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3000亿阳光城跌落,福建大佬无力回天

1000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丨李惠琳 编辑丨陈晓平

闽系大佬林腾蛟执掌的阳光城,正站在退市边缘。

截至5月29日,“ST阳光城”连续11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以下,若连续20个交易日均如此低迷,将会触及退市。

一旦退市,超过10万人将蒙受巨大损失。截至3月底,阳光城股东数为13.97万户。

“房企退市与经营不佳有直接关系,股票市场反应说明,‘用脚投票’机制正发挥作用。”易居研究院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记者。

阳光城的销售体量,一度迈过2000亿,成为闽系房企的龙头,助推林腾蛟控制的阳光控股,在2021年杀入全球500强。

1000

林腾蛟

未想,林随即遭遇变局,卷入债务漩涡。

身陷危局,他在做最大努力自救,力图改变出局的命运。

债务围城

阳光城的债务危机,爆发于2021年9月,至今有一年多的时间。

出险以来,林腾蛟积极奔走自救,去年11月“三支箭”射出后,阳光城的股价一度涨停。

好景不长,2023年以来,阳光城股价逐步走下坡路,4月年报公布后,更是一泄千里。

5月5日,阳光城遭遇风险警示,触发 “戴帽”,引发股价多个跌停板。

1000

导火索是一起违规担保。

深交所披露,阳光城违规对外部单位提供担保5.45亿元,内部控制存在的重大缺陷,会计师事务对其出具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触及“其他风险警示”情形,股票简称变更为“ST阳光城”。

截至5月29日收盘,报0.58元,市值为24亿元。

基本面持续不振,挫伤市场信心。

2022年阳光城收入399.19亿元,同比减少6.13%,亏掉125.53亿元。

1000

1-3月,情况有改善,净亏4.71亿元,同比收窄68.54%,整体表现依旧疲弱。

可是,债务规模持续攀升。

截至今年3月底,阳光城总资产为2988亿元,
临近3000亿,总负债达到274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借款、非流动负债为614亿元。

账上只有47.8亿元的现金,捉襟见肘。

林腾蛟不断筹钱还债,违约事件仍在增加。

今年1月,阳光城又新增一笔债券违约,涉及本金10亿元及利息。

最新统计显示,截至5月12日,其到期未支付的债务本金达647.32亿元,包括金融机构借款、合作方款项、公开市场相关产品等,比一年前多270亿元。

此外,“阳光系”对参股公司担保金额为711亿元,已超过250.56亿元的净资产,加剧潜在风险。

屋漏偏逢连夜雨。

5月15日,林腾蛟兄弟之妻吴洁,因旗下龙净环保历史信息披露违规事项,受到证监会立案。

1000

吴为阳光城实控人,兼任监事长。天眼查显示,其直接持有福建阳光集团43.74%的股权,后者为阳光城大股东,股比为15.76%。

多重利空,压垮了本就脆弱的市场信心。

无力回天

从高山跌向谷底,林腾蛟奔赴化债一线,四处奔走筹钱,几乎押上全部身家。

去年,林处置多项核心资产,出售所持有的龙净环保、兴业银行部分股权,又变现佛山陈村、浙江永康、四川宜宾、上海臻百利、希尔顿酒店等20余个项目。

他也押上阳光集团和个人信用,为债务担保,借此获得3笔境内债展期、2只美元债展期。

林腾蛟拉来中国华融纾困,在保交楼、烂尾楼盘活、问题资产并购重组等方面,展开合作。

一边补血,一边节流。

林腾蛟舍得在人才上花钱,阳光城一度以高薪酬著称,人均年薪40万,居地产圈之最。

出险后,上至高管、下至一线员工,全部降薪。

截至2022年底,阳光城在职员工为3340人,一年减少6508人。

1000

人均年收入为18.33万元,比上年减少22.6万元,高管总薪酬为1790.1万元,降幅36.45%。

林本人,两年未领取工资。

减债取得一定成效,截至2022年2月,林腾蛟累计偿还450亿债务,只是债务基数过于庞大,依然不够。

房企化债,关键在销售回款,截至2022年底,阳光城土储量为2882万平方米,集中一二线城市,受限自身出险影响购房者信心,相比同行,量价齐跌更为显著。

1000

2022年,阳光城销售额降至377亿元,同比跌超70%,克而瑞的排名跌到38位。

1-4月,销售额仅131亿元,同比下降15%,排名跌至41位。

这两年,阳光城暂缓拿地,撤出部分城市,15个区域公司调整为12个,以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强化城市深耕。

当下,楼市观望情绪浓重,销售恐怕短期难以改善。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提到,退市之后,阳光城的经营条件更加恶化,恢复正常变得困难。

一落千丈

从显赫一时到债务围城,林腾蛟应未想到,阳光城这么快走到绝境。

“世界500强,恍如昨日。”一位股民感慨。

阳光城是一家典型黑马型房企,发家于福建,本地深耕后进军全国。

倚仗激进加杠杆,林腾蛟一度吃到房地产红利。2012年,其销售规模仅为百亿,到2020年,已跃升至2180亿元。

他对规模有执念,从万科、龙湖、碧桂园挖来多位大将,自己当起“甩手掌柜”。

其中,来自碧桂园的明星经理人朱荣斌,最为知名。

1000

朱荣斌

2017年,入职不到3月,朱荣斌就定下目标:2020年达成3500亿规模。

雄心勃勃的朱,将激进打法贯彻到底,履新当年即买入120个项目,全国新开拓十余个区域。

阳光城规模突飞猛进,2019年销售额问鼎2000亿元,较2017年翻倍,在克尔瑞销售榜,排名跃升至第13名。

不料,地产形势急转,阳光城的高杠杆、高周转模式走向末路,销售一路直下,距离原定目标越来越远,还背负过高的负债和融资成本。

最高峰时,阳光城的有息负债达到1134亿元。

2022年初,朱荣斌出走阳光城。

1000

最新消息显示,他的新身份为合富辉煌董事会主席,转战地产代理,成为房企的乙方,上年收入为15亿港元左右。

漩涡之中,二股东也离开林腾蛟。

2021年底,“泰康系”以半价减持阳光城9.41%的股权,浮亏近17亿元,将持股比例降至5%以下。

两个月后,再次减持3.99%,几近清仓,十大股东中已未见踪影。

现在,距离“审判日”,阳光城还有9个交易日,按当前股价,即使9个涨停,也没法回到1元面值。

众人热捧到一落千丈,阳光城暗淡收场,一旦退市,林腾蛟的资本时代也将落幕。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3000亿阳光城跌落,福建大佬无力回天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