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战略大逆转:不愿因新疆打乱美中贸易协议

  • 新闻

戳穿几个流传很广的谣言 爱国主义忽悠的常见类型

爱国主义宣传,主要采用了哪些忽悠手法。针对每一种手法,俺会列举若干个广为流传的谣言来举例,以加深大伙儿的印象。 ★事先声明 ◇声明1 俺不反对“爱国主义宣传”(即使是成熟民主国家,也有这类宣传),但俺反对“忽悠式”的爱国主义宣传。“忽悠式”的爱国主义宣传,一旦…

 

「无人可测的战略逻辑,究竟是诅咒还是恩赐?」美国媒体《Axios》21日晚间刊登了川普总统上周五的一对一专访。访问中,川普针对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波顿(John
Bolton)的争议新书《渊薮之间》作出了一连串的翻案与辩驳。但川普却也爆炸性地承认:自己先前确实是「故意扣住对中国的『新疆人权问题』制裁」…以避免干扰『关键时刻』的美中贸易协议」。

《Axios》的访问是在6月19日进行,当时波顿的新书指控川普当面请求习近平「助他连任」已闹得全国风雨。而盛怒中的川普,一方面则马上签字生效可以制裁中国的《2020维吾尔人权法案》;另一方面则同步启动法律反击战,扬言要告死出书乱爆料的「叛徒波顿」。但一来一往的隔空交火,却也重新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于「川普之于中国」的战略关注。

在提前曝光的书摘内容中,波顿指控川普曾在与习近平的一对一会谈中,「赞同并应和」中国政府高压宰制维吾尔人与中国穆斯林的思想改造战略。因此访问中的《Axios》采访记者斯万(Jonathan
Swan),才会单刀直入地以波顿新书为切入点,质问川普:「为何不对新疆问题明白表态?为何迟迟不就维吾尔人权问题,对中国发动正面制裁?」

根据《路透社》的调查说法,美国国务院最早式在2018年下半年开始,就已针对「新疆再教育营」研拟制裁方案。但相关方案之后却因外交与商贸顾忌,而国务院、财政部与商务部之间三方踢皮球。一直到2019年冬季,美方才正式对数十家涉及新疆在教育营的中国企业与数量不明的中共官员,发出了出入境与经济的制裁封锁令。之后,由国会提出并经朝野两党压倒性支持的《维吾尔人权法案》,才又在今年5月底通过,并在波顿风波中,由川普总统于6月17日签字生效。

根据白宫方面的说法,川普政府对于维吾尔人权问题的投入与承诺,可以透过进两年来的一连串立法有所证明。因为除了美国以外,国际社会与其他国家都只出一张嘴,没有其他政府真的因为新疆问题正面与中国杠上、更别提冒着经济牺牲的风险(制裁中企也同样会影响美企的合约、订单死投资)但对此《Axios》的提问角度,则有不一样的切入质疑。

《Axios》的发问设定,是挑战川普政府在中国人权问题的反制战略上,是否太过「被动与消极」?因为外交与经贸制裁都可由总统的行政命令来主导,例如北韩、委内瑞拉与伊朗,川普的制裁策略,就都不需国会通过各自法案来授权;此外,美国国会在2016年修正通过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也早就授权川普可以直接就新疆再教育营的不人道实况发动制裁。换句话说,所有的反应武器早就都已准备就绪,但川普政府对于中国的各项人权问题,缘何总是雷声大雨点小?愤怒的表态过后,都往往缺少关键反应?

不料川普本人则是坦率、甚至争议性地正面回应:

啊…这就是因为当时的我们,正与中国磋商重大经贸协议啊!所以后来我也谈好了一份绝赞合约,潜在价值高达2,500亿美元的采购合约咧!

总统口中指的「关键时刻」,应该是2019年秋冬,当时以《纽约时报》为首的多家跨国媒体,联手发出了一系列的「新疆文件」调查报导,公开揭示了中国政府对于维吾尔民族的思想改造政策。此系列的报导,虽然加速了美国朝野对于《维吾尔人权法案》的立法协商;但当时正在与中国对峙贸易谈判的美国政府,并没有相应地再谴责发言外、也没有提出决定性的公开制裁与表态。

川普表示,自己的态度是认为事情有利弊得失、轻重缓急,「我们正在谈判当中,如果突然丢出了一系列的追加制裁,那会给对方什么信号况且说到制裁,我也对中国施加了很多惩罚性关税啦,这可比你谈到的什么制裁还要更痛、更贵咧!」

至于《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的新疆适用问题,川普则微妙的表示:「我哪知道…又没人要我启动这条法案来处理新疆问题?」虽然以共和党参议员鲁比欧(Marco
Rubio)为首的国会要角,屡屡呼吁白宫尽速就新疆人权问题制裁中国,但川普却认为:「国会里面没人和我提过可用《马格尼茨基法》啊…如果他们有讲,我就会再研究看看。但他们没人说啊!到现在为止,都没人和我提过这条方案。」

川普表示,波顿新书里的攻击性内容,「完全都是说谎唬烂!」因为在与习近平的会谈上,双方幕僚都有大批团队与会,要是有争议性言论早就报出来了,根本不可能有波顿所言的「密室讨好空间」。

微妙的是,川普本人虽然否认「求习近平帮连任」,但却认可了希望中国能在11月大选前,加速配合美中贸易协定的期待。「我希望中国能和美国多做生意,多多益善,越多越好…但此逻辑的说法应该是,如果贸易协议对美国有利,那就对我有利;如果对国家有利,那就对选战有利。」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川普的战略大逆转:不愿因新疆打乱美中贸易协议

这个不搞、那个不搞 就搞世袭罔替!

在2011年的“两会”上,吴邦国委员长的工作报告,明确地提出“从中国国情出发,郑重表明中国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确保国家一切权力掌握在人民手中”即“五个不搞”。 “五个不搞”己经很清楚了,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