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连关两厂、解散千名员工 又一著名工厂逃离苹果

很长一段时间里,曾经的苹果代工厂纬创持续萎缩,市场有目共睹,而眼下,萎缩似乎迎来了高潮。

5月初,据印度媒体报道,纬创计划从印度整体撤离,一年内解散其在印业务。印度塔塔集团则计划收购纬创在南印的iPhone组装车间,该车间承担纬创在印主要生产任务。

同步关闭的,还有国内泰州工厂。4月底,纬创泰州工厂因连年亏损官宣关厂,并于5月26日解除了所有员工的劳动合约。有纬创泰州厂员工告诉36氪,(纬创)昆山厂也可能逐步关闭。

继2020年卖掉江苏纬创(投资)、昆山纬新后,泰州和印度厂的退出,几乎宣告纬创已全面撤出果链队伍。

纬创泰州厂此前是iPhone LCD面板(液晶显示器)的显示模组代工生产基地。但国内手机市场早已进入下行周期,据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去年国内市场手机总体出货2.72亿部,同比下降22.6%。

这一背景下,泰州厂连年亏损,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末,该厂投资账面价值为亏损55.55亿元新台币。

显性原因来看,iPhone转向OLED屏是直接导火索,但纬创“退退退”背后原因可能更为复杂。放大视角来看,在果链企业水深火热之时,纬创脱掉“果链”帽子,也成为时代的一个注脚。

01.闭厂风波,员工在争什么?

关厂早有预兆。

“去年年底就有传言说要把泰州厂关掉,把订单转移到昆山去,当时还有一些领导出来辟谣说没这回事。但后来各种事都坐实了:设备开始往昆山运,订单也渐渐先派一部分人去进行交接,再后来逐渐把一些产品在那边进行试产。”一位纬创中层告诉36氪。

据泰州厂员工介绍,闭厂后,员工们可以选择前往昆山厂工作,也可以选择领取补偿金后离职。不过,由于大多数员工都是本地人,选择去昆山工作的并不多。

纬创泰州建厂于2009年。据泰州发改委2011年4月20日发布的文章,纬创的落户在泰州创造了多项之最:单体项目投资最大,达10亿美元;单体项目直接创造5万个以上的就业岗位;将成为泰州外贸出口第一大户。

但如今只剩空荡荡的厂区,和工厂留下的一屁股员工纠纷。4月3日开始,泰州厂启动被遣散员工处理措施。这之后不乏大量离职员工聚集在工厂门口,向工厂讨公道。

本该是拿钱走人,但在离职赔偿、社保以及公积金问题上,工厂与员工之间产生了不小的摩擦。

不少纬创离职员工告诉36氪,此前,纬创是按照最低工资标准缴纳社保公积金,而非全额缴纳。甚至还有部分员工表示,自己的社保和公积金已有多月未缴纳。

一位在纬创工作十年的员工告诉36氪,去年7月纬创开启第一批关厂前的裁员,大概100多人,她是其中之一。“被裁之后才发现入职十年来,自己的社保公积金缴纳都是有问题的,泰州厂的很多人都是如此。我们100多号人曾经去厂门口尝试沟通,但工厂方面没有人出面处理,我们在各个部门之间被踢皮球。”

根据一些去年被裁乃至更早离职的员工的说法,员工开始抗议后,关厂时在职的员工,社保公积金已被工厂补缴,但早前被裁的群体,截至发稿时,社保和公积金问题尚未得到解决。

“有传言公司当初批下来的裁员预算差不多四千万左右,要是严格的按照法律法规来补社保和公积金的话,可能要到七八千万,但或许公司有法律风险的考虑,担心这些员工以后再拿社保和公积金威胁自己。”该纬创中层表示,“补缴之后算下来,从金额上来说,实际上是达到员工预期的。”

前述纬创中层指出,实际上,在入职时,公司会问要不要交公积金,选定后会签一份“协议”。“有些产线的员工,他们是因为如果选择交公积金的话,自己也要掏钱了,但他们是希望每个月自己实际到手的工资高一点,所以有些人会选择不交公积金。”

