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日本长野青木家杀人案,被“孤立者”的复仇杀机?

田园日常的灾厄:日本长野青木家杀人案,被「孤立者」的复仇杀机?

「隐藏在日常生活中的杀意,最后在宁静的田野爆发…」日本长野县25日发生的青木家杀人事件,31岁的青木政宪持刀刃和猎枪,先后杀害了地方居民与警察,造成4人死亡的悲剧。犯案后的青木据守自宅与警方对峙,并试图于家中开枪自杀未遂;最终在父亲的电话劝说下投降被捕。经过警方近日来的调查,逐步解明案发当天过程和凶手背景,针对犯案动机,青木政宪主观认定「被对方说了坏话」,羞辱青木孤单茧居的生活,愤而行凶。在地方传承13代的果园一族,到青木政宪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看似宁静的田园日常,为何引发杀机?

依据日本当地警方的初步调查,还原长野县杀人事件的事件经过。案发地点位于日本长野县的中野市江部地区,5月25日下午,现年31岁的青木政宪(当地中野市市议长青木正道的长子),在自宅附近等待散步经过的两名女性:66岁的村上幸枝、70岁的竹内靖子。两人平时就有一起在固定路线快走散步的运动习惯,经过青木家附近时,就被预备好凶器的青木政宪攻击,竹内靖子当场被刀刃刺击重伤倒地,村上幸枝则是慌张逃离现场,朝田野的道路奔跑求救,青木政宪也随即往前追去。

距离约莫在青木家外100公尺处的田间道路上,呼救的村上幸枝被青木追上,再用行凶的野战刀砍成重伤。过程被一位正在田间工作的居民目击,根据目击者的描述,看到青木政宪穿着全身迷彩服、配戴太阳眼镜和口罩,看到青木攻击村上后,惊吓的目击者出声吓阻「为什么要做这种事!」,青木平淡地回应「因为想杀了她」,随后目击者报警。时间在下午4点26分,当地警方接获报案,得知「有一名男性持刀刃杀伤路人」。

砍伤村上之后,青木政宪折返回家,并从家中取出猎枪。此时第一个赶到现场的是61岁的中野署巡查部长池内卓夫、以及46岁的中野署警部玉井良树,由池内驾驶警车、玉井坐在副驾驶座,在报案目击者的引导下,警车开到现场、启动警报声响。

根据来解开的警车行车纪录器,下午4点37分,在两位警察下车之前,青木政宪就持猎枪走到驾驶座侧边,近距离直接车窗射击2两枪,之后绕过车尾到副驾驶座,青木又朝着打开车门逃出的玉井良树,用刀刃刺伤。

因为驾驶的池内卓夫被开枪,无法控制的警车就直接往前撞上建筑物。池内在车中当场死亡,玉井良树则陈尸在车外地上,身上有枪伤、致命伤则是刀刃重伤。根据后来的现场调查,当时青木所使用的子弹,是用来猎杀大型动物的霰弹;而附近另一名目击者,正在为重伤倒地的村上幸枝实施急救,他目击了青木开枪的过程,事后说法表示看到青木「面带微笑开枪」(但此说只有一位当事人证词,且不确定目击者身处距离,是否足够看见青木的表情?以及未说明原本有戴口罩的青木,当时可能已经脱下?)。

射杀两名警察后,青木返回家中闭门不出。此时家中还有青木的57岁母亲青木律子、60岁伯母两人在家,父亲青木正道,则是在警方接获报案后不久赶到事发现场理解状况,并在目击者的还原陈述下,惊觉行凶者应该就是自己的儿子青木政宪,根据一旁的目击者回忆,「青木正道当场抱头蹲下,相当崩溃的样子。」

傍晚5点过后,杀伤事件已开始在新闻报导上出现,警车、救护车陆续赶到现场,得知凶手持有杀伤力强的猎枪,警方也迅速撤离周边居民。躲在自宅中的青木坚守不出,不时又从家中往庭园现身;晚上8点青木家中传出两声枪响,一度让周围情势紧张。现场警力当下尚未厘清状况,无法与青木接触联系、青木也没有对外面的警察提出任何要求,对峙的情况持续胶着,当地警察也向日本警视厅请求支援,派出了应对此类事件的「特殊事件捜查系」(SIT)、神奈川県警特殊部队(SAT)也有派员到现场。

时至晚间8点30分左右,青木的母亲律子成功脱逃,伯母则是在凌晨12点10分平安逃出。紧盯事件的新闻媒体,当时也在确认细节之后,证实凶手的身分是市议长的儿子青木政宪。警方已经确认宅中剩下青木单独一人后,SIT与SAT迅速包围了青木家,与此同时现场警方一边和青木政宪成功透过电话来沟通交涉,最后在父亲青木正道的劝说下,26日清晨4点37分,青木政宪双手举高步出家门,由警方逮捕。

