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五四”以古论今 美高官博明缘何讲的一口好中文

谈“五四”以古论今 美高官博明缘何讲的一口好中文

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在5月4日参与网上演讲时,赞扬李文亮医生、任志強、陈秋实、方斌、李泽华及一批敢言中国知识分子以及数百万和平示威的香港市民。(视频截图)

美国副国安顾问博明在中国“五四运动”101周年的这一天,用中文发表演说,以古鉴今,谈到中国公民对五四精神的勇敢追求。博明在演说最后向中国人民留下问句:五四民主愿望还要等到下个世纪来实现吗?中国作家慕容雪村告诉本台,博明的讲话让人深受鼓舞。

5月4日,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在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一场讨论动荡时期美中关系的研讨会上,以《美国视角下的中国”五四”精神》为题,发表演说。博明罕见地用汉语预录的方式发表约二十分钟的讲话,再以英语接受观众提问。

引胡适、张彭春、台湾 — 中国人不适合民主吗?

曾经在中国做过驻华记者的博明对中国非常了解。他先回顾五四运动的历史,谈及五四运动领袖胡适推广的白话文运动,认为白话文运动巧妙反驳反对全民社会契约论点。他提到胡适曾说,民主的唯一途径就是民主。

博明接着提到参与起草《世界人权宣言》的中华民国驻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代表张彭春。起草这个宣言的目的在于通过道义要求,使政府尊重基本人权,防止专制与战争

博明:”张彭春和胡适都知道‘中国人不适合民主’不过是一派胡言,是最不爱国的论调。今天的台湾就是鲜活的证据。”

博明在问答时也再次提到台湾的民主是一个非常令人惊艳的例子,更是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或中国尚未准备好搞民主这类言论的反证。但他强调,中国的未来取决于中国人民。

谁是“五四”精神的继承人?

回顾历史后,博明问,如今中国“五四”精神在哪里呢?

博明提到了武汉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在我看来,现在“五四”的继承人,就是有公民意识的中国公民,其表现在于他们做出的大大小小的勇敢行为。李文亮医生就是这样的人。李医生并不是寻求拯救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是个眼科医生,年轻的父亲。他先是做出了小小的勇敢行动,然后才是更大的英勇举措。”

博明说,李文亮生前向记者表示,健康的社会应该有多种声音,不赞成公权力过度干预。他使用的即是胡适的大白话。

博明接着提到有勇气的中国记者们,他点名在武汉做疫情报导而消失的陈秋实、方斌、李泽华,以及被中国驱逐出境的外籍记者。

博明:”当政府压制有点勇气的普通行为时,往往招致更大胆的英勇行为。过去的几个月中,有许多人表现出道德和行动上的勇气,都在追求一个世纪前胡适、张彭春后几代人的共同理想。许章润、任志强、许志勇、伊力哈木、方方、二十位拒绝服从共产党的天主教神父,以及去年数百万为法治—法律的统治—而和平示威的香港市民。”

引鲁迅 — “五四”的民主愿望还会等到下一世纪吗?

演说的最后, 博明连续提出了几个发人深省的问句:

博明:”五四运动进入了第二个世纪。它的最终遗产将是什么?这个问题,只有中国人民才能回答啊。五四运动属于他们。‘五四’的民主愿望还会等到下一世纪吗?‘五四’的核心思想会不会每次都被官方的审查而抹掉?今天仍然坚信这一主张的人会被称为‘不爱国’、‘亲美’、有‘颠覆性’吗?我们知道共产党会尽量这样做的。”

博明引述了鲁迅的话,鼓舞有志在中国寻求真理、说真话的人:”墨写的谎说,决掩不住血写的真实。”

博明提到,当掌握特权的人脱离群众、变得狭隘和自私,平民主义(populism)能使他们退缩或出局。他说,2015年英国脱欧、2016年特朗普胜选,都是平民主义民主(Democratic
populism)的结果。

博明以连续几个问句做结:类似的想法不也在“五四”精神中存在吗?胡适的白话文难道不是针对自觉了不起的贵族吗?难道不是对传统权力结构的宣战吗?不是要在中国建立“民为重”的政府,而不是“打江山坐江山”吗?世界将等待中国人民最终提供的答案。

西方关注中国民主事业 慕容雪村: 深受鼓舞

曾被评为”当代鲁迅”的中国作家慕容雪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表示,在五四运动过去一世纪后,中国依然走在追求民主与科学的艰难道路上,”而且,与一个世纪前相比,我们并没有多少进步。”不过,他说,博明的演说让仍在努力追寻中国民主事业的人们,深受鼓舞。

慕容雪村:”在近些年,中国在世界经贸体系中的地位越发重要。但在国内,那些承继五四精神、矢志追求民主的人却越发艰难,而西方各国似乎也失去了对中国民主事业的热情,这次博明先生能明确地表明他关心中国的民主事业,我相信一定会让许多人深受鼓舞。”

政治学者:博明以古论今 巧妙”唤起”中国人民

台湾陆委会前副主委、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博明以中文发表演说、以五四历史为出发的叙事,是一个认真、巧妙的安排。

黄介正:”博明晓得以他现在白宫的职务,中国人民、政府、知识界特别不喜欢美国官方对中国说教。他用比较试探性的疑问句,一步步导引。有一点像孙中山讲的,’唤起民众’的味道。”

黄介正提到,对比过去副总统彭斯,或国务卿蓬佩奥的对华演说倾向”挑战或说理”的口吻,博明讲中文、谈历史,还巧妙地把可能被污名化或与反全球化过度连结的”populism”翻译成平民主义,都是一个非常有启发性的演说。

博明背景:与中国的半生缘

博明出身上流社会,他的父亲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曾任职于司法部。博明从小对中国文化感兴趣,就读于马萨诸塞大学中国研究系,学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1998年他参加媒体工作,先后担任路透社和《华尔街日报》驻华记者,期间多次与中国当局激烈交手。

博明2005年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忆述,“我在北京一家星巴克被一个政府的打手迎面打了一拳,他试图阻止我调查一家中国公司向其他国家出售核燃料”。此外,有一次他因采访贪腐问题,在北京旅馆被警察围住,警察把他的采访笔记一页页撕碎,然后冲进马桶。

博明这些说法,未获中国官方回应。而在中国的经历,令博明决定投笔从戎,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承受地狱般的训练,派往阿富汗作战。他当时年纪已稍大,体能应付不易,退伍后他投身政界。

博明被罗致进入白宫国安委员会,2017年出任白宫国安会资深主任。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谈“五四”以古论今 美高官博明缘何讲的一口好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