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年轻人就业的路越来越窄,才会出现“全职儿女”

7CD00AA1F4B52B1B56897DB017B56206C006A29B size49 w1080 h608

作者 | 徐瑾

知名青年学者、公众号《徐瑾经济人》主理人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新词语层出不穷,比如最新就是“全职儿女”。当儿女也是一份工作,而且还是全职的?似乎是,职场不顺之时,大学毕业生们发现,回到家里不失为一份不错的选择——有吃有住,帮家里干点家务,拖拖地遛遛狗,再给爸妈一点情绪价值,陪陪玩聊聊天,就有爸妈给的“工资”,比起求职现场人山人海、早出晚归还可能被pua,到手去掉房租伙食也没几个钱,这不香么?

听起来是理想,真相如何?“全职儿女”的出现,到底是什么原因?真正的问题在哪里?

3A1BA475C480B0C6C12967A7867CE9AAFFEB5C2F size2 w915 h162

全职儿女:边啃老,边备考

“全职儿女”其实并不新鲜,一直有,只是过去比较低调,如今浮上水面。

与其说主动选择全职儿女,不如说是不得不全职儿女的无奈。以往大学毕业的孩子,如果总在家里呆着,别说家里亲戚有意见,周围邻居也会好奇一把。如今,“全职儿女”这种情况上了各类社交媒体热搜,大家都有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感觉。

不能只说年轻人是非观变了,父母更宽容了,还得说大环境变了——以往毕业就找到工作是常态,如今毕业找工作可能是一项中长期要完成的任务。

年轻人失业率、尤其高学历年轻人失业率居高不下,是全职儿女流行的背景。随着经济回暖,经济数据好看一些,全国的失业率也有所好转,4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5.2%,比3月份下降0.1个百分点;但是,年轻人失业率仍居高不下,3月份16-24岁青年人失业率19.6%,比上月上升1.5个百分点,4月份该数字继续攀升至20.4%。

5月16日,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付凌晖表示,目前就业结构性问题比较突出,稳定和扩大青年人的就业仍需加力。

从供需关系可知,工作如果难找,薪水也不会高。根据麦可思报告,2021届本科、高职毕业生平均月收入分别为5833元、4505元,毕业半年后月收入起薪平均涨幅(本科:4%,高职:3%),均低于疫情前的2018-2019届的起薪平均涨幅(本科:7%,高职:6%)。

也正因此,全职儿女哪怕只是家里给点零花钱,性价比比外面找个一般工作可能还舒服。但其实,全职儿女多数也不是真的全职,或者说全职一辈子,其中以“备考族”为主。

因为找工作难,提升的竞争也在加剧,无论出国、考研还是考公务员考编制,要考外语、考专业、考行政测试等,想取得好成绩,显然都需要大把时间准备,所以大学毕业后家里提供一年两载的缓冲期,而毕业生毕业就全力以赴脱产备考。

一战成功的可能性也在逐年降低,“二战”、“三战”并不新鲜,按照一些大学的数据,超过50%的考生是二战。

9E5C8A0AD6BD23C9D0CEBCBA322296AC6D2D7FA8 size3 w915 h162

“全职儿女”与“啃老”

听完“全职儿女”的描述,不少人不以为然,认为这不就是“啃老”么?倒腾那么多,披上一个新马甲整得人不认识似的。问题是,在现代社会压力之下,“啃老”越来越变成年轻人无法逃避的选择;啃老有很多种,不是这种,就是那种。

20E419BF757570261AB3B3D38B62814BB959EA1A size92 w1080 h607

面对“啃老”说,有的全职子女就为自己辩护说,自己在家陪父母拿点零花钱,叫啃老,但好歹还是尽了子女义务,那些所谓“别人家的孩子”,去了大城市努力找份工作,自己买不上房要家里出首付,自己还不上贷款要家里人退休金补贴,自己结婚生子需要老人带娃,而老人在老家有个头疼脑热,他们却根本帮不上忙,这种“啃老”难道不是更为严重?