在内地,纬创除泰州厂外,还在昆山、中山、成都和重庆设厂,而公积金漏缴问题,纬创员工告诉36氪,各个厂都存在。“泰州厂是最小的一个分公司,这次裁员很可能是拿我们做实验,之后其他分公司很可能都会跟泰州厂一样(关厂),然后把泰州裁员的经验和方式,用到其他厂身上。”该纬创中层表示。

内地工厂式微的同时,像其他果链一样,纬创早已在布局东南亚。

有知情人士向36氪透露,纬创泰州厂关闭后,除了转调昆山,针对工程师和管理人员,纬创还提供了另一个选择:支援越南。“纬创在越南仍处于起步阶段,急需人才,纬创正在广招人,并且鼓励大家到越南去工作。”

目前,纬创在越南拥有两座工厂,主要负责生产笔电,而去年宣布新建的第三座工厂,即将于明年6月完工。

外部原因来看,泰州厂的关停,是纬创放弃苹果代工,和工厂逐步撤出内地,共同作用下的结果。

02.“炒了”苹果?

不管是苹果业务变化,还是消费电子下行,果链厂商们平等地遭受冲击,而泰州厂及纬创战略及管理问题,或许早已在内部埋下病根,订单减少只是其最后一根稻草。

36氪从纬创内部员工得知,在昆山厂的苹果订单下滑后,纬创开始将部分产线和管理岗人员转移到泰州。“昆山那边的主管都比我们高半级,所以过来之后相当于直接把这边接管了,泰州的高层就被架空了,很多人从一线被调到二线、三线去了,不再直接参与产线的生产和经营。”

人员调动引起了蝴蝶效应,谁都没想到,纬创泰州还因此丢失了大客户,订单量直线下滑。

当时,纬创泰州有京东方和夏普两个大客户。据其员工回忆,当时从昆山厂调来了一位新厂长,但在和客户沟通时起了冲突,“客户直接回北京了,把泰州单子给断掉了,泰州厂的老厂长到北京去求情,但听说被人家晾了三天,渐渐的京东方就不往这边派单了。”

泰州厂的管理问题越积越多,纸不再能包住火,很多传闻便开始在员工之间传开:几百万买来的设备,以订单丢失后设备闲置的理由折旧低价卖出,拿取回扣;机台设备在昆山泰州两地来回运输,运输公司也和一些管理层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不少员工感觉到,泰州厂成了昆山厂的“备胎”。

前述纬创中层表示,关厂前夕,泰州厂只剩下了夏普的订单,以及一千人左右的员工,如果只做夏普的话,实际上泰州厂可以维持下去。“但昆山也不行了,高层选择牺牲泰州厂,把泰州的订单转过去,弃卒保车。”

甚至有员工认为,泰州厂的亏损也是有水分的,“其他公司的一些坏账被塞到了泰州厂身上。”

管理之外,品控不够优秀,也是纬创的一大掣肘。

据富邦投顾报告指出,2018年8月,纬创因品控管理问题,曾丢失苹果的6.1英寸LCD iPhone 代工订单,其丢失份额全部改交竞争对手和硕、富士康负责。

而纬创曾经尝试转型OLED,也因品控折戟。“之前纬创在台湾,收购了一家做OLED的小厂,但良率一直上不来。”一位纬创员工告诉36氪。

转型行动上,纬创是积极的。

纬创从2017年便开始研发AI服务器,目前服务器营收占比三成。此外,2021年7月,纬创买下JDI名下的台湾厂晶杰达,进军车载及工业控制用面板系统,今年继续扩大产能,产能翻倍,预计3年半至4年完成建厂。

但在纬创员工看来,纬创入局车载为时已晚。“一方面产品良率上不来,另一方面,国内一个华星光电,一个京东方,纬创只能喝汤。”

市场空间方面,集微咨询显示行业首席分析师李雷广曾指出,尽管近两年出货量保持个位数增长,但预计不会出现爆发性增长,无法起到拯救整个(面板)市场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持续收缩,但今年以来,纬创股价涨势凶猛,半年翻番。

