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刘亚洲居然是中情局“黑名单”里的“死硬”共产党员?

43a95ea06ada263db547adf46b0fa3c9

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前政委、有空軍上將軍銜的劉亞洲中央台截圖

中国毛左网站上的一篇《刘亚洲要为谁“殉道”?》引发了对刘亚洲的大批判潮。但事实上这篇批判文章的主要“论据”,刘亚洲本人当年发表《我愿意做自由思想的殉道者》一文的初衷,恰恰是为了从“讲真话”的角度展示他自己的爱党之心和爱国情怀。

我们在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过了中国解放军文工团演员出身的美籍三级片艳星白灵当年被刘亚洲推荐出演长征宣传片激怒习近平的说法,外界当然无从考证其真伪。而事实上这确实也只是外面“反贼”媒体热炒过的刘亚洲“罪行”之一。至于国内左媒,特别是一些确实有官方背景的毛左网站上陆续出现的批判刘亚洲的文章,洋洋洒洒地给刘亚洲开列出的所有罪状,都和“白灵事件”无关。

外界已经注意到了中国内地的毛左网站《红歌会》网本月12日发表的署名贺兰峰的文章,标题是《刘亚洲要为谁“殉道”?》。如今,这篇文章在始发网站红歌会网上已经搜索不出来了。

笔者注意到,无论是《红歌会》网还是另外一家著名左派网站《昆仑策》上,都已经搜索不出任何批判刘亚洲的文章了。而另外一家《乌有之乡》网站上能够搜索出不少过去陆续发表出来的批刘文章,但就是再也找不出这家网站曾在第一时间转载过的《刘亚洲要为谁“殉道”?》一文。好在笔者在第一时间即全文保留了下来。

《刘亚洲要为谁“殉道”?》一文中介绍说:刘亚洲最初从事文学创作,在军事文学领域有了一席之地,后转行从政进入空军领导机关,官拜大军区正职,上将军衔。对其升迁路径,广大民众心知肚明。

笔者这里要提示一句,对刘亚洲的“升迁路径”的质疑,自然也会令读者联想到习近平的升迁路径,这应该是《刘亚洲要为谁“殉道”》一文在引起外界关注之后就被首发网站红歌会网奉命“下架”的原因之一。

该文中批判刘亚洲说:其人自视“高人”,以“大”自誉,自称其思想为“大思路”、“大手笔”、“大启示”、“大格局”、“大气派”、“大战略”,常以其主张为高层指点江山而津津乐道,常常著文为国人“指点迷津”而自视为思维超前的高人,属高官“网红”。如“弃朝认韩”取悦美国之策,向西进军与美国和西方结好之谋,大陆应走台湾民主之路等主张,试图影响国家战略,扭转复兴之路,博世人眼球,获西人欢心。其《战略文集》,自始至终是崇美、媚美之词;中华文明、中国文化全是糟粕,西方文明、西方制度才是民主自由与光明;共产党一党执政必然导致独裁,西方民主选举才是中国必由之路等等。

该文还批判说:随着刘亚洲官越做越大,刘亚洲利用其身份地位在网络上经常发表一些异乎寻常的文章和言论,兜售西方“人道”、“人权”、“人性”、“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私货。由于长期发表这些文章和言论,在一些媒体吹捧下,刘亚洲也被冠以“中国最理智的思想家”、“中国军队最著名和最有影响力的智囊”、“中国最有胆识的鹰派人物”、“一位具有大师气质的战略家”等名号。随着广大民众政治觉悟越来越高,政治辨别力越来越强,刘亚洲的言行和“两面人”的阴谋逐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尤其是年轻一代的爱国者,对刘亚洲贩卖的“陈年老货”更是不屑一顾。广大民众对其封有多个头衔,称其为“两面人”、隐藏在军队中的“第五纵队”、普世价值的吹鼓手、中国军队的头号汉奸、带路党的带头人等等。

