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国老龄化加速:2034年老人数量或超儿

53 岁的塔米,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似乎都花在了照顾家人上。

首先是她的两个孩子,然后是她的哥哥和父亲。五年前,塔米又开始照顾患上老年痴呆症的母亲艾达,她已经不能自己洗澡或做饭,大多数时候,她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女儿是谁。

21f8a289c1e2ac6108321ffcba00d2be

塔米独自照顾着母亲艾达。(图源:社交媒体)

为了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塔米在事业上升期辞去了活动经理的工作。但日复一日的照看逐渐成为一种囚笼,塔米想过将母亲送往家附近的一个口碑还不错的看护机构,但那里每月需要 7000 美元到 10000 美元,费用已经超过塔米能承受的范围。

根据美国护理联盟的一份报告,美国约有 5300 万成年人承担着亲自照看老人的义务,约占总人口的 17%。不同于推崇孝道的东亚文化圈,对于推崇个人自由和对自己负责的美国人来说,整个社会的养老压力空前之大。

在这背后,是美国人口老龄化的加速。

根据 5 月 25 日公布的美国人口普查数据,从 2010 年到 2020 年,美国 65 岁及以上居民占全部人口的比例增长了 38%,占全国人口的 16.9%,增长速度是 130 年来最快的。按照这一趋势,到 2034 年,美国的老年人的数量将首次超过儿童。

美国的老龄化问题已经日益凸显。

婴儿潮一代老了

相比于老龄化问题更加严重的东亚和西欧,美国的老龄化问题与二战后婴儿潮一代人的特点密切相关。

” 我们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否认死亡的一代。”69 岁的斯基德莫尔学院心理学教授所罗门描述着美国婴儿潮一代的典型心理:” 我们的父母经历了战争和大萧条,我们见证了美国梦的黄金时代。现在这个世界似乎正走在一条不可阻挡的进步道路上,在有生之年,我们似乎能够在月球上打高尔夫球,下一步是什么?永生吗?”

1945 年二战结束后,大批军人返回美国,开启了美国生育高峰——婴儿潮。其后一年,美国出生了 340 万个婴儿。1946-1964 年间,美国共有 7590 多万婴儿出生,约占当时美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与此同时,得益于疫苗和抗生素的应用、外科手术的改进和疾病治疗的进步,婴儿潮一代的预期寿命大大延长,他们也更愿意将财富花在延年益寿上。

据医药媒体 MedicalStartups 网站报道,全球排名前 38 家抗衰老研究所中,有 28 家在美国。

尽管目前美国 65 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比例不及日本(29%)或意大利(22%),但随着婴儿潮一代逐渐变老,他们在美国人口中的比例将持续增长。

1946 年出生的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堪称是这一代人的知名代表,76 岁的他至今还在政商两界叱咤风云,活力四射。

7f6dcfb84c9768abac083fdc1b4e5246

在婴儿潮第一年出生的特朗普,是这一代人的成功代表。(图源:社交媒体)

但并不是所有婴儿潮世代的人都能像特朗普那样衣食无忧,摆在他们眼前的是养老隐患。

婴儿潮一代人在美国经济的繁荣期成长起来,他们喜欢借贷消费,不愿储蓄,热衷于投资股票和房地产。

许多普通人都曾经富有过,但他们的财富也极易随着通货膨胀和经济危机而迅速贬值。一旦在股票等高风险投资上亏损,他们大多难以适应快速变化的商业环境,从而东山再起。

据市场分析机构 MarketWatch 的统计,71% 的婴儿潮一代未能为退休储蓄足够的钱。

这意味着,他们的养老问题将落在千禧一代的肩上。

不愿生的千禧一代

在老年人口比例上升的同时,新生儿的人口占比却在下降。

美国生育和劳动的主力代际是千禧一代,他们出生于 1981-1996 年,伴随着电脑和互联网的发展而成长起来,但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不愿生孩子。

自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新生儿数量一直以每年 1%-2% 的速度稳步下降,2020 年仅有约 370 万新生儿,总和生育率约为 1.64。

尽管 2021 年居家隔离等因素引发了美国新生儿数量的罕见回升,但整体下滑的趋势恐怕难以逆转。

马里兰大学社会学家科恩对此认为,” 短期内工作与家庭的平衡危机、儿童保育费用过高、与医疗保健、住房和就业稳定性相关的压力,都抑制了出生率。”

长期来看,新生儿数量的下滑主要源于生育的推迟。随着生育观念的迭代,更多人选择了优先接受教育和发展职业生涯。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人口普查局警告称,美国的老年人口增速比新生儿增速要快,千禧一代的赡养压力正变得越来越大。

美国社会保障管理局的一项预测指出,1970 年一个美国老人的养老金由 3.7 个纳税人分担。到了 2040 年,这一负担可能会压在 2.1 个纳税人身上。

46ed57bf96e4ac41c41b5a335c4030ec

美国有 6700 万人依赖退休金生活。(图源:社交媒体)

截至 2021 年年末,美国的养老金总规模超过 40 万亿美元,约为当年 GDP 的 1.7 倍。即便是如此庞大的规模,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发布的社会保障预测,这部分资金也可能会在 2033 年之前耗尽。

布鲁金斯学会刊文指出,美国退休收入保障传统上是基于社会保障、企业补充养老金和其他个人储蓄。如果没有 ” 企业补充养老金 “,大多数退休人员只能依靠社会保障金和个人储蓄。

目前,有 6700 万美国人依靠这份社会保障生活,而作为纳税主体的千禧一代却无法有效补充这部分的资金。

据了解,1960 年以后出生的美国人,退休年龄已经被提高到 67 岁。千禧一代普遍觉得这一数字已经太高,政府难以通过提高退休年龄来保障养老金。

根据美联储统计的美国家庭财富分配数据,婴儿潮一代坐拥美国 53% 的家庭财富,而千禧一代仅拥有 4.6% 的财富。领养老金的群体,恰恰是最有钱的那一代人。

虽然婴儿潮一代的财富大多数会由千禧一代所继承,但等到那时,千禧一代也大多早就过了合适的生育年龄。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美国老龄化加速:2034年老人数量或超儿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