小时。中国00后工人的基本工资非常低,只能靠加班费来维持生计。

这个长辈的说法符合中国国情,但不是全球通用。

大家都知道,欧美发达国家的工人很潇洒,下了班以后直接关机走人。但估计很少有人知道,收入还不如我们的越南人,居然也打出了“反对996”的旗号……

越南人工作四小时还摸鱼

越南又上了热搜!

这次不是越南经济爆表了,而是越南打工人把中国老板“气炸了”。

82ea71f8ea1750c2d38c2e8869d7e095
事情是这样的。微博大V@花总丢了金箍棒,采访了一家在越南的抖音直播公司。

这家公司的老板(花名:黎叔),曾是国内某大厂前2000号员工,后来辞职创业,不幸屡战屡败。于是黎叔把目光投向了经济高速发展的越南,决心把中国直播带货的打法复制过去。

黎叔的野心不小,想要孵化“越南版薇娅”和“越南版李佳琦”。但现实很残酷,越南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比如说,黎叔辛辛苦苦培养出的一位大主播,没有经过黎叔的同意,就带着账号密码跳槽到了另外一家公司。

401992ef8f99631a2938e4dcf24b6710
当然了,这是少数个案。更让黎叔无语的是,越南员工普遍存在的懒散状态:

十点慢慢悠悠上班,十二点“哗啦啦”就去吃饭了,午休到两点才起床,四点半公司沙发上坐满了闲聊的人,一到五点半就准时下班,齐刷刷冲进地库,骑着小摩托火速离开,独留黎叔一个人在办公室,焦虑彷徨掉头发。

唯一能让越南员工兴奋起来的,就是每个月的生日party,他们会把公司搞得像酒吧一样热闹,放下手头所有工作尽情地嗨。

那么问题来了,同为“世界工厂”和“新兴经济体”,为什么中国人拼死拼活,而越南人却优哉游哉?

自媒体“ 冰川思享号”认为这很正常,并给出了一种解释:

工业对东南亚,并不是必需品,他们专心做第三产业,虽然达不到富国水平,但温饱是绰绰有余。搞搞旅游业,做做餐饮,对欧美外国人跳跳风情舞,表演下东方风情,就能赚到钱,这不比打螺丝要轻松。

现在东南亚,大力搞工业化,主要的推力不是本国政府,而是欧美企业。东南亚国家自己躺着吃第三产业的饭,就够活了,没必要建厂建制造业,着急的是欧美人。

中国这边,从上到下都崇拜“大工业”,迫切想成为全球第一大工业强国。这个目标一天没有达到,中国打工人就别想安逸。

还有一种解释说,中国属于东亚儒家文化圈(包括日本、韩国、新加坡),儒家强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卷死自己、照亮他人”。

日韩确实盛产“工作狂”,平均工作时长经常名列前茅。“社畜”一词,就是日本人发明的。

不过这都是老黄历了,随着Z世代的崛起,日韩的职场规则正在发生逆转。

日韩:Z世代大暴走

2015年,日本发生一场震惊全国的自杀事件。

这位自杀者名叫高桥,长相甜美,出生于中上层家庭,毕业于日本最牛的大学——东京大学,就职于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却在最好的年纪(24岁)选择了跳楼。

9c9051bf6e80e56612ab2220768a67fb
是什么把她逼疯了?大家在她的推特账号上找到了答案。

22点前居然能回家…简直是奇迹。

又碰到公司规定周末必须上班,真心想死。

大家都觉得通宵工作到4点回家理所应当,谁也不会注意到新人的困倦。就算着火地震,估计也会因为罪恶感而在电脑前工作到死吧。

很想死,这样每天承受压力的日子,就算努力挺过去又能留下什么呢。

美少女的陨落,引起了日本社会各界的反思,政府也被迫做出改变。

2018年,《劳动基准法》的改订法案通过议会投票,并于2019年开始正式实施。这是几十年来日本对于劳动法最大的一次变革。

第一次规定了加班时间法定上限以及明确的惩罚规则:单月加班不得超过100小时,全年加班总和不得超过720小时。并且加班超过45个小时的月份不得超过6个月。

对于从事同样工作的正社员和非正式员工,必须给予相同的薪金待遇;

要求公司给员工的年假,必须强制使用5天以上。

为了进一步解放劳动者,今年4月日本政府又出台了新规定:对于每月加班60小时以上的部分,企业支付的加班费进一步强制提升50%。

眼看日本同龄人“以死明志”,韩国年轻人也开始捍卫自己的权益。

据韩国《韩国先驱报》报道,3月6日,韩国雇佣劳动部宣布,将修改现行的“每周至多52小时工作制”,允许公司将员工的每周工作时长增加到69小时。

这一提案公布后,遭到韩国千禧一代和Z世代强烈抨击。一系列示威活动席卷了韩国,示威者高喊“不要将劳动者逼到过劳而死”口号。

韩国劳工专家裴圭锡(音)分析认为,新提案违背了年轻人希望平衡工作与生活的愿望。与增加工作时间相比,政府的首要任务应该是提高生产力,保证员工的生活质量和福祉,这样才能留住更多年轻人。

说得对,只有把劳动生产率提上去,普通劳动者也有资格向资本家“say
no”。

发达国家都是肝出来的

全世界都羡慕欧洲打工人,钱多、时短、离家近。

在德国,一个普普通通的蓝领工人,每周只要工作30个小时,都能拿到40万元(人民币)的年薪。更令我们发狂的是,德国还实行免费教育(大学也免费)和免费医疗,还有各种各样的补助。

但是,现代欧洲人的诗和远方,是他们的历代祖先用血汗换来的。

事实上,20世纪以前的欧洲劳动者都过得很苦很累,还不敢反抗雇主。

19世纪中叶,普鲁士产业工人平均每天工作15-16小时,吃饭睡觉都得争分夺秒。

如此拼命的工作,换来的却是猪狗不如的生活。在工人聚集区,尽是半裸的孩童在肮脏狭窄的街道上玩耍。这些孩童中,一半人活不过5岁,活过5岁的平均寿命也只有40岁。

正是因为看不惯欧洲工人的种种惨剧,马克思才会萌发社会主义革命思想。

而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倒逼欧洲资本家扭转商业思维:用最先进的科技成果和管理模式,而不是人海战术,来提高企业竞争力;当企业有了丰厚的利润后,再拿一小部分来不断改善员工待遇。

除去战争时期,一百多年来德国工人的工作时长在不断降低,从每天十五六小时降低到七八个小时,足足下降了一半。2017年,德国政府将每周的法定工作时间缩短为28小时。

几代人努力奋斗,完成原始积累后就能享受到科技红利,随后工作时间大幅降低、社会福利大幅提升,这才是社会发展的正常规律。

而中国的真正现代化是从改革开放开始的,到现在为止,满打满算也才四十多年。

我们的人均GDP刚刚突破1万美元,与西方发达国家还差十万八千里,想要马上实现工作生活之间的“balance”,并不容易。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地球上最后的996打工人,在中国?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