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抢外包饭碗?AI真的做到了

d23efa625e174b021f9abc803583602d

一个月前,知名公关及广告服务商蓝色光标称,要全面停止创意设计、文案撰写等四类相关外包支出,AI 是接手这些工作的主力。AI 会干掉外包吗?在当前受 AI 影响最深远的绘画、设计相关领域,我们感受到了答案里的复杂性。

互联网古早时期有一个关于外包的笑话:一名年薪 25 万美金的美国程序员,拿出 5 万美金在中国找了一个外包团队帮自己写代码,自己每天上班就查查邮件,上上购物网站,装作很忙的样子。在事情暴露前,这个程序员还拿下了年度最佳员工。

这个笑话透露着大家对外包岗位 ” 活多钱少 ” 的刻板印象,突出的就是一个嫌弃。

嫌弃归嫌弃,作为分工中重要的一环,外包如同工作中的毛细血管,往往也是最先感受到潮水变化的群体。

5 月初,游族网络在机构电话会议中表示,公司已经凭借 AI 在 4 月将 2D 美术外包成本降低了约 25%,预计到年底可以实现更大程度的成本下降。

此前心动网络创始人黄一孟也曾透露,据他所知已经有游戏团队裁掉了原画外包团队。

高效的 AI 工具诞生以后,企业少了很多业务冗余,一大批外包岗位可能会走向消失。被 AI 顶岗上位的外包人重新审视了这份工作:曾经爱搭不理,现在高攀不起。

此前 IBM 宣称将用 AI 取代 7800 个工作岗位,引发了一定范围内的讨论,这是兔死狐悲的预警。但外包团队被砍却总是无声无息,” 豹变 ” 了解后发现,在沉默的背后许多外包人正在经历行业寒冬,自动内卷以求生存。

AI 会干掉外包吗?

一、”AI 画,今天要,拿到手 60″

环境设计专业的大学生付书,业余时间会在各个微信画手接单群兼职画手。这些外包画手是小设计公司、或者淘宝店宣传中的精英团队,但真实身份是一帮美术相关专业的大学生或者是有绘画技能、谋副业的人。

这些微信群是绘画、设计行业外包产业链的最终端,微信群的上游可能是中小设计公司、某个设计网站、接绘画单的淘宝店。上游接单之后,对应的中介或者店小二会把外包订单的作品要求、工期、价格等信息发在微信群里,让外包画手接单。

付书告诉 ” 豹变 “,类似的外包群平常的订单还挺多的,内容包括:” 活动的海报、小公司或者店铺的 logo 设计。有一些设计公司也会把业务外包给比较廉价的淘宝店铺做,我就接过这样的单子,是设计手机壳上的图案。还有一些学生的作业,包括建筑设计图等等。”

这就是当代产业链,充满中间商赚差价。

但自从 AI 绘画工具出现以后,群里的订单一天比一天少。冷清的群里偶尔有消息,也是画手们在讨论行业寒冬。

付书告诉 ” 豹变 “:” 以前群里一天有五六十单,现在一周有时只有一单。”

谈起订单减少的原因,付书表示,主要是因为上游通过 AI 绘画工具提高了效率,需要外包的业务就减少了:” 比如说设计公司的员工会用 AI 绘图软件了,也不会找外包了。哪怕大学生也会用 AI 做作业了。”

专职公司设计、兼职接单的牛伦曾在接单群里说:” 现在我们公司插画师都是先用 AI 生成图像,然后自己调整出图。之前一两天才能完成一幅图,现在一天能完成四五幅。而且 AI 也能改(图),加个衣服帽子、改个表情它都会,还可以随时切换画风。他们(插画师)现在动笔的次数不多了。”

设计公司一权衡,以前是 3000 招不来民工,但能招来大学生,所以用大学生做外包。现在是 30 美元招不来大学生,但能给员工充个 Midjourney 会员。

牛伦还表示,AI 绘图软件的使用成本并不高,有很多免费的国产软件。”Stable Diffusion(一个图像生成模型)开源了,国内免费的就很多了。”