对峙事件经过大约12小时后落幕,青木在案发后的数十分钟内,杀害了竹内靖子、村上幸枝、池内卓夫、以及玉井良树总共4人。

在事后的调查中,逃出的律子表示,当天晚上在自宅中传出的两声枪响,其实是青木政宪试图开枪自杀失败;之后母亲律子和青木说「让我来开枪吧」,青木这才交出猎枪,此时律子抓着猎枪逃出家门,但因为枪枝太重不便携带移动,只先放置在住宅附近后,平安逃到警方所在处求助。

「孤立者」青木政宪

青木的犯案动机是什么?从袭击竹内靖子与村上幸枝的过程来看,青木可能是预谋计画、针对两人的攻击。青木回答警方的侦讯时表示,行凶动机是因为「她们在说我坏话」,青木的主观认为,竹内靖子与村上幸枝,对于青木「孤单一个人」这件事有嘲笑之意,日常的言语可能让茧居的青木感到不快,进而产生杀念。而现场死亡的两名警察,青木则说是因为当时怕被警察射杀,所以才先开枪杀害。

现年31岁的青木政宪,自小就在中野市内成长、就学,家族中还有一个弟弟与妹妹,不过后来留在中野市老家一起生活的,是父母、伯母、加上青木政宪总共4人。综合警方的调查、日本新闻媒体的溯源追踪,青木政宪的学生时代没有「特别异常」,尽管大学时代就读的东京东海大学并非第一志愿(原本想考农业相关科系,但最后考到东海的情报通信科),休学后回到老家长野县,但青木还是找到了兴趣所在,帮忙老家的果园农业。

青木一家是中野市内传承13代的果树园家族,就附近居民的说法,代代耕耘的青木一族可以算是地方颇有名望的代表,原本担任市议长的青木正道和青木律子夫妇,在外人眼中也是热心公共事务、家庭和乐。大约在2013年,也就是青木政宪修学回家后,接手了家族事业中的其中一座果园,并命名为「マサノリ园」,写成汉字就是「政宪园」。

原本青木家的果园就算是经营有成。 2019年又开设了冰淇淋店「Gelateria
Frutti」(分别在轻井沢、中野市开设了两家店铺),标榜在地果园直送制成的水果冰淇淋,加上店铺装潢时尚,开店后就受到地方民众的欢迎,第二间分店才在2022年夏天开幕。

地方居民的回忆说法,青木父母都相当高兴儿子可以投入果园事业,父亲正道还对外说「店铺是儿子经营的」,不过其实很少看到青木政宪本人出入店中,反而是母亲律子最常在店铺活动。各方说法中,有人说好几年前还会看到政宪帮忙农务,后来就鲜少看到踪影;也有人说青木回老家后,虽然待人接物比较冷淡,不过还是会正常打招呼、交谈对话,但也有人对他的印象完全相反,感觉青木不打招呼、也是个不善交际且孤僻的人——而就青木政宪被捕后的说法,自己确实在人际关系方面相当疏离,感到孤立。

《时事通信》在现地的采访中指出,青木政宪有过一段时间成了茧居族,也有与父母时常吵架的传闻。青木回老家开始帮忙家族事业的同时,2015年到2019年间取得了猎枪使用许可证,也有参加地方的猎友会活动,虽然偶尔会出现在靶场练习,但根据猎友会人士的说法,青木并非常客,也很少在猎友会与人交流。至于青木取得许可证、参加地方猎友会的原因,主要是出自个人对于射击、打猎、以及生存游戏的兴趣。

不过《NHK》报导指出,青木居住的中野市江部地区,虽然也有地方猎友会,但这一带很少有野兽侵入农田、需要猎枪驱逐的情形,因此实际上拥有枪枝的人并不多。

警方从4名死者身上的致命伤,认为青木的杀意相当强烈,而青木个人的说词,是因为觉得「(被害两名女性)嘲笑我孤独一人」,感觉被羞辱而引发杀机。但这个说法目前只有青木的主观认定,是否属实、又或者在过去的日常生活中又发生过什么事?有无其他纠纷?目前尚待进一步解明。

青木正道已在案发后隔天,辞去市议员和议会职务。青木家开设的冰品Gelateria
Frutti,官方网站、社群帐号都已经悄悄关闭,而果园提供给地方故乡纳税的回馈品,目前也都全部下架。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日本长野青木家杀人案,被“孤立者”的复仇杀机?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