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俄乌战的现状与结局,被他一把“剧透”了个干净

f4114baa2ef2655dd0e24902fca5c15d

墙内自媒体山巅上的加图文章:普里戈津:不想当军头的厨子,不是好预言家。

这两天俄乌战局的微妙变化其实挺多的,比如乌克兰宣布他们的反攻准备工作已经结束,只要指挥官下令,他们就将“拿回失去的东西”。比如为了帮乌克兰人“庆祝”“基辅日”,俄军在上个周末进行了开战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波无人机空袭,用的是伊朗进口的无人机,最终取得了59架无人机空袭,58架被乌军防空系统击落,炸死一人、伤两个人的“辉煌战绩”……

但本文对这些新闻都不想谈,我更想说一说的,俄罗斯目前武装力量的“中坚”,瓦格纳雇佣兵团的老板普里戈津日前接受一位亲俄军事博主采访时所做的震撼发言。

普里戈津这人是前克里姆林宫御厨出身,读书不多,说话不太有条理,且嘴还比较碎,这就导致这个采访长达近80分钟,发言逻辑却如车祸现场一样混乱。

老普还经常控制不住他自己,说着说着,就拐到他和“当代朱可夫”、俄国防部长绍伊古的那点私冤上去了,大骂后者腐败无能、颟顸误国,而其领导下的俄军决策机构就是群棒槌。

当然,这些对老普已经是老生常谈了,我们可以忽略。

但作为一个比较有料的发言,替他梳理梳理,老普在这个发言中主要讲了这么几个事实:

第一是普里戈津痛快的承认了他的雇佣兵团在拿下巴赫穆特过程中所蒙受的“巨大损失”,他同意西方的估计,称在这场攻坚中已经损失了超过两万名士兵。

所以他的军团需要修整,他的阵亡的将士必须“得到一视同仁的抚恤”。为此,瓦格纳雇佣兵部队将在6月1日撤离前线并返回俄罗斯本土的战备营地进行休整。但为了确保交接工作不会出现任何问题,部分重要地区和防御阵地的撤出任务可能会推迟到6月10日。

第二是普里戈津认为,战争打到现在,俄军开战时为自己定下的对乌克兰“去纳粹化、去军事化”的目标已经失败了,甚至适得其反

——普里戈津盛赞他的对手乌克兰“现在已经是一个军事强国”,能够很好的同时使用苏联和北约的战术和武器,“在开战时,他们只有5000辆坦克,而现在有五万辆。在开战时,他们只有2万精锐的可战之兵,现在有40万人。”

db70e544dbc157eff8c508a1dcd37835

所以普里戈津认为现在再谈战争开始时的目标能多大程度的实现已经没有意义了,俄罗斯面对的问题是如何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

于是就牵扯到了第三层意思,对未来战局的预判:

对未来局势的判断,普里戈津说了(对俄)一好一坏两种可能性。

好的结局是能把战争继续拖延下去,拖到美国和整个西方“对乌克兰失去兴趣”,俄乌双方按照对俄有利的条件重新坐到谈判桌前“已经抢到手的东西我们可以拿走,抢不到的则不能”——是的,他真的用了“抢”这个词。

而坏的一种结局,则是“乌克兰人得到了导弹(应是指更多进攻性武器),获得了更多西方支援,他们将组织反攻,把战线推回到2014年的时候,甚至他们会攻击克里米亚,他们会尝试炸毁大桥……”普里戈津认为,介时,俄罗斯将不得不吞下战败的苦果,而由于自身存在问题,甚至可能再次遭遇“1917年的事”(指沙俄帝国崩溃)。

普里戈津还说,现在看,好结局的可能性渺茫,而坏结局可能性越来越大。

那么俄方还有没有可能避免坏的结局,争取好的结局呢?

c0cd2c085fb06a44f2001195adf6e64d

普大夫接下来开了自己的药方。

他首先否定了“核打击”的可能性,他似乎在提醒近期频繁鼓吹此道的梅德韦杰夫等人,“战争是我们发动的,这就像你冲进邻居家与他争吵,你可以打碎他的餐盘,掀翻他的桌子,但你不能拿着斧头砍下他的脑袋,那样事情就会变得很奇怪。”

而普里戈津说,“核打击就是这把斧子。”用不得,一动,战争的性质就变了。

那怎么办?普里戈津的建议是俄罗斯必须进行“真正的战争总动员”,他要求俄罗斯关闭边境、召回在海外的适龄青年、进行新的大规模征兵、当然还有撤换正规军的指挥者。总之就是让整个国家转入彻底的战时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普里戈津在说这一段的时候,特别强调他所主张的征兵要对所有俄罗斯人“平等”,那种贫民子弟在前线阵亡,精英子女却在海外豪宅里晒日光浴的情况不能再出现了。否则会激起更多的不满。

总而言之,普里戈津对战局的判断可以总结为:看来要输,核战打不得,再拼一把。

这里要特别提醒一下,无论是受采访的普里戈津、还是进行这次采访的多尔戈夫,在俄罗斯国内之前都是最典型、最激进的鹰派。他们合伙搞出这么个视频来,证明了一点——随着战争延宕日久,俄鹰派内部也在出现剧烈的分化,有绍伊古这样已经只能机械性“奉旨行事”、不再考虑战局怎么走的,也有梅德韦杰夫那种已经开始敦促用核弹的,还有普里戈津这种目前看还比较务实的。

