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卢沙野:中方提出和平主张 但无法强迫冲突各方接受

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微信公众号6月3日消息,卢沙野大使5月31日接受法国独立媒体“法律视角”采访,重点就中法关系、中美欧关系、乌克兰危机、 七国集团(G7)广岛峰会、国际秩序等议题回答提问。

对于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4月访华,卢沙野表示,从双边层面看,此访大大加深两国政治互信,推动双边合作迈上新台阶。马克龙通过此访进一步加深对中国的了解。两国元首就共同关心的议题进行深入交流,尤其是台湾等涉华议题。

被问及如何看待G7联合声明与马克龙表态有矛盾。卢沙野说,中方的确对G7联合声明深感失望,中国政府已向G7成员国提出交涉,这份联合声明在台湾、香港、西藏、新疆等几乎所有问题上都对中方进行了无端指责,“甚至还发明了经济胁迫”这个词来影射中国。他说:“我知道法方试图软化G7对华立场,但G7最终还是发表一份反华声明。”

针对中美欧的关系,卢沙野认为,“现在中美关系非常不好。但这不怪中国,要怪美国。因为美国只想维系霸权,认为中国对其霸权构成挑战。事实上,中国无意挑战任何国家。我们只希望发展好自己,让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中国现在是美国的头号敌人和对手。美方近年的所作所为就体现他们的战略意图:遏制中国。他们认为单靠自己的力量不足以遏制中国,还需要盟友的帮助,因此才会不择手段地破坏曾经发展趋势良好的中欧关系。在此之前,美国已成功利用乌克兰危机破坏欧俄关系。”

卢沙野还提到中国对解决乌克兰危机提出的和平方案,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接受中国的主张。他说:“中国不是危机当事方,战事延宕不是中国的责任。我们提出和平主张,但无法强迫相关方接受我们的主张。我们能做的,就是推动实现和谈,推动政治解决。”

针对此前接受法国新闻频道LCI访问引发的舆论风波,卢沙野回应说,“LCI记者挑起这场论战是非常不公道的。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如果有人不同意,我们可以讨论,没必要对我发起攻击。我们可以讨论历史问题,讨论苏联解体,讨论史实。苏联宪法中有一条是关于加盟共和国退出苏联的,但还有其他条款规定苏联主权优先于加盟共和国主权。如果我的问题能引起人们对历史研究的兴趣,这不很好吗?”

卢沙野进一步指出,“我认为这场论战的关键不在于我说的对错与否,而在于在电视公开辩论中是否有言论自由。特别是在国际问题上,不同观点交锋并不可怕。比如对于乌克兰危机,西方国家和俄罗斯观点相左,但没有一个法官来判定孰是孰非。西方国家大谈特谈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但此前他们的所作所为却恰恰相反,甚至今天在塞尔维亚和科索沃问题上,他们的立场也是相反的。他们对此怎么解释?可以讨论,但不能无端指责别人。”

卢沙野还谈到,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中的一员。尽管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始终认为自己是发展中国家。因为中国与广大发展中国家拥有同样的利益,即为更公平、更公正的世界秩序而奋斗。

“我们所追求的与美国利益背道而驰。美国总是想站在世界的顶端。过去5年,他们对华发动贸易战和科技战、大搞『脱钩』,想打断中国经济科技发展进程,使中国永远处于美西方国家之下。这是不公平的。中国人民有权获得更好的生活,实现更好的发展,这是主权权利、合法权利。这也是中美存在冲突的原因所在。尽管中国无意挑战美国的头号地位,但美国依然视中国为主要威胁。”

卢沙野表示,事实上,中国的所作所为符合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有人提出“全球南方”的概念,这个概念有点奇怪。有人想把中国从“全球南方”这个集团中排除出去。但事实上,中国是“全球南方”的一部份。提出这个概念的人的真实企图是把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分割开来。因为美国将中国视作主要对手,不仅希望得到西方盟友的支持,还希望得到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支持。但这是不可能的。

卢沙野最后说,西方总说中国变强大就可能会出现“中国威胁”,这完全是天方夜谭。中华民族的血液中没有好战的基因。中国是一个和平的国家。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卢沙野:中方提出和平主张 但无法强迫冲突各方接受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