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证据将疫情源头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

  • 民生

于2019年冬季在武汉爆发的新冠疫情令全球遭灾,导致515.1万人死亡。国际社会一直估计该病毒可能是从武汉从事危险的冠状病毒研究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外泄的,一个追溯新冠病毒源头的组织——Drastic组织表示,最新的调查进一步证实了这种推论的可能性。

于2019年冬季在武汉爆发的新冠疫情令全球遭灾,导致515.1万人死亡。国际社会一直估计该病毒可能是从武汉从事危险的冠状病毒研究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外泄的,一个追溯新冠病毒源头的组织——Drastic组织表示,最新的调查进一步证实了这种推论的可能性。

据《每日邮报》网站报导,美国情报机构今年8月份公布的中共病毒溯源报告中得出了两个结论,一个认为新冠病毒是从动物蝙蝠传到人体的,另一个认为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外泄的,而现在调查人员认为,这两种推测都有可能,而且并不相抵触,因为他们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7年6月至2019年5月期间,一直在从事危险的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而他们从事的病毒与中共病毒的相似率高达96%以上。

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7年6月至2019年5月一直在从事危险的冠状病毒研究

美国非营利组织白袍浪费项目(White Coat Waste project)根据“信息自由法”得到的美国政府与生态卫生联盟之间的电邮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于2017年6月至2019年5月期间一直在从事高风险的蝙蝠和其他高风险物种病毒DNA的研究,其中包括来自于老挝及云南山洞中的染疫蝙蝠样本。

今年9月份,研究人员从老挝蝙蝠身上发现了一种波纳尔-52冠状病毒(Banal-52),这种病毒与中共病毒的相似率高达96.8%;而已经在云南通关的中菊头蝠体内发现的RaTG13冠状病毒与中共病毒有96.2%的相似度。

白袍浪费项目得到的邮件显示,武汉病毒研究所在2017年6月至2019年5月期间,一直在老挝和云南通关山洞采集这些病毒的样本并带回本所进行研究。

调查人员还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从其网上数据库中删除了从云南和老挝收集到的这些病毒的基因排序记录,导致国际社会无法知道该研究所一直在从事这些病株的研究。

Drastic组织:病毒很可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外泄

新西兰网联数据专家、民间往来调查组织成员德马纽夫(Gilles Demaneuf)表示,病毒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外泄因此而在武汉爆发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无论是由于武汉病毒研究所采集病毒者染疫后传播出去的;或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在从事危险的冠状病毒编辑过程中外泄的,病毒都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外泄的。

Drastic组织今年9月份公布的一批电邮还显示,生态卫生联盟的负责人达萨克(Dr Peter Daszak)曾经试图说服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DAPRA)为武汉病毒研究所从事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研究拨款1,420万美元,最后遭到拒绝。因为美国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认为,该实验的危险性太高。然而调查人员担心,虽然国防高等研究计划署拒绝为此项目注资,然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冠状病毒增益实验可能仍然进行了。

《追溯中共病毒源头》(The Search for the Origin of Covid-19)一书的作者马特·雷德利勋爵(Lord Matt Ridley)解释说,由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大多数资金都是来自于中共而非美国政府,因此虽然他们没有得到美国政府这笔资金,并不意味着该研究就停止了。他说:“而该研究所从事的就是这种危险的实验。”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多次指出,美国情报机构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在从事军民两用研究,他担心在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爆发后,该研究所仍然没有停止这种高危研究。

相关推荐: 一个空酒瓶卖 779 元,特斯拉是在收智商税?

双 11 来临之夕,一些品牌开始按捺不住了! 先是苹果出了一块价格为 145 元的擦屏布,引发大批网友吐槽,诸如 ” 智商税 “” 华强北十块钱一斤 ” 的调侃层出不穷。 这两天又看到一个更劲爆的信息,特斯拉一个卖电动汽车的,居然开始卖酒瓶了,而且一个空酒瓶售…