45E48DD31E44714908573C1C4782563A54CAA6F1 size299 w2158 h1174

纬创今年以来的股价变化

纬创的股价走势,很好地反映了当下市场情绪——“果链”帽子戴着不如摘掉。在二级市场,关厂对纬创是利好消息。

首先要明确的是,不同于头部果链,纬创在苹果的订单份额极少,纬创自接下iPhone组装业务时,到手订单就以旧款为主且市占率不高,LCD屏幕亦是如此,所以不会因卖厂和关厂,就失去赚钱能力。

以此前纬创卖昆山纬新给立讯紧密为例,之后两年,纬创毛利率、获利及EPS表现均有所提升。

今年一季度财报来看,纬创营收虽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但幅度不大,整体表现平稳,毛利甚至从去年同期的28.43亿元增长至33.53亿元。虽说苹果等手机对LCD面板的需求不再,但在部分低端手机以及电脑上仍有较广的应用。

如今,纬创的策略或是主动“炒了”苹果,不在低占比低毛利的业务上,过度耗费精力,做好自己的“小本买卖”。

03.果链谷底求生

果链的苹果依赖症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如果说苹果订单占比很小的纬创,可以轻松调整,其他果链,境况则会更尴尬些。

去年11月,苹果声学组件和有线耳机供应商歌尔股份发布公告称,收到境外某大客户的通知,暂停生产其一款智能声学整机产品,此次业务变动预计影响2022年度营业收入不超过33亿元,约占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营业收入的4.2%。分析师郭明錤随后发文称,该产品可能为苹果的AirPods Pro2。

歌尔股份被认为很可能成为下一个欧菲光。

科技市场独立分析机构Canalys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23 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13%,跌至2.7亿部,连续五个季度下滑。消费电子行业整体疲软已是不争事实。

对于果链企业而言,大环境不利之时,苹果又给出了重重一击:近年来,苹果开始多元布局供应链。

据路透社通过分析苹果供应链资料发现,截至2019年的5年间,苹果供应商的主要生产基地有44%-47%是位于中国大陆,但到2020年,已经降至41%,2021年则降到36%。

去年5月,苹果告诉供应商,他们希望在印度和东南亚增加产量。富士康、立讯精密、蓝思科技、领益智造等一众果链公司,随即响应号召。

以富士康为例,其印度扩张极快。几个动作正同步进行:印度南部特伦甘纳邦开设第一家工厂;在班加罗尔机场附近的Devanahalli买下120万平方米的土地;将印度金奈的工厂产能翻倍,力争到2024年,实现年产iPhone约2000万部,员工数量也增加2倍到10万人;在古吉拉特邦建造芯片制造厂。

除了印度,因成本低廉、关税优惠,越南也是被苹果看中的一块“风水宝地”。今年4月,MacBook组装厂广达宣布将在越南设厂后,台湾六大电子厂已全部落子越南。

一位接近果链人士告诉36氪,虽然苹果的钱如今也不好赚了,但其他(手机)客户不论是订单量还是盈利能力,依旧很难与苹果匹敌,所以应该说果链厂们“不得不”继续与苹果绑定。

“但相应的,海外新厂也要承担风险,不管是前期投入还是地缘政治,一定是体量够大的公司才能承担。纬创撤出印度,也就不难理解。”

一边对苹果言听计从,另一边,果链们也在积极找后路。

蓝思科技2022年财报中提到,目前的客户包括特斯拉、宝马、奔驰、大众、理想、蔚来、比亚迪等。2022 年,蓝思科技新能源汽车业务收入35.84亿元,同比增长59.41%,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升至7.67%。

2018年,苹果线性马达供应商瑞声科技也开始布局其车载业务,去年,瑞声科技为造车新势力哪吒S提供了了整套车载声学方案,是瑞声科技在车载声学领域的首个量产项目。

今年4月,歌尔在重庆设立歌尔智行,入局汽车零部件领域,而VR头显也已是歌尔的新增长点,占据全球出货量80%份额。

行业下行,苹果“出走”,对果链企业而言,不管是新能源还是AI,找到“摘掉果链帽子”的底气才是破局关键。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连关两厂、解散千名员工 又一著名工厂逃离苹果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