该文给刘亚洲开列的具体“罪状”之一是:鼓吹西方民主制度,要从根本上动摇颠覆我们党的执政地位,为实行多党制打下理论基础。

文中揭露说:刘亚洲的高明之处在于,采取极其隐晦的方式,指桑骂槐,借古喻今,以外讥中,借尸还魂,但基本套路还是美国培养“第五纵队”那些招数。凡是美国的一切都是好的,凡是中国的一切都是坏的;凡是美国的都是进步与光明的,凡是中国的都是糟粕腐朽和堕落的;凡是美国制定的政策主张必然是民主自由的,凡是共产党一党执政必然是独裁是不民主不自由的。

该文认为刘亚洲打心底里相信社会主义制度必然失败,证据是他曾写过这样一段话:“昨天,社会主义在某些国家取代资本主义是不可阻挡的。今天,社会主义在某些国家被资本主义取代也是不可阻挡的。苏联社会主义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它要失败的命运。列宁制造了无产阶级专政,制造了阶级斗争,制造了独裁,制造了接班人制度,也就制造了自己和自己事业的坟墓。这就是规律。”

另外刘亚洲也曾经言道:“现在是个选票出政权的时代。作为领导人,只能因势利导。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因此,大陆内部的改革尤其是政治体制的改革是两岸关系发展的关键。”他认定“台湾首先是创造了经济奇迹,这一次(指台湾选举)台湾人民应该说在政治上又创造了奇迹。为什么?中华民族五千年来老百姓第一次按自己的意愿一票票计选出领导人。这个意义,我们应该从正面的积极方面去理解,这和我们党将来要走的道路也是一样的,民意啊!”

刘亚洲被开列出的“罪状”之二是力主“军队国家化”,试图从根本上否定和改变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抵制和反对军委主席负责制。

不过依笔者之见,这篇批判文章给刘亚洲开列的数“罪状”中,数这第二条的“论据”最为单薄。

该文中举例说:刘亚洲把持国防大学期间,公开提出,要向中央建议,把现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更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大学”。

文章作者认为:其掩人耳目的理由是更名后层次更高,既符合国际惯例,也符合培养政府高级领导干部的地位。刘亚洲当然懂得突破一点、动摇全局这个道理,试图从国防大学更名开始,动摇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体制和制度,逐步实现“军队非党化”和“军队国家化”。

文章中批判说:刘亚洲是一个典型的“两面人”。在这一时期,刘亚洲一方面利用改革开放期间,军队建设受到严重影响,贪污腐败严重之机,不断的升官发财,捞取好处,享受着高官厚禄带来的巨大利益;另一方面,则利用改革开放的某些不足和失误,抓住改革中军队出现的各种问题,极力的推动军队国家化,试图推翻和取消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和军委主席负责制,因为这才符合他倡导的“自由民主”。

其实仔细想想,刘亚洲建议把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更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大学的动机显然是为让国防大学的名称更响亮,即使更名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不也还是共产党领导吗?以此为例,而且还是仅此一例来证明刘亚洲鼓吹“军队非党化”,岂止是牵强,简直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了!

该大批判文章给刘亚洲开列的第三条“罪状”是试图借史喻今,借西路军历史问题的巨大分歧和争议,从西路军失败中解秘、印证中央战略决策指挥错误。

文章中说:刘亚洲把持国防大学期间,多次提出研究西路军问题,深刻总结西路军失败的历史教训,并且带领国防大学学员到现地进行战场考察,亲自为学员授课。其核心观点,西路军是在中央领导和中央军委指挥下失败的。为翻案者摇旗呐喊,遥相呼应。

刘亚洲并不在乎西路军历史本身的是非曲直,而是要借西路军历史的巨大分歧和争议,以研究历史教训为由,以此印证中央决策指挥错误是导致西路军失败的根源。刘亚洲借史喻今,质疑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决策指挥的正确性和权威性,并由此动摇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抵制军委主席负责制,这才是刘亚洲主张研究西路军历史的真实目的。