但这种意见的分化,反而会导致俄下一步作出有效“变招”的可能性大幅下降,因为若加上对战局彻底失望的“停战派”,俄内部目前已经至少有势均力敌的四种意见了,如曹操的《藁里行》所言,战事不顺、“军合力不齐”的结果必然是“踌躇而雁行。”再下一步则是“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所以普里戈津再采访中担心俄罗斯这样下去有可能重蹈1917年覆辙,确实是有道理的。历史不会重演,但它总是押韵。

而普里戈津此时最想扮演的,只怕就是那甩手而去的曹操。

c9339cbac2917065560ba62daad5b2ee

说实在的,这个采访视频看过之后,我对普里戈津这人的观感发生了一点变化:

我原来觉得普里戈津这人无非是当年在克里姆林宫靠菜做得好“幸进”的宠臣,后来利用俄正规军军改失败导致的战力衰落,在上面有人和法律有缝隙的加持下,侥幸作成了一点雇佣兵生意而已。

这样的投机商人本来充其量只能是个乱世冒险家,对整体局势是没什么发言权的,因为这是比他更高层的人物要关心的事情。

但是,眼下俄罗斯的困局,给了他实现“新跃迁”的机会。

你梳理普里戈津近期的发言,会发现他现在说话似乎越来越有一种“枭雄”的格局。对俄军目前在战争泥潭中的困局,和未来的走向,普里戈津是在俄目前能说话的且说话有分量的人当中认识最客观、分析最全面、且给出了(至少他认为可行的)可行性方案的。这就难怪为什么今年以来他在俄国内的支持率猛涨,现在已经涨到了40%左右,也就是俄现在挺战的那波人基本都支持他。

毕竟战争拖了这么久,仗打成什么样,俄罗斯人自己也有目共睹,与其听已经接近天书的“国防部公报”,还不如听老普说点实在的。

而普里戈津此时做这番长篇冷静分析,我觉得他也是所谋者着大——如他所言,俄乌战局拐点已至,俄若不彻底进行战争动员,争取“好结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考虑到目前的意见分裂状况,彻底战争动员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那这个时候普里戈津及时“清仓、转型”就势在必行。

所以他一方面高调宣布自己的雇佣兵团从前线撤军,意思就是“那美好的仗我已打过了”,以后乌军反击、俄正规军顶不住那是他们的事,与我瓦格纳军团无关。另一方面,他又及时抛出这么一个战略预判,显示自己有言在先,如果未来俄乌战局的发展真的不幸被他言中,那以后他在俄罗斯国内“战略家、预言家”的地位可就坐稳了。

仗打成什么样,普里戈津可能一直心里和明镜一样,他只是谨慎的选择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更多实话说出来,这显然所谋者大。

有一点,普里戈津还是没有点透,那就是即便对于一场失败的战争来说,参战归来的“败军之将”也并非完全都是个人名利的受损者,比如一战中的德国虽然战败,国家都解体了,但在战争中打的不错、并提前公开预言了战局不妙的冯·兴登堡元帅就在战后的乱局中平步青云,最终成为了魏玛共和国的第二任总统。

e384f3283fb232c6d136bac583d8856b

因为民众就是这样的,能够为国家赢得胜利的将军固然是英雄,但在一场空前的惨败当中,那个似乎打的还不错的将军,反而会在战后乱局中获得更疯狂的崇拜——所有人都没辙的时候,就你力挽狂澜,那你岂不成了“全村的希望”?

德国的兴登堡和土耳其的凯末尔,都是这方面的成功案例。

f75ba2aabdec390b41b173c6da39b469

当然,也有扮演这种角色失败的案例,比如二战中的德军元帅隆美尔,就在隐隐出现这种“末世英雄”的潜质后,被他的元首定点清除了——毕竟希特勒可是打过一战、跟着兴登堡当过总理的人啊!你还想跟他玩这一套?

所以在战争拐点上,扮演这样一个角色,以厨艺做比,是个容易炒糊的菜,以生意做比,则是门高风险、高回报的买卖。

普里戈津到底能当俄版兴登堡,还是会步隆美尔后尘。这就看他的造化了。

最后,让我们不要忘记,普里戈津是个烧菜出身的人,他由御厨而至商界寡头、而至雇佣军老板、而至乱世枭雄的故事,总让我想起赵本山小品里那句经典台词——

一个厨子,不看菜谱,研究上兵法了!

541d73abde61911eb51c077b583cb0d1
太特么励志了。

看来生活还是高于艺术啊。果然“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对局面到底如何,演戏的人自己心里其实和明镜似得,最可怜的,只是那些已经被忽悠瘸了、至今仍在相信“战斗民族”胜利在望的人。

醒醒吧,人家普里戈津老板自己都给你剧透了。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俄乌战的现状与结局,被他一把“剧透”了个干净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