付书告诉 ” 豹变 “,除了上游订单减少,让画手更接受不了的是订单价格普遍降低。

“(现在的)订单价格低得很离谱。” 付书展示了群里发出的单子,群里写着 ” 矢量图临摹,今天要 ” 的订单定价只有 20 元。付书告诉 ” 豹变 “,此前这样的订单价格应该是 100 块左右。原先通常出价 300 元的画海报订单,现在标的价格是 60 元。

也就是说,AI 绘图软件兴起以后,外包群里的订单价格基本降低了 80%。

甚至有的订单直接在要求中写着:”AI 画,今天要,拿到手 60 。”

86ca915a989396ef9626e3721427e210

眼见工期越来越短,人工越来越贬值,付书已经放弃接单,还没工作先经历了行业寒冬。

不过,江山代有卷王出,行业寒冬之下,也有人正在用 AI 工具打破自己的技能天花板。

二、AI,卷王的趁手兵器

绘画 AI 工具兴起的时代,掌握了能生成满意图像的描述,就相当于掌握了 AI 时代的咒语。有些人会直接在炼丹群里分享自己的好 ” 咒语 “,供他人借鉴使用。

这些人当中有喜欢探索新产品的极客,还有热衷新鲜事物的产品经理;也有纯粹的爱好者,自给自足的二次元,曾经要等待大大喂粮,现在直接自己产粮。

而有些人则直接自称 “AI 画师 “,希望商业化。有一名 AI 画师对 ” 豹变 ” 表示,插画师能接的单自己都能接。

有一些绘画行业的人也通过 AI 提高了效率,甚至打破了技能的天花板。

从事当代艺术的画室老板刘轩告诉 ” 豹变 “,自己已经通过 AI 工具进入以前没有接触的设计领域,并且接单。

” 我是无意间接触到 AI 绘画软件的。本来感觉可以用它来出油画的小稿,后来发现 AI 功能太强大,可以干的事情很多。”

刘轩自称目前接触时间不长,” 利用软件做过墙体彩绘的设计以及油画画稿的创作 “。并且 ” 近期正在和一个原创服装设计品牌接洽,后期可能为这个品牌设计系列服装的图样。”

值得注意的是,AI 绘画工具往往被质疑没有人类的创意,却在设计领域大杀四方。

刘轩称,” 可以通过 AI 的出图确定自己的方向,就像是和 AI 探讨作品一样,你想到一个好主意,AI 能立刻给你呈现出来。”

也就是说 AI 虽然没有人类的创意,但 AI 会穷举。

由于语言的博大精深,AI 生成的图像与人们想要的图像往往输入差之毫厘,生成谬之千里。这造成了如果是在设计初期,AI 可以帮助人们打开思路。但如果使用者对生成图像的细节有较精准的要求,则成品率不高。

最出名的例子是用户让 AI 画出车水马龙的一幅画,AI 画出了含有车、水、马、龙四种元素堆叠的魔幻场景。

刘轩告诉 ” 豹变 “:” 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但是目前 AI 绘画工具比较多,再结合 PS 等,我觉得偏差基本可控。但是描述要尽可能清楚,可以使用垫图、或者从需要的图片中反向提取关键词等方式,使出图更加稳定。也可以先利用 AI 软件本身的几种调图方式做的差不多了,再用 PS 修改。可能我本身是从事美术行业的,所以运用上相对好一点。”

刘轩是新时代绘画外包的代表,身兼多职,效率高,创作成本低。

一位画手冉冉告诉 ” 豹变 “,这种外包画手内卷的状态已经不容忽视:” 拉低了价格,也导致不会 AI 的(画手)接不到单。”

AI 工具让打工人人人自危的当下,绘画外包的寒冬和内卷会蔓延到其他行业吗?

三、下一个是谁?