关于刘亚洲关注“西路军”的问题,首先牵涉到了刘亚洲的岳父李先念,其次是受到过习近平不准拿党史、国史说事的警告,日后我们会有专门文章详细介绍和分析。

如上批判文章给刘亚洲列举的第四条“罪状”是大肆宣扬西方的“人性论”,试图用“人权、人性”等谬论动摇和改变人民军队的性质和宗旨。

这一“罪状”的“论据”是刘亚洲在网络上曾经发表的《烟坟》里,“看不到人民军队的宗旨和严明的纪律,看不到人民军队与人民群众的血肉关系,更看不到人民军队为人民的根本价值和意义。看到的是,只要在死亡面前勇于献身,不仅仅是性,一切都不值得一提”。

该批判文章作者认为刘亚洲要做“自由思想的殉道者”,他真正鼓吹的是,不仅性在死亡面前不值得一提,任何约束都不值得一提。正如刘亚洲所称:“我连活着都不怕,还怕死吗?”刘亚洲要做的就是那个上战场死都不怕的“自由思想的殉道者”,由此刘亚洲对任何纪律约束都“不值得一提”。

自如上这篇《刘亚洲要为谁“殉道”?》出笼后,海外评论文章大都人云亦云。而笔者搜索到刘亚洲当初发表《我愿意做自由思想的殉道者》一文的全文细读之后,发现他写作和发表此文的初衷,恰恰是在为自己的爱党和爱国的拳拳之心努力自辩。

刘亚洲的《我愿意做自由思想的殉道者》,始发于2012年5月。文中说道:与其他同志相比,我只是有点锋芒而已。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是隐讳自己的观点。我爱这个国家,我爱这支军队。正因为部队困难、有需要改进之处,才需要我和我们。如果它太完美了,要我们干什么?因为爱而无私,因为无私而无畏。

刘亚洲在该文中自称我在生活里是没有锋芒的。我和大家相处都很好。但是,在思想上我是有锋芒的。真正能够刺痛你的,真正能够把人刺出血的,是思想上的锋芒。而不是在于你这个人有多高傲,你有多大的官职,那都没有用。

刘亚洲在该文中写道;:我写过不少书。我宁愿我的书被一个人读一千遍,不愿意它被一千个人只读一遍。有人读得懂我。很多人把锋芒藏起来,我不藏。我藏给谁看,藏了我要干什么。我对自己的讲话负责。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每个个体都是自由的。我不能要求我的思想都给你们。我更不能要求把你们的思想都统一到某一个思想上来,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偏要追求那种可能,这是非常虚无缥缈的,实际上做不到。

如果大家都不讲真话,那就让我一个人来讲真话好了。欲上天堂,必下地狱。我愿意做思想先锋,我愿意做自由思想的殉道者。我连活着都不怕,还怕死吗?在中国,讲真话真难啊。但我还是要讲真话。我为什么如此?我为什么孜孜不倦地如此,即使碰得头破血流也不退缩?那是由于我太爱这支军队,太爱共产党了。“我把党来比母亲”,儿子对母亲能不讲真话吗?儿子如果欺骗母亲还叫儿子吗?

显然,刘亚洲所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他本人只不过是党内和军内“ 异类”,但绝非反党,更非不爱国。

刘亚洲在该文的最后一段写道:我写过《大国策》,有人说我有亲美倾向。那是他们没读懂我。真正读懂我的反而是美国人。美国人一直对我非常注意。当年对我是不错的,数次邀请我赴美访问、学习,很下工夫。但是最近他们在研读了我的著作之后,知道我骨子里是个彻头彻尾的爱国者。美国中央情报局列了一个我国党政军干部的黑名单,名单上都是坚决反美的、不可能被和平演变的、“死硬的”共产党员。我的名字赫然在列。

众所周知,口出狂言、自吹自擂是中共“太子党”们的通病,习近平也好,王歧山也是,刘源也好,刘亚洲也罢。所以对他刘亚洲是否真是被列入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黑名单”,无需认真追究。至于他“骨子里是个彻头彻尾的爱国者”、“坚决反美的、不可能被和平演变的、‘死硬的‘共产党员”还是恰恰相反?我们本专栏后面的文章里会继续列举一些批刘文章中的论点和论据供我们夜话中南海节目的听众和读者们参考。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玖拾-时事与资源: 刘亚洲居然是中情局“黑名单”里的“死硬”共产党员?

了解 玖拾 的更多信息

订阅后即可通过电子邮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