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丽梦:中共高官都吃羟氯喹

新闻 Emily 1周前 (08-01) 76次浏览 0个评论

王刚第一任妻子太美 父母提醒:她长得太扎眼

一、 王刚读小学时老闯祸,学校通知他爸妈,给你儿子重新找个学校吧。关键时刻,一封信从天而降,老师、校长拿到手,全都大惊失色。 1959年7月,校长把不满11岁的王刚,请到办公室问:你们家,有在党中央工作的亲戚吗? 王刚摇了摇头,接过校长递过来的信封一看,收信人…

闫丽梦:中共高官都吃羟氯喹

闫丽梦:为防病毒中共高官都吃羟氯喹

香港逃美的病毒专家,闫丽梦博士,在7月31日接受班农战情室采访时,谈到了目前为防治中共病毒,疗效颇有争议的羟氯喹,她说羟氯喹虽不是神药,但是能救命。

中共的高级干部,包括我们的主席、副主席、和其他高级官员,无一人感染了这个病毒,而且,根据我们的情报,解放军医院以及一些大型医院医生也在服用此药,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可以得到防护。

闫丽梦说,羟氯喹当然不是什么神药,世界上也根本没有什么神药,但是在当前全球面临的健康危机下,需要有效的药物来挽救人们的生命。她说,她本人就在吃这个羟氯喹做病毒预防保护。

主持人随即回应说,他也在服用。

我自己其实也是从2月份以来就一直吃这个药,我85岁高龄的父母也在服用,我老妈现在说她绝对不会停止服用此药,因为这个药把她的类风湿性关节炎都治好了。

闫丽梦博士还表示,不只中共病毒,中共还在进行其它的病毒实验,世界应该警惕和关注这些非法实验。

我还知道他们进行非法实验,在我工作的P3实验室里,比方说他们做的西尼罗河病毒的实验,就连我丈夫在处理这些病毒时也很恐惧,所有这样的实验都是没有记录的。我确信如果我们能打开那个实验室,就可以彻底检查,即使是陈薇将军2020年2月前往武汉病毒所,她和她手下销毁了所有证据,我们仍然能看到很多问题。

闫丽梦博士说,她现在正在做一份详实的证据,这份证据正是依据中共所坚称的科学证据,她将用这些证据来证实到底何为真相,到底是谁在撒谎?

香港立法会选举先DQ再押后北京想干啥?

日前,香港立法会选举出现两个重大的变化。在7月31日,香港政府宣布,将立法会选举推后一年举行。而在稍早前,选举事务当局刚刚取消了12名民主派参选人的参选资格。

林郑月娥在新闻会上说,将引用《紧急条例》,推后4年一度的立法会选举,这个决定是基于疫情,而没有政治考虑。在林郑新闻会后,北京政府立即发表声明支持港府的决定。

目前香港疫情,在中共宣布在港实施《国安法》后,出现了变化,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发现了1800例本土感染病例,使香港的确诊病例增加了一倍。林郑说,投票期间人群聚集庞大,病毒传播风险很高。

在林郑宣布决定后,民主派发表了联合声明,表示反对政府延后选举,并指政府背后的动机是“协助建制派”,因为目前选情对建制派不利。香港民主议员毛孟静指出,该决定是政府力图阻挡民主派在9月6日的选举中取胜,是阴险和卑鄙的决定。

根据《立场新闻》报导,香港民意研究所7月31日发表最新调查,访问了9千多名市民,显示55%市民认为按照现时疫情发展,立法会选举应如期举行。36%支持押后选举,但支持押后选举6个月或以上的只有15%。

若以政治取向划分,73%民主派支持者支持如期选举,“非民主派”支持者则仅有38%支持如期投票。

7月31日,是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提名期结束的日子,在稍早一天时,选举事务处刚刚宣布,有12名民主派参选人被取消了参选资格,其中包括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人。理由是他们从事了与境外势力勾结、有颠覆政府的意图、反对基本法等。

许多西方国家谴责港府损害了香港选民的权利。由13国丶60多名国会议员组成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发表联署声明,指DQ参选人及押后选举的决定,是香港民主进程中不能接受的阻碍,侵蚀港人的权利和自由。

英国外相拉布发表声明说,“显而易见,他们因为政治观点而被取消资格”。原港督彭定康发表声明说,这是对香港民主派“骇人的政治清洗”(Outrageous Political Purge)。

被取消参选资格的黄之锋说,这无异于“选举舞弊”。他说,禁止他参选并不能阻止香港的民主事业。他和他的战友们将不辜负香港民众的期望,会成为“不屈的火苗”。

黄之锋我只希望让北京知道,即使我们无法参选,我们对香港民主运动的立场和参与不会改变。

被DQ的岑敖晖则在脸书表示,今次DQ的理由大部分都是与“反对国安法”有关,意味着香港的立法机关已成人大:任何反对北京、反对极权的声音,都会被消灭。他形容目前香港的局面是“破局已成”。

在港府宣布DQ后,多名早前没有参与初选的泛民人士随即赶在提名期7月31日结束前报名,其中部分人被视为民主派后备方案人选。

但《苹果日报》引述泛民人士分析,不排除当局为阻止民主派选举胜出而无所不用其极,最坏结果是不同后备名单最终被全数DQ无法参选,若真的发生则等同宣告整场选举被全面操控。

也有分析指,在提名期截止的最后一天之前,DQ12个参选人,这正是中共当局的卑鄙之处。因为民主派后备人选,B计划也好、C计划也好,必然会赶在最后一天报名,但北京以疫情为由,延后立法会选举早有计划,如此一来,中共就轻松把后备人选纳入了视线之内。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闫丽梦:中共高官都吃羟氯喹

中国眼中21世纪的世界秩序 理想的世界什么样?

过去数月,中美之间的争端越来越剧烈,专家认为这场争端可能演变成全面性的战争。但双方的敌意背后藏着什麽?北京理想中的世界秩序又是什么样子呢? 在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中国的 “新时代 ”已经到来,中华人民共和国 “每天都在接近世…


钧天|真实新闻与评论 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闫丽梦:中共高官都吃羟氯喹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