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百台收割机下不了高速,谁在给农民添堵?

6A581A07055F355A6B548154B6C98C612D78331C size189 w1020 h648

作者|朱昌俊

资深媒体评论员

河南省南阳市是小麦主产区,近段时间正是小麦收割的农忙时节,当地也像往年一样迎来了大量外地收割机的跨区作业。

然而,在这个关键节点,一则“上百台收割机因超宽超高无法下高速”的消息冲上了热搜,引发了诸多关注和讨论。从一些流传出的视频画面可以看到,收割机在高速路上排起了长龙,场面甚是壮观。但对于从外地赶来的农机手和等待麦子收割的当地农户而言,这却是一件糟心事。因为收割机在路上多耽搁一天,农机手们在各地的收割计划就会被打乱,继而影响收入,而已经成熟的麦子晚一天收割,就可能多一分欠收的风险。

最新报道称,这些收割机不能下高速的主要原因是:车辆超高、超宽,或者没有办理“跨区作业证”等。当地农业农村局的相关负责人则表示,该事件已经在当地农业农村局的协调下得到妥善解决,所有收割机当天就下了高速,顺利进入南阳实施作业。

不过,事件造成的真实影响,似乎并没有相关部门说的那般云淡风轻。有网友指出,“收割机放行了,雨也下了,麦子也发芽了,老百姓心也碎了”。当地这几天下起了雨,而收割机由于下高速受阻,终究还是一定程度上耽搁了抢收时间,“很多小麦被雨水淋湿后,有部分开始发芽了”。

这样一幕让人无比唏嘘。

众所周知,在中国主要的粮食产区,农机手们带着收割机跨区域作业,已经有了很多年的历史。这背后是市场规律和农时规律结合所产生的一种民间自发性秩序。

一方面,收割机能够跨区域作业,实际是一种设备的“共享”,这大大提高了机器的利用效率,也相应降低了种粮农民的种植成本;另一方面,由于中国从北到南的气候差异,粮食的收割时节也有区别,跨区作业的农机手们根据各地的收割时间精心安排作业路线,实际是完成了最高效的资源调配。

AECF38A802FE2894304307DD310FBB26946F1F37 size141 w1080 h724

这种情况下,收割机在路上遭遇“下不了高速”的意外,实则是自发秩序遭到了人为破坏。它不仅可能影响到南阳一地的小麦收割进度,也可能产生连锁反应,对其他地方的正常收割节奏带来影响。所以,这个事看起来是“意外”,实际上却非小事。

从相关部门给出的回应看,收割机下高速遇阻,主要是一些农机手没有办理“跨区作业证”,一些运输收割机的车辆则超高、超宽,不能享受免费通行的政策。这似乎算不上是故意刁难和歧视外地收割机。

但问题在于,每逢收割季节,跨区作业的收割机几乎都是准时到来,这已经是延续多年的现象,为何独独今年遭遇意外?难道今年来自外地的农机手们都不知道“规矩”?

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南阳市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指出,南阳市(今年)的政策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但是一些机手因为之前没有办理大件运输手续,在高速收费站遇到了通行问题。另有声音指出,“今年想要免费通行,就必须所有证件都得齐全才行”,这些证件包括身份证、收割机行驶证、收割机购买的发票、出厂合格证和跨区作业的工作证……

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联合收割机和运输联合收割机车辆要享受免车辆通行费的优惠政策,确实需要办理一些证件。但当地是不是在今年收紧了政策执行力度,像往年可以通行的,今年却不能通行?

一个可以参考的旁证是,几乎同一时间,河南某地有网友抱怨,当地今年严查“跨区作业证”,导致收割机被扣;还有网友表示,某地农管开始下乡检查农用收割机,没驾驶证的一律不给开……这些传闻是否与南阳此次出现的收割机下高速受阻有关联,也令人生疑。

客观说,如果有规定在先,严格按照政策来执行,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政策执行若收紧,是不是也应该给社会一个缓冲空间?等到收割机开到了高速路口才严查,这样的做法是对农机手和当地农民预期的一种破坏,不仅可能耽搁小麦收割,也令制度本身的公正性蒙上了一层阴影。

小麦是否能及时收割,事关粮食产量,当地不能说不重视。比如,这次事件引发关注后,当地为了应对阴雨天气和小麦成熟叠加期,专门要求各县市区要发挥好成立的64个应急作业服务队的作用,带头抢收。此外,还号召本地的724台履带式收割机尽快上地,并与周边地区联系引进履带式收割机,力争将阴雨天对小麦机收造成的影响降至最低。

但是,如果能够事先避免外地收割机下高速的难题,当地的小麦收割是否本就可以少受阴雨天气的影响?相关的一系列“应急”抢收行动是否本不至于如此大阵仗?

说到底,经过多年的探索,外地农机手与当地农民,就小麦收割已经形成了一种高度默契的状态。它有着内在的运转规律和节奏,当地相关方面需要做的应该是创造条件、给予方便,甚至说只要不人为制造某种管理阻力,就可以实现一种自发秩序的平衡。

作为管理部门更多的是需要尊重原发秩序,克制过度的介入冲动,任何一种想象中的“规范”,都可能破坏了秩序和效率,而不是“改进”。

4B17835131EF35DF5964DE9294FFF9177F5AA995 size267 w1018 h633

当然,这个事件也再次让另一个近两年多次受到关注的议题浮出水面——针对农机跨区作业的“跨区作业证”,是否应该从源头取消了?即如南阳这次的案例所示,收割机跨区作业大大小小需要准备的证件可能不下十来种,其中难道就没有“简政放权”的空间?尤其是放在当前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大背景下,这个问题值得正视。

回到南阳,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除了这次收割机下高速受阻事件,南阳最近一次引发关注,是在上个月召开了一场对标淄博的“烧烤出圈”现象研讨会。这个月初,南阳当地的多个部门又围绕物流、商贸、会展、夜间经济等方面集体到淄博市进行现场考察。

这种积极学习的状态值得肯定。但要知道,淄博火出圈最重要的启示之一,就是当地对某种市场自发秩序的尊重,以及结合实际情况对于地方特色的挖掘。

在这一点上,再结合最近的收割机下高速受阻现象,南阳方面还需要真正学到精髓。这不管是对于搞消费、发展夜经济,还是发展农业,都是至为重要的。

玖拾 | 新闻与资源: 上百台收割机下不了高速,谁在给农民添堵?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