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没有中国的全球化”才刚刚开始

评论分析文章:七大工业国集团(G7)在本月二十日于日本广岛峰会就“经济韧性及经济安全保障”的议题发表声明(G7 Leaders’ Statement on Economic Resilience and Economic Security),提出要建立经济胁迫协调平台(Coordination Platform on Economic Coercion)以提供早期预警与快速的信息分享,虽然在上述声明中并未提及中国,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也强调去风险而非与中国脱钩(De-Risk, Not Decouple, From China),但是,目前全球主要国家面对经济胁迫的问题多源自于中国,因此,七大工业国集团的声明引起中国官方的不满。

c8c56e1af878d08057e03a67fd197001

中国经济数据不如预期乐观

就中国经济而言,过去已有许多示警认为,中国经济可能在其庞大债务下面临崩溃,但是,中国的经济并未出现真正的崩溃,许多外商对于中国的投资也未曾间断。然而,自美中贸易衝突以来,全球供应链的重组持续进行,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在全球经济的重要性也随之降低,加上中国政府近年恣意采取封城控制疫情的做法,让中国经济一来面临厂商外移问题,二来也出现政府对市场机制的破坏,这让中国经济面临持续衰退的可能性大幅提高。

虽然今年以来多家投资机构预期中国经济会因为封控措施鬆绑而有望复甦,但是,多数对于中国经济的预估,都忽略了中国持续宽鬆货币政策与低物价的衝突,唯一可以解释此一现象的理由,则为中国已存在通货紧缩的问题,相关讨论可见本专栏“中国物价不涨反跌非好事”。

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一直都是以出口驱动为主,其为中国创造庞大的就业需求,也是拉动中国劳动薪资的主要动力来源,当国际供应链的重组趋势已不可逆,则我们可以预期,中国就业供过于求的情况将会持续或恶化。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四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年增5.6%,与经济学家预期的10.9%相距甚远,消费品零售额年增18.4%,也较预期的21.4%低,固定资产投资也不如预期,主要原因为房地产投资减少6.2%,当中国面临国际供应链重组与房地产债务危机时,中国未来的固定资产投资动能将会面临挑战。

有关就业的统计部分,中国四月城镇失业率5.2%,较三月5.3%低,但是,十六岁至二十四岁的青年失业率却由19.6%上升为20.4%,虽然青年失业率较高的问题并非中国独有,然而,在全球供应链重组与美日对中国进行科技管制的趋势下,中国年轻人的就业机会必然降低,学习新技术知识的环境也大不如前,这对中国未来的经济成长必然产生负向的影响。

主要国家对中国的科技管制前所未见

最后,就美、欧、日对中国的科技管制政策而言,当美国与欧盟准备针对中国半导体与人工智慧共同制订对外投资审查机制,日本经济产业省也于本月23日修正相关出口货物的外汇法,并将先进半导体设备等23个品项列为出口管理限制目标。此外,美国与日本也宣布将在先进半导体与其他技术研发深化合作,由美、欧、日等主要国家的政府态度可以知道,中国要引进外国技术以进行产业升级与增加国际竞争力的可能性已不高。

最后,中国经济不容乐观的理由,除了文章“中国这次经济危机和过去很不一样”已指出,中国市场机制运作已被破坏或不可信外,美国、欧盟与日本等大国以及七大工业国组织对中国的态度与过去显著不同,更值得注意,也显示中国要将经济工具武器化来胁迫各国经济的做法已受到高度关注,因此,全球化并没有死,只是没有中国的全球化才要开始。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没有中国的全球化”才刚刚开始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