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这次,兰州大学为教师的正当防卫指明了方向…

邱开冒的文学城博客一丘万壑>>

最近一段时间,时常发生学生举报老师的故事,教师丢了饭碗,举报者立功受奖。教师成了猎物,学生成了捕猎者,当老师的战战兢兢,举报者喜上眉梢,这种社会生态很诡异。即使不提倡师道尊严,也不能让教师沦为猎物吧?长此以往,会扰乱社会伦理的。教师总不能用《野生动物保护法》来自保吧。

在中国传统和口头上,教师一直享有徒有其名的崇高地位,在“天地君亲师”的五常牌位中叨陪末座,民间也有“师徒如父子”的说法。教师被戴上“传道、授业、解惑”桂冠,馋得没有教师资格证的碎嘴子也“好为人师”。大鲍斯千敏毛更酷爱“导师”称号,以至于“教员”都成了他身后的昵称。当“君”要兼职“师”,留给真教师的活路就不多了。“师”打死也不敢觊觎“君”位,能当上“国师”就是最高理想了,如果大鲍斯把“君”“师”一肩挑亲自传道、授业、解惑,当教师的除了憋住自己的困惑不外泄,真没啥事好干了。

在旧社会,士与师阶层还可以“从道不从君”,动不动就进谏,劝君别偏了道,有部分“道”的解释权。当君师合一时,大鲍斯就不用听劝了,是绝对正确的化身,在世俗和精神上为子民指明方向。群众刚开始欢呼“嗨,希特勒”时,元首还客气一下:嗨,人民群众!后来就不见外了:嗨,我自己!

知识分子沉浸在“为天地立心”的情怀里,琢磨着写奏折给领导参考时,大鲍斯已经发话了:“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干净。”要让工农兵改造知识分子,给了这个好为人师的群体当头一棒。把知识分子划为“小资产阶级”,一个穷苦人家含辛茹苦让孩子读了几年书,咋就摇身一变成了“小资产阶级”了?阶层跨越有点大吧。领导有先见之明,把知识当做不动产了,这也许是知识产权的朦胧感觉吧,有知识产权,封个“小资产阶级”被改造被监管就顺理成章了。既然是被改造的对象,在“艰辛探索”时期被学生殴打、批斗,在寻常日子里被学生举报又有什么毛病?

过去,学生举报老师跟儿子揭发老子,臣子背叛君主一样,属大逆不道之罪——“师”可以举报,“君”和“亲”也岌岌可危了。现在进入新时代了,君亲师的传统关系已经是历史文件了,“传道”权收归国有,“授业”靠组织,孤零零的“解惑”就显得可疑——人家辛辛苦苦蛊惑起来的感动都被你解惑了,好烦得啦。于是举报告密逐渐成了大学的教学成果,教师传播知识如同镖局走镖,没点防身功夫不但镖银被劫,连自身安全都成问题。

5ae5d8c7ea9362a60eabf5e39687656a

兰州大学这次处理教师被举报事件,为教师的正当防卫指明了方向:老师讲课时可以罗列各种不同观点,并且声明不同意任何标准答案以外的观点和史料,与学生一起分享不同观点是为了批判,以提高学生维护标准答案的能力。有了这件“铁布衫”护体,大学教师可以抵挡一切举报了吧?

美国警察逮捕嫌疑人时必须先宣读:你有权保持沉默,否则你所说的一切都将在法庭上作为对你不利证词。你有权请律师……这就是有名的“米兰达警告”。现在,大学教师讲课前可以先宣读“兰大敬告”以求免责——本人不同意我讲的一切不同观点和史料资料,只是为了让同学们知道标准答案的对立面,本人不接受任何举报,如有同学对所罗列的反动观点不适,请批判该观点发明者,本人不负任何责任!

有个苏联笑话,某大学领导问教师彼得对某问题有没有自己的看法,彼得回答说“我有自己的看法,但我不同意我的看法!”大鲍斯说过,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兰州大学揉和了中外智慧,创造出“兰大敬告”,这算是来自实践斗争的科研成果吧,核心技术就是“我不同意我的看法,我没有自己的观点”。有了这“金钟罩”就摆脱了被举报的恐惧,可以侃侃而谈所有的不同观点了,反正“我不同意”所有不合标准答案的观点,咋滴吧!

1f88ea7782e9e47e144f6df4356a08d6

美国教育家说:教育的目的就是让学生能够分辨谁在胡说八道。这个目标太小了,不配咱泱泱大国的范儿,咱这嘎达的教育是要培养“接班人”的,跟太子教育差不多,要“接班”的呀。所以辨别“谁在胡说八道”不重要,关键要自己学会“胡说八道”,并举报不肯胡说八道的老师。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这次,兰州大学为教师的正当防卫指明了方向…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