令人松了一口气的是,绘画外包受 AI 影响如此之深,一方面也是因为绘画外包自身的特点。

冉冉告诉 ” 豹变 “:” 外包行业鱼龙混杂,为了效率和满足客户给的低价,不乏很多素材都是画手自行搜索出来后人工捏碎组合在一起的。其实 AI 也是一种碾碎揉捏,比人更快,最后人工修饰一下。这也是对外包业务效率的提升。当然,制作成本越低,客户自然把价格压得越低。底层画师的待遇就更加雪上加霜,比如我。”

同在绘画行业,岗位越注重与甲方的沟通,全局的把控,设计方案的落地,受到 AI 的影响就越小。

一位影视概念设计嘉嘉告诉 ” 豹变 “,自己的工作是在美术指导的引导下,和导演、编剧等共同将影视剧的雏形概念创作出来。

虽然往往是通过画分镜的形式,但与绘画外包不同的是,” 需要甲方提供元素,再设计画面,然后交给 3D 落地。”

所以这份工作需要沟通,设计,绘画多方面能力,尤其需要把控全局,从设计开始就考虑道具、布景如何落地。

嘉嘉告诉 ” 豹变 ” 自己也用过 AI 工具,但 AI 给的设计太宏大,完全没有考虑到道具、布景怎么落地。

“AI 生成的画面,氛围感是有的,但是不落地,设计不能用。而且如果你要把 AI 图像里的元素全部手工替换也很麻烦,不如自己画一张来得快。”

除了工作内容的限制,AI 能影响多少工作岗位也要看用人单位的意见。

在设计公司工作的项先生告诉 ” 豹变 “,AI 是大趋势,设计公司、广告公司往往会要求员工了解 AI 工具,但 AI 工具能不能用于工作还要看具体的工作内容。

” 我知道的同行业公司会要求员工去了解,争取用在工作中提高效率。但能不能直接用还是另外一回事,因为 AI 不一定能生成想要的。现在可以用 AI 工具工作的岗位主要是一些插画。或者其他岗位可以参考 AI 图像的风格、颜色搭配。”

而许多企业宣称全面拥抱 AI,更多的是宣传上的噱头。

2023 年 4 月初,蓝色光标曾宣布 ” 无期限全面停止创意设计、方案撰写、文案撰写、短期雇员四类相关外包支出 “,全面拥抱 AIGC。

但项先生认为,这主要是追概念甚至炒作。

不过即使当下 AI 还有诸多不足,也已经有人看上这门生意。市面上出现了许多 AI 绘画工具、AI 文案助手等新软件。

一位 AI 文案协助软件的创始人告诉 ” 豹变 “:” 互联网时代,几乎人人都有文案需求,AI 文案助手的需求是越来越大的,而且正在爆发式发展。目前我们的用户群体里是 C 端用户比较多,暂时没有 B 端用户,用户大多数是 20-35 岁的工作人群。包括运营、写手。生活中使用 AI 文案助手的也有,比如说有学生探店之后用在大众点评写评论。”

当被问到 AI 工具会不会干掉外包行业?该创始人认为目前为时尚早:” 从文案质量说,AI 目前还无法代替写手,如果写手 80 分,那么 AI 只有 65 分。不过 AI 快,且免费。这需要用户自己抉择。”

另一方面,几乎市面上所有 AI 工具上手都有门槛。

” 如果用户没有办法给出准确的描述和具体思路,是得不到想要的文案的。C 端用户现在没办法精准地描述自己的需求。”

此外,外包岗位的生存空间也在于,长期保留职位的用人成本始终大于项目外包成本。当所有岗位都使用 AI 工具的时候,AI 画师外包、AI 文案外包等新岗位也可能应运而生。

在可预见的未来,随着 AI 工具的产品力上升,使用门槛降低,部分打工人被迫转型或是内卷的情况可能会越来越多。

但那时对比 AI,人类的共情能力、创新能力、全局把控能力,对于工作的价值也可能更加凸显出来。

AI 始终无法完全代替人类。

正如《流浪地球二》中的台词,没有人类的文明毫无意义。

玖拾|新闻与资源: 抢外包饭碗?AI真的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