这些争议,其实暴露了一个快速城市化与老龄化社会的弊端。年轻人的收入不足以支撑自我,而财富更多聚集在老人手中。前段时间,就有人统计了一下,在中国退休金超过一万元的老人有635万人;而年轻人月薪超过一万元的人数不到500万人。这个数据统计上可能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但是基本规模不会大错——很多人好像以为月薪一万很容易,其实这已经是一二线城市能够拿到的体面收入,毕竟在中国,还有六亿人月收入只有一千元。

全职子女之所以还能流行,主要还是父母辈除了有养老金,多数还能生活自理。现在不少大学生的父母也就五十出头,大学生暂时回家做全职子女,其父母无论身体还是经济,其实也没有太多压力。但是如果就业情况继续恶化,随着养老金缩水,那么全职儿女的快乐时光恐怕也没有那么长久安全。事实上,即使经济无忧,很多年轻人在家中呆着也陷入精神内耗,点赞全职子女也是给自己的选择一点安慰。

作为备考之类选择,相信多数中国父母还是心甘情愿地接纳“全职子女”,哪怕只是暂时。因为备考只是阶段性的选择,成功上岸的可能性就还在,那么按照中国父母多数喜欢为子女大包大揽的调性,这些事其实都不是事。问题在于,如果多次考试还是没法上岸,子女又长期脱离社会,这怎么办?

这种情况也许在几年之后会集中出现。毕竟在不少段子中,父母退休金两万,给985子女一万作为全职子女工资的情况,还是极少数——就像前面说的,中国退休金超过1万的人群,最多也就600多万人,而且其中应该不少是大学生爷爷奶奶辈人物。

A5F10DA541F51677B9B1322EF75EE9E4722BCD63 size3 w915 h162

恢复经济、促进就业,年轻人需要更多选择

作为个人选择,选择一段时间做全职子女,无可厚非,这也类似成年之后一次间隔年(gap year),只是达到理想生活中一段过渡和中间状态,其实也是一种选择;但是如果全职子女当做一种最终目的,恐怕还是存在各种大小障碍。

长期来看,全职子女能否持续?对于多数普通人来说,还是存在不少压力。首先,这看起来是让子女占便宜,但对子女一方未必真的好。众所周知,经济独立是孩子成年的一大标志,按照社会学家的说法,这也是一个从家庭社会性“断乳”的开始,这样孩子才可以真的作为成年人去组建自己的家庭,完成自己的人生。问题是,当已经成年的子女回到家中,重新续上“乳汁”,这对于孩子来说,其实是一种退化。当然,作为父母,多少人能狠心拒绝呢?

A5D3AB69E7829143F9AC15DC5951698E15554689 size69 w1080 h607

即使在讲求个人主义的资本主义国家,住在父母家车库的成年人也不少。这种情况二十年前在欧洲等陷入衰退的发达经济体就出现了,随着年轻人失业率越来越高,和家里人同住的成年人也越来越多,所谓独立成年,则无从谈起。

其次,全职子女的模式,对于父母一方,如果长期持续,也是压力。以日本为例,其完善养老金制度曾经让不少国人羡慕。但即使在日本,因为子女问题,也有不少老人陷入老后破产的境地。比如,日本进入“失去的二十来年”之后,也出现了不少类似国内全职子女的现象。

他们自嘲为“平成废宅”,也就是长期不工作呆在家里依靠父母养老金过活的人。更严重的是,如果子女在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在中年失去了工作,无奈再次回到家里,而父母已经年迈,又需要看护,到时候情况可能更严重。一方面成年子女回来,父母可能失去政府补助,而子女回来之后,又增加了家中的支出。日本媒体调查了这种情况,发现所谓成年子女和老人合住彼此辅助其乐融融,其实只是一种想象,不少时候成年子女回来,导致经济压力加大,甚至会出现老后两代人破产的局面。

对比之下,中国目前这种情况还没有那么严重,中年人失业也往往依靠自己储蓄想点办法,但是未富先老的社会应该做好预案。更不用说,未来养老金情况难言乐观,按照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养老金制度可持续性存在不少问题,入不敷出、两极分化的问题渐趋严重。报告预测,到2035年左右,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累积结余或将耗尽。

自由意味着选择。要让年轻人真正做选择,意味着他们在做全职子女之外,还有真正的选项,有更有意义和价值的工作,而不是一味让他们脱下长衫之类。这些的前提,其实都还是依托于经济的好转,也正因此,重要的不是洗脑年轻人去拧螺丝,而是启动经济,搞活市场,给他们更多工作选项。

至于年轻人,无论自愿还是被动选择全职子女,你都要明白,这注定只是你人生一个阶段,你的身份不应该是某个人的孩子,而是应该努力活出自己的名字。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年轻人就业的路越来越窄,才会出现“全职儿女”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