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六四34周年 天安门母亲吁中共公布真相

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34周年当天,在北京的部分遇难者家属如同往年,在警方人员监视下,集体到墓地悼念死于当局动用坦克、机枪残暴镇压的亲人。六四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Tiananmen
Mothers)再次通过国际媒体和互联网发声,仍然坚持该群体
20多年前提出的三项诉求,即真相、赔偿、追责,并敦促中共当局公布六四惨案真相和遇难者名单,以期最终公正解决这一历史问题。

在北京的六四难属群体“天安门母亲运动”上周通过设在美国的中国人权网站发表了纪念六四死难者和已故难属的祭文。

祭文写道:“34 年过去了,对于我们难属群体来说,当年一夜之间突然失去亲人的痛苦
如一场噩梦般永远缠绕在心底挥之不去。和平时期政府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
动用国家军事力量镇压手无寸铁的学生和普通民众,制造了令全世界震惊的事
件——“六四屠杀”惨案。“六四”真相一天不公诸于众,一天不还公道于我们,我们为死去的亲人讨回公道的心就不会放下!”

美国之音联系到了 “天安门母亲”运动共同发起人之一和发言人尤维洁女士。 她表示,难属们仍然坚持该群体
20多年前提出的三项诉求,即真相、赔偿、追责,并向至今仍在关注六四事件和难属的各国政府、国际媒体、人权团体和各界人士表示衷心感谢,为人们没有忘记中共企图抹杀、篡改的这段惨痛历史感到欣慰。她特别注意到日前在纽约开幕的六四纪念馆、从香港大学校园移到德国柏林的国殇之柱和在台湾上演的香港原创舞台剧目、缅怀六四的《五月三十五日》。

尤维洁:政府不致歉 反而监控难属

尤维洁告诉美国之音,34年来,向人民开抢、制造六四惨案的“人民政府”没有向成百上千的遇难者家属表示歉意,更没有赔偿。

她说:“没有任何质疑的一个惨案,到现在都没有来自于政府哪怕向我们道歉,向人民忏悔。我内心是挺遗憾的。”

尤维洁指出,中共当局还严密监控丁子霖、张先玲等部分难属,使她们无法接到外媒打来的电话。

她说:“外媒的电话我是接不到了。所有的外媒电话我这没法接。丁老师她曾经跟我说过,她有些境外的朋友好像也找不到,打不了(电话)。只是极个别的电话能打,其他电话都打不进来。”

今年是「#六四事件」34周年,遇难者家属组织「#天安门母亲」有七名成员在过去一年逝世,令死亡难属的人数增至71人,占成员总数的38%,但仍在生的116名难属成员誓言,在向中国政府讨回公道丶要求当局「(公布)真相丶赔偿丶问责」的道路上,「虽然还没有看到希望,但是我们不会放弃」。
pic.twitter.com/0MJmHsTfRK

— Spring0527 (@Spring02060527)
May 26, 2023

官方定性前后不一

过去三十多年来,中国官方在公开场合对当局采取的六四镇压这个
“果断行动”鲜有主动提及,而且说法前后不一,由起初的“平息反革命暴乱”或“平暴”到后来改成那场“政治风波”。2018年末,在一份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官方文件中,对于六四事件的表述再现“反革命暴乱”的说法,引起舆论热议。2021年11月中共19届6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将“六四天安门惨案”轻描淡写地描述成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导致的一场“严重政治风波”,而“党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帜鲜明反对动乱,捍卫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维护了人民根本利益”。

天安门母亲促官方公布六四死亡者名单

由于当局刻意隐瞒淡化,并将天安门事件和1989年民主运动设为禁忌话题,六四后出生的90后、00后年轻一代对这场民主运动和血腥镇压知之甚少,当被问道六四事件或八九民运时,常常是一脸茫然。

网友投稿

6月4日,有网友发帖称自己发图庆祝也被封号。 pic.twitter.com/p7C63hOsZ7

— 李老师不是你老师 (@whyyoutouzhele)
June 4, 2023

死于“人民军队”枪弹或坦克碾压的学生和平民人数至今未有确切说法,官方宣布的死亡数字和多方估计的数字从200多到6000多不等。

尤维洁告诉美国之音,天安门母亲们经过长期努力,在身份不易的情况下寻求六四真相和死难者及其亲属的信息。

她说:“目前有名有姓的(死难者),我们(找到)应该是203位。”

尤维洁指出,上述数字远远不是全部死难者的总数,因为许多难属由于恐惧而不敢承认自己的亲人是六四事件中遇难的。她认为,一个开明而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公布死难者名单,让真相大白。

尤维洁说:“如果政府能够做(公布遇难者名单)这件事情,我相信那些我们没有找到的、自己不敢站出来但是不等于内心没有痛苦的人,也敢于站出来说出他们这么多年是怎么生活的。当年被打死的人,自己的亲人是在哪个医院,是个什么样的状态,什么情况,他们可以站出来。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对人民负责的政府应该做的事情。”

尤维洁是六四屠杀的遇害者杨明湖的遗孀。据介绍,杨明湖生前是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部法律处工作人员。1989年6月4日凌晨1点,他因担心学生的安危,骑车前往天安门广场,不幸在长安街南池子街口受枪伤,膀胱被打成几片,骨盆炸成一个大洞,粉碎性骨折,两天后离世,年仅42岁,留下36岁的妻子尤维洁与5岁儿子。

胡佳的心声

过去一年,天安门母亲群体有7人去世。该群体在今年六四祭文中对这7名过世的难属以及三十多年来先后离世的难友表示哀悼。

吹哨萨斯、见证六四、感染新冠
蒋彦永丧事当局怕怕 https://t.co/RnrsifKnQM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March 16, 2023

今年3月,原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军医蒋彦永病逝。他是一位重要的六四见证人和真相揭露者。

多年前与蒋彦永医生结为忘年交的中国人权活动家闻讯后胡佳对网友们表示,未来一旦重获自由,他一定会前往蒋医生墓地表达心声。

他说:“如果是将来中国的民主化,六四这件事情——六四不需要平反,因为共产党没有资格给他平反。你是刽子手,你没有资格给受害者平反。当六四这件事情,真正还原历史的原貌,而且有人为这个事情去承担这个历史的责任,而且那些受害者能够不再被打压,然后把这些历史的真相展现出来的时候,我一定找机缘去到蒋老师的墓地,前去告诉他,他当年的心愿实现了,这个国家终于可以开放透明,可以宽容与和解了。”

王丹:要年年纪念六四

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言人尤维洁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也在关注六四纪念馆开馆的事情。她曾表示,作为六四难属和天安门母亲运动成员,她希望有一天六四纪念馆能设在北京。

感謝王丹展示出鮑彤先生題的《六四紀念館》館名,這是鮑先生人生最後的墨跡,他已經拿不動毛筆,像是用泡沫仿毛筆寫的。望之讓人淚奔。
pic.twitter.com/bWrMyoW6Pf

— 高瑜 (@gaoyu200812)
May 27, 2023

前北京学运领袖、纽约六四纪念馆主要筹建人之一王丹日前在油管直播节目中表示,纪念六四、建立六四纪念馆是有关中国人的知情权的问题。

他说:“六四发生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但中国人不知道在中国发生的事,这太扯了。要年年纪念六四,因为六四是当代中国历史的最重要的一个转捩点。”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六四34周年 天安门母亲吁中共公布真相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