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多年“深耕”,华尔街广纳多少“太子党”?

北京多年“深耕”,华尔街广纳多少“太子党”?

纽约华尔街为美国金融重镇。(路透档案照)

中国政府与美国金融重镇华尔街之间的关係耐人寻味。澳洲知名中国问题专家汉弥尔顿(Clive
Hamilton)和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研究员马晓月(Mareike
Ohlberg),除了在新书中分析北京藉由与华尔街大亨交好,来影响华府决策外,也进一步拆解北京如何「深耕」华尔街,确保影响力绵延不绝。

两人指出,中国中信集团(CITIC)、保利集团等大型国营企业,长年来都是由中共「权贵阶级」及其后代子女把持。对于西方国家的对冲基金、退休基金、保险公司和银行业者来说,要进入利益满盈的中国资本市场做生意,先决条件之一是与掌握中国大型企业、并牢牢控制中共统治集团的「红色家族」打好关係。

因此,即使这些「红色家族」的后代未必聪明绝顶或资格过人,西方企业仍会为他们安排工作,以求「攀上关係」。一名中共权贵子女的理想生涯,通常起于在一间声誉卓着的大学取得学位,例如美国常春藤盟校、英国牛津或剑桥大学等,毕业后直接在纽约和伦敦的大型银行或对冲基金交易室上班,几年后拿到MBA(企业管理硕士)学位,正式在华尔街取得一席之地。

书中指称,其实,美国「证券管理委员会」就曾在2016年指控投资银行摩根大通(JP
Morgan)违反「海外反腐败行为法」(FCPA),最后以2.64亿美元(约79亿台币)达成和解。摩根大通当时为了取得中国市场的商业利益,特设「子女专案」(Sons
and Daughters Program),在香港上海和纽约提供数十个工作机会给中共权贵子女,被形容为「系统性的贿赂」。

中国前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之子高珏,正是在父亲与摩根大通高官戴利(William
Daley)密会后,循「子女专案」空降该企业。戴利曾是柯林顿时代的商务部长,对中国前进世贸组织(WTO)有功,之后也在欧巴马时代任职白宫幕僚长。据悉,毕业于美国名校普渡大学的高珏在面谈时的表现很糟糕,仍拿到梦寐以求的分析师一职。

令人跌破眼镜的是,高珏常在上班时打瞌睡,很快就被认定「不成熟、没有责任感、不可靠」,并被列入裁员名单。然而,高虎城见苗头不对,立刻找上时任摩根大通亚洲区副主席方方,以推进摩根大通中国交易案为诱饵,请求对高珏刀下留人。方方被说服后,高珏保住在纽约的职位,而纽约主管的儿子成了替死鬼。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中共权贵来说,透过安排子女进军华尔街,除了为子女谋高就外,更重要的是与华尔街保持联繫。在美国的权力核心安插子女当线民、特使,便于蒐集情报、施加影响力。美国企业整体的运作模式,包括北美最富有人士的个人资料和财务状况等机密,将被整组打包传回给「中国爸爸」。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述:北京多年“深耕”,华尔街广纳多